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东京读书会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6年03月06日        版次:RB08    作者:阿布

    书影游踪

    ●阿布

    你有多久没谈过一本书了?当我在东京很快逛完神保町,又不想去游客汹涌的旅游景点时,百无聊赖地在网上发问,很快有人回复:池袋周日下午有个读书会,你要不要来参加?

    邀请者便是后来带我参观东京大学和早稻田大学的中国留学生,他在网上发起组织的这个东京读书会,两年多以来已断断续续组织了十次线下读书活动,我有幸参加的是第十一次。活动约定在池袋地铁站附近的一家中文书店,我到书店时其他人还没来,便打量了一下环境:门口摆放的是近期畅销书,而往里走则是旧书刊阅览区,以通俗读物为主。几分钟后,主办者到了,我不认识他,他之前也没见过我,但因为事先约定的时间到了,估计就是来参加读书会的吧?互相打了招呼,果然是!

    最终,到场的是五男一女,上班族居然比在校学生还多!不过也没什么大惊小怪吧:东京地铁上,除了围巾和口罩是不少人此时节的标配外,手捧小开本的用包皮包好封面封底的文库本书籍阅读也是我每次搭地铁见到的赏心乐事,而我前年在韩国仅见一次有女生在地铁上看书。这次读书会讨论的主题是小说,其实每次也多以文学为主———主办者说,因为谈其他话题可能没有多少共鸣。我对日语文学完全是门外汉,除知道几个名作家名字外,基本没读过日本小说。于是,听与会者依次介绍了自己喜欢或最近在读的书,包括三岛由纪夫的《春雪》、东野圭吾的《嫌疑人X的献身》等,颇开眼界。比如,有人提到日本文学以及现实中对“呆”的理解乃至喜爱:日本人认为呆不仅不是坏事,反而是有定性的表现。听他这么一说,我想起到第一天到成田机场后搭京成线遇到的尴尬:当我到达本八幡站时,本以为可以在此站无缝换乘,谁知却要出站。当我把车票插入闸机票口,却见它只入不出,我以为买错票导致它被吞了,出了站却仍然在闸机外面呆若木鸡。车站乘务人员看了我大约半分钟,才对我叽哩哇啦用日语说了一通,看手势是要我去旁边换乘。我想,换作国内,我很可能被怒吼阻人行路吧。

    说起读书会,我介绍了自己读奥威尔早期三部小说的体会,虽然早就为此写过文章,但用嘴说出来还是感觉词不达意。有与会者则说,曾在广州参加过某独立书店的读书活动,但觉得主持人用英文谈中国文化未免逼格太高,何况参加者都是中国人;另一人说,他去参加过的读书会,与会者交换名片后讨论的都是人脉、合作项目、生意之类的,感觉太现实了。反而,在3600万人口的大东京,有这么几个中国人聚在一起谈谈文学、讲讲人生体验,也够神奇的。

    读书会后,一人有事先走,剩下五人一起去一家中餐馆吃晚饭。虽然这中国菜对我来说不尽人意,但大家边吃边聊的兴致很高。吃完A A付账,在地铁站各奔东西。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