‌·

关塔那摩人:对美国又憎又爱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6年03月27日        版次:GB06    作者:Dawn

    2016年3月19日,一名游客在劳尔与奥巴马的头像边上拍照留念。图片:E nrique de la O sa

    当奥巴马于(当地时间)星期日抵达哈瓦那,关塔那摩仍然关押着几十名囚犯。

    “他们应该对古巴人开放工作机会。如果美国人那样做,我会第一个排队去应聘。干什么都行。”

    随着美古关系改善,关塔那摩基地再次成为焦点。英国《卫报》记者走访了基地附近的古巴人。面对这一历史性事件,他们心情复杂,一方面欢迎美古关系正常化,希望古巴主权得到尊重,同时希望关塔那摩基地不要因此关闭,以免失去工作机会。

    早在奥巴马访问哈瓦那的喧嚣到来之前,在古巴遥远的东南部,一个俯瞰关塔那摩湾的小山上,一辆破旧的老道奇突然停下来。

    当已有60岁高龄的发动机慢慢停转,开始冷却,车上的乘客纷纷走下来,观赏被美国占领的古巴领土的景色。

    “那条沿着山坡延伸出去的黄线就是标志着边界的那道墙,”一位当地导游说。“水下也有一道边界,防止船只和潜水者过去。再往那边就是基地。很大。”

    一片灰色的建筑物散布在海边的平地上,远处有个瞭望塔,还有一艘停着不动的船。但在加勒比海正午蒸腾的热气中,这个美国海军基地的真正规模还难以清楚展现。

    关塔那摩湾大名鼎鼎,曾经由英帝国控制,现在是美国最老、最大的海外军事基地之一,有两个机场、足以供50艘战舰停泊的港湾、大约1400栋建筑,以及超过9000名驻守人员。

    在美国与古巴历经半个多世纪的冷战冲突、尝试建立和平新关系之际,它也是最让人头痛的绊脚石之一。或许是因为这个原因,当奥巴马作为柯立芝以来首位出访古巴的美国总统,前往位于古巴岛另一边的哈瓦那时,这个“殖民前哨”并未出现在奥巴马的日程表上。

    关塔那摩已经成为美国权力和总统软弱的象征。作为海地和其他地方的行动补给站,美国政府在不同时期曾利用关塔那摩基地干不同的事情:安置难民、观察艾滋病情、武装训练……然而,让它在国际上“声名远扬”的,是作为关押和审讯恐怖嫌犯的地方,闹出虐囚的丑闻。

    在关塔那摩监狱关押和折磨恐怖嫌犯的事件曝光之后,奥巴马曾经多次承诺会关闭基地上的三角洲营拘留中心(CampDelta),但是国会搁置了他的计划。当美国总统于星期日到访哈瓦那时,关塔那摩监狱里仍有几十名囚犯。

    奥巴马到访之前,媒体就预测,在周一古巴总统劳尔·卡斯特罗与他的峰会中,恐怖主义问题一定会被提出来,因为之前劳尔已经反复强调,美国不交回关塔那摩,两国之间就不会实现真正的友好。古巴对关塔那摩的主权没有争议,但是美国对关塔那摩基地的租借是没有规定期限的:1903年,古巴共和国独立后,被迫同意美国无限期租用关塔那摩基地。1934年,美国总统罗斯福与古巴总统帕尔玛又签订永久租约,规定只有该基地被废弃,或双方协商同意,古巴才能收回该基地。在美国这边,没有两党的同意,租约无法废弃。而哈瓦那那边一直认为租约无效,因为当初的古巴政府是被胁迫签约的。自从1959年卡斯特罗上台以来,就拒绝接受每年大约4000美元的租金(这一金额近百年来一直未变),而是一直要求美国归还关塔那摩基地。

    白宫官员和美国国务卿约翰·克里已经表示,关闭基地、将之归还给古巴不在美国的考虑之内。但是,这并不妨碍关塔那摩成为美国本年总统大选的一个热门话题。共和党候选人泰德·克鲁兹是古巴裔,他声称交还关塔那摩势在必行,迫在眉睫。而共和党控制的国会则通过一份象征性的动议,以保护美国的“司法管辖地”。

    而在关塔那摩基地旁边,是规模不小、人口众多的关塔那摩市。跨越边境,来到古巴这一边,英国《卫报》记者惊奇地发现,当地居民对于这场争议的感觉非常复杂。

    记者采访到的每一个人都表示,从政治角度讲,他们希望古巴的主权受到尊重。但这个地区在经济上并不发达,因此许多人将生活重点放在养家糊口上,希望基地能够保留,并向当地人开放工作机会。

    “如果我们在纽约安插一个古巴基地,那里的人会怎么想?”已经退休的基地员工罗迪·罗德里格斯(RodiRodriguez)说,他讨厌美国,但是喜欢美国人。

    罗德里格斯从18岁起就在关塔那摩基地工作,在零件供应部门干活,当时的每小时薪水大约25古巴比索(以现在汇率计,约合人民币153元),因此他非常了解关塔那摩人曾经从基地那里得到了什么好处。几十年来,这个城市一直依赖美国基地提供的雇佣机会。基地里的工作很受推崇,一旦得到,很少有人会放弃,哪怕是在冷战闹得最凶的时候。

    罗德里格斯回忆说,在1962年的古巴导弹危机期间,他一如既往,每天跨越边界,往来于基地和家之间,哪怕是美国威胁要用核武器把他的祖国夷为平地的时候。

    “我们从未停止工作。我感觉很糟糕,但是尽量闭嘴,一言不发。”古巴当局已经警告过他们,不要讨论两国之间的冲突,也不要给美国人任何挑起敌意的机会。

    一直到1964年,还有几千当地人在关塔那摩基地工作。随着冲突愈演愈烈,这些就业机会慢慢减少。最后一位在基地工作的古巴人于两年前退休。而离开了基地,当地人很难找到收入够高的工作。而且,因为革命的原因,前基地员工的退休金比退休的古巴将军高50倍。“罗德里格斯在这儿可以过得跟国王一样。”一位邻居嫉妒地说。

    如今关塔那摩市一些社区跻身古巴最贫穷社区之列。这里很多居民靠每月不到10美元的收入生活,糊口殊为不易,特别是在食品短缺、受到管制的情况下。

    “只有魔术师才能做到收支相抵。”大卫·冈萨雷斯说。他的父亲曾在关塔那摩基地工作,领着数目不菲的退休金。去年父亲去世了,从那以后冈萨雷斯家就跌入了贫困的低谷。

    “我们过去靠爸爸的美国退休金生活。现在,没了这笔钱,生活变得很艰难。”他说。冈萨雷斯其实是个化名———他担心用了真名,报道出来会对自己不利。他对记者说,希望美国和古巴的关系改善之后,当地人的生活也能跟着改观。

    “奥巴马的访问是件好事。他应该帮助我们改变,废除禁运,别再老是威胁要打过来。我也愿意古巴早点把基地收回来,这样我就能看看父亲工作过的地方。至少,他们应该对古巴开放工作机会。如果美国人那样做,我会第一个排队去应聘。干什么都行。”

    和坐等改变的罗德里格斯不同,一些人采取了更加激进的方式。关塔那摩基地周围的高墙,以及其他防御手段——— 比如布雷区——— 不只是为了防御武装进攻。它们还有一个功能,就是挡住古巴平民,免得他们跨越边境,寻求庇护。当地人说,这样的事每年还会发生几次,虽然十分危险。

    “我有一个舅舅几年前游过去了,但是跟他一块儿去的那个人被水雷炸死了。”安东尼奥·拉米雷斯说。和冈萨雷斯一样,他也要求记者用化名。他说,他也曾考虑过“到那边去”。

    “我和一个朋友用了六个月时间,练习长距离游泳,免得耐力不够,但是估量了可能的危险之后,我们放弃了。水雷太多,卫兵也可能对你开枪。”

    如今,他把希望寄托在美国与古巴关系的改善上,期待新的时期里美国能以别的方式影响到当地经济。但是他也承认,变化不会很快发生。“如果我们能把基地要回来,用于本地发展,那当然好。但是就眼前来说,没有什么经济发展,所以要回来了可能也只是闲放着,跟其他土地一样。”他说。“奥巴马要推动改变不是不可能,但估计很难。”

    原作:Jonathan Watts

    原载:《卫报》

    编译:Dawn

    http://w w w .theguardian.com /us-new s/2016/m ar/19/obam a-cuba-guantanam o-m ilitary-base-local-w orkers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