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个自拍的世界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6年03月24日        版次:GB07    作者:杜仲

    朋 友圈

    杜仲/学生

    老爹把他手机推到我跟前,屏幕上一位眼睛几乎占了半个脸的锥子脸女孩正冲着镜头抿着嘴甜美地微笑。我一头雾水地看了一会儿,茫然问道:“这谁啊?”

    于是在一番复杂的亲戚关系提示后我想起了一个胖胖的远亲,看来她一定经历了非人的痛苦。我不假思索立刻对她减肥成功表示了衷心祝贺。

    然而老爹说:“她前两天才来过家里,你看她哪儿瘦了吗?”

    啥?

    “这就是会拍照的好处,看见没,你一个女孩子,也得学两手。”

    我的天哪!

    当我内心苦闷地举着手机,举上举下用前置镜头找那个对我来说根本不存在的最佳角度时,手机轻快地抖了一下。看来连它也忍不了我拍的丑照了,我点开新出现的朋友圈,一个皮肤白皙大眼睛苹果脸姑娘的小清新范照片以九宫格形式铺展开来。

    我研究了一番,骇然发现那是我同学!吓得我手机差点甩出去,这哪是拍照,这是整容啊!

    这位同学曾经得意地向我透露过她去学校音乐社报名的经历,当时社里成员都有她的照片,结果她过去的时候,他们竟然都问她是谁。

    接下来,怀着满满的信心,我就继续沉浸在与我额头上遍布的痘痘、昨天熬夜赶作业赶出来的黑眼圈和天生黄叽叽的肤色作持久的斗争中。它们始终都无法从我照片上消失,相反的,越拍越突出,简直比证件照还丑了,这回亲娘估计都不认得我了。

    经历过这次失败,我放弃了由我自己拍照的计划,转而决定和别人合拍。

    我死党高举手机,我俩脑袋凑到一起,“咔嚓”一声,我死党笑靥如花,我像个浮肿的黑人。

    我仍不死心,将错误归结为死党的技术,屡败屡战与人合拍。

    于是我见识到各种自拍神器:远距离自拍的长棍、自带美颜功能的手机和可以把赫菲斯托斯P成维纳斯的某神奇软件。有一次,我去公园玩的时候就有一个妹子走在我前面,用这三样三步一拍脸五步一拍身,愣是这样玩了一路。

    后来见到一个姑娘在把人都挤瘦了几圈的地铁上被人挤得东倒西歪还坚持拿着手机自拍。我站在她背后看她撩了半天头发,理了五分钟衣领,最后对着手机噘嘴笑了几十次,拍出惊艳效果后有人叫了她一声,她一回头吓得我踩了后面一位大哥的脚。

    扪心自问,我深感自己压根儿没有这样的毅力与耐心。算了,我还是不要自拍了。

    最疼我的外婆来了,她举着新手机:“宝贝儿孙女,来和外婆拍一张,过来呀。”

    我看着屏幕上那张笑得好像颈部以上瘫痪的脸,唉,还是接着练吧!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