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也见王观堂藏书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6年03月06日        版次:RB06    作者:申闻

    《金石经眼录》封面上的王国维题跋。

    申闻 学者,苏州

    去年夏秋间,陆续在《南方都市报》上读到高山杉、周运关于中国国家图书馆所储王国维旧藏西文哲学书之调查报告,不由让人对国图的普通书库充满好奇与期待。观堂所藏中文古籍,多经赵万里先生之手编定,想必不会那么容易混入普通古籍书库,但却不敢断言,其中一定没有漏网之鱼。近读祖艳馥《史与物———中国学者与法国汉学家论学书札辑注》,方知《王国维全集》失收、流散海外的观堂墨迹仍复不少,有待于未来逐步发现。

    客冬见美国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藏元人钱选《观鹅图》卷后王国维佚诗,曾撰《王观堂应制题画诗》略为介绍。近又从美国哈佛大学哈佛燕京图书馆藏稿抄本中,见王国维旧藏民国抄本《金石经眼录》(清褚峰摹图、牛运震补说)一卷,一册。瓷青纸书衣上有洒金签条,王国维手题:

    金石经眼录

    甲子,山阴堵君申甫并门人林文天入都为文澜阁钞补《四库全书》,别钞此本见诒。观堂记。

    全书用朱丝阑稿纸抄写,每半页八行,行二十一字。四周双边,上黑鱼尾,鱼尾上镌“钦定四库全书”六字,版心下方一侧镌“癸亥补钞”四小字。卷首阑外钤“王/国维”朱、白文小方印、“哈佛燕京图书馆珍藏”朱文长方印。卷末尾题“金石经眼录”下有“苏广明照文津阁本谨钞”,旁钤三印,依次为“堵福詵印”白文方印、“申甫”朱文方印、“林光汉校”朱文方印。

    《经眼录》一书共计七十五页,所收自秦《石鼓文》以下,至汉碑阴,凡四十七种,依次分为摹图、款识、说明三部分,颇为简明。文字抄录相对简单,图像摹绘,则须专人担任,难度较大。此书乃转用石印之法复制图片,最后一图“汉碑阴”将文津阁《四库全书》所钤“太上皇帝之宝”印部分同时印出,即其明证。在将摹绘工序简化、省时省力的同时,能获得更为精确的效果,可谓用心良苦。

    堵福詵(1884—1961),字申甫,号冷庵。浙江绍兴人,寓杭州祥符寺巷十五号。早年毕业于浙江高等学堂,曾任浙江省立第一师范学校教职,与李叔同共事,为丰子恺老师。李氏出家前,将《断食日志》手稿等赠予堵氏。后改任余姚县长,解放后任浙江省文史馆员。著有《补抄文澜阁四库全书缺简记事》、《秋瑾小传》、《东南纪胜》等。林光汉字文天,四川汇里人。在周庆云(1864—1933,字湘舲)《补抄文澜阁四库缺简记录》中注明,堵福詵任监理一职。林文天担任绘图、篆隶两项工作。苏广明系京兆大兴县人,应募担任缮录工作。

    甲 子 即 民 国 十 三 年(1924),到京抄文津阁书事,据时任浙江省图书馆馆长的张宗祥《补抄文澜阁四库全书史实》一文载,“开始抄写是一九二三年春天,其时组织是:我总其成,周湘舲专管经费,吴雷川任北京的重要事件,堵申甫专任监督抄校。到了是年秋天,湘舲觉得申甫薪水太少,而且还是在教育厅领的,就提议改为五十元,亦由抄书费中支领。直至一九二四年十二月全部工竣,申甫押运到杭。”所以抄书稿纸版心下镌“癸亥”字样。据同文堵福詵补述云:“余自一九二四年一月十四日启行,十六日到京后,单不庵、钱玄同即邀我在王府井大街东方饭店吃饭,说起此次来京抄书,必须完成”,又称:

    其中应行绘图、篆隶、曲直界线,随抄随办,图样复杂,如《金石经眼录》、《新算法》(另抄二十本作纪念,书上盖印),承王静安先生指示,图用石印法,字则扔抄写,以符体制。其余图画如《熬波图》、《六艺之一录》等,均请韩学海(宛平人)、林文天(四川人)精绘精写。

    由此可知,《金石经眼录》等书附图之所以采用石印,是接受了王国维的建议。当时还另外抄写了二十册副本,作为纪念品赠送。王国维所得之《金石经眼录》,应该只是二十分之一,很可能是对他建议的一种感谢。在京者如钱玄同、单丕等或许也收到相同的赠书。

    清嘉庆年间,徐松提调全唐文馆时,借手民录《永乐大典》诸书内唐文之便,签抄出《宋会要辑稿》五百卷,虽有功学术,但毕竟不免假公济私之嫌。堵福詵此举完全出于公事,无可非议。惜乎不知此书何时从王家散出,辗转入藏大洋彼岸的哈佛燕京图书馆。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