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谈奥威尔的书信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6年03月06日        版次:RB01    作者:刘铮

    《奥威尔信件集》,(英)乔治·奥威尔著,李莉等,华中科技大学出版社2016年1月版,26 .00元。

    编辑在读

    在英文版《奥威尔全集》问世前,要读奥威尔的书信,一般都会去找企鹅出版社四卷本的《乔治·奥威尔评论、报道及书信集》。《全集》卷帙过大,真正会购读的人其实是极少的。到了2010年,《全集》的主编彼得·戴维森编选了一部《乔治·奥威尔:书信中的一生》,这才有了既普及又具权威性的奥威尔书信选。而在中文世界,2001年出版过一本《奥威尔书信集》(甘险峰译,贵州人民出版社版),这一选本虽然译得不算出色,内容倒还丰富。今年,又有一本新的《奥威尔信件集》译本出版了。这本《奥威尔信件集》只有薄薄150页,选择的标准相当奇怪:其中有不少信件内容琐屑,让人看不懂为什么要选进来;书名叫《奥威尔信件集》,可书里又译了奥威尔第一任妻子艾琳的好几封信,甚至还有艾略特、德斯蒙德·麦卡锡两人写给奥威尔的信;要说侧重之前未刊未译的书信,则实际上有许多信已收入2001年出版的那本《奥威尔书信集》了。总结起来,或许可以说,它的编选原则就是没有原则,捡到什么是什么。

    至于译文质量,如我们所料,是不很好的,小错常有。且举两个例子。1949年7月18日,奥威尔写信给大卫·阿斯特,其中提到养子理查德,书里译作:“我很高兴他在幼儿园过得很愉快,成绩也不错,我都没注意到他已经学了那么多东西。”(第143页)可是,后半句的原文是:thoughIdidn’t notice that he learned very m uch。意思是说:尽管我没留意到他真学到了多少东西。奥威尔其实是觉得儿子没学到什么,而不是“他已经学了那么多东西”。再如,1949年6月16日,奥威尔写给朱利安·西蒙斯,感谢西蒙斯写了一篇夸他的书评,书里译作:“我之前并未预料到你可以在如此之短的时间里,将书的精髓把握得如此到位。”(第133页)原文为:I don’tthinkyoucouldhave brought out thesense of the bookbetter insoshort aspace。意思是说:你居然能在这么短的篇幅里把书的主旨提炼出来,真让人意想不到。那个表示“空间”的space,不知怎么,被搞成了“时间”——— 或许相对论理论发挥了作用?无独有偶,我们看甘险峰译《奥威尔书信集》里是怎么译这句的:“我没有想到你能够在如此短暂的时间里把小说的意义把握得如此之好。”(第420页)竟然也是“时间”。那么这是两本书的译者心心相印呢,还是后来者“参考”了前人呢,就不得而知了。

    当然,《奥威尔信件集》绝非一无是处。至少1931年8月27日、9月4日奥威尔写给丹尼斯·科林斯的两封信,不仅不见于甘险峰译《奥威尔书信集》,甚至英文版的《乔治·奥威尔评论、报道及书信集》、《乔治·奥威尔:书信中的一生》两书也没有收入,而这两封早期书简精彩极了,让人感觉哪怕这书里只印了这两封信,也值了。奥威尔在信中讲述他当流浪汉的一段生涯,细腻真切,充满感情。至于他总结说“露天夜宿时,把外套脱下来盖在身上比直接穿着衣服暖和”,真可谓经验之谈。有过流浪经验的人,跟没有过流浪经验的人,终究属于两个不同的世界。但奥威尔从那个世界里得了一点体验,结果却也搞坏了身体,得失殊难评判。 □ 刘铮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