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难以抵达的帕米尔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6年03月06日        版次:RB08    作者:尼佬

    驴族

    ●尼佬

    我们决定去塔什库尔干,帕米尔高原的所在地。1963年,《冰山上的来客》在全国上映,主题曲《花儿为什么这样红》红遍大江南北,这大概是“帕米尔”这个名字进入千家万户的开始。而塔什库尔干,就是帕米尔“八帕”之一,是为塔克敦巴什帕米尔。

    大巴一路向西,穿过炎热的绿洲和戈壁,在疏附吃了闪着金黄色泽的羊肉抓饭后,从乌帕尔开始,班车跋山涉水,一层层地沿着奔腾的河流环绕到越来越高的地方。河边树木日渐稀少,寒凉的风吹过,不由让我关上车窗,加上外衣。

    果然是到了高原了。班车行到一半,我们跳了下来。这是帕米尔公路上最大的高原湖泊卡拉库里湖。骑着马的柯尔克孜小伙子嘻嘻哈哈地来跟我们兜售湖畔的蒙古包。蒙古包并不贵,80元就包含住宿和晚餐早餐。

    在凉风习习的夏夜,我们在蒙古包里吃着抓饭,看着电视里播放着吉尔吉斯斯坦的歌舞节目,大红纯色演播厅,金光闪闪的艺人围聚在台上唱弹。想,当年招待斯文·赫定的,也是这般热闹嬉笑的小伙子吧。饭菜并无特别,是新疆和整个中亚都常见的抓饭。跟主人说我的家乡离这里有四千公里,立刻听到他们讲的吉尔吉斯语中,“公里”是“奇落米特”,这大概就是百年前,他们自高原另一边的大帕米尔而来,早早拥有的欧洲痕迹。

    卡拉库里湖之所以成为帕米尔的必停之地,是因为湖畔可以看见帕米尔高原的两座雪峰,一座是整个帕米尔地区最高的公格尔山,海拔7649米,你得往喀什来时的方向望去。然而,人们最心爱的雪山,还是往塔什库尔干方向望去的慕士塔格。尽管比公格尔山矮了100多米,但那种毫无尖锐感的,敦厚中的晶莹,让人心头平静而舒坦。我们离开的时候,纷纷扬扬的雪落在圆润曲线的山上,毫无凄凉,倒像堆满琼台的幻地,冰山之父果然名不虚传。

    自慕士塔格继续向西,山路愈高,风景愈亮。这条通途不再通向阿富汗和伊朗,而是由470 0米的红其拉甫山口通向伊斯兰堡和卡拉奇。中巴友谊公路不是从前通往克什米尔的古道,说到底,现代公路的建筑可以开山劈水,和千百年前顺着山水之势流动的寻路方式已经是天壤之别。

    塔什库尔干是个有着宽敞河谷的高原小平坝。白杨树下,满是身戴着高帽子,身着洋气的小西装裙的高山塔吉克女人,从保守的喀什过来,这真让人耳目一新。石头城堡就在城南,破损坚耸,我们没有进去,倒是走进了水流淙淙的湿地,在那一片碧野中,只看到城上空被云雾遮蔽的,干裂又顶着积雪的山峰。

    距离巴基斯坦口岸仅有几十公里的公主堡,是一个古老先民在帕米尔地区留下的城堡。从这里右转有一条瓦罕通道,就是通向阿富汗瓦罕走廊的公路,可以一直抵达交界处的瓦赫吉尔山口,然而,从明铁盖边防所开始,到边境大约有80公里现在仍然属于军事禁区。想要目睹阿富汗的帕米尔,只能登上积雪和冰湖的托克满苏山口,去眺望绵延不绝的小帕米尔和瓦罕。古老的道路在草场中若隐若现,帕米尔几千年的恩怨,全埋在这中断的古老丝路里了。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