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西奥多·罗斯福的阴暗面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6年03月06日        版次:RB03    作者:禾刀

    《190 5帝国巡游:美国塑造亚太格局的伏笔》,(美)詹姆斯·布拉德利著,刘建波译,北京联合出版公司2 0 16年1月版,36 .00元。

    禾刀 自由撰稿人,广州

    美国第26任总统西奥多·罗斯福荣誉载身:因成功调停日俄战争而获得了1906年的诺贝尔和平奖,从而成为第一个获此殊荣的美国人;“扒粪运动”时代,因坚决反腐和向垄断开刀,留下了敢于伸张正义的光辉形象;酷爱锻炼特别是野外狩猎,树立了勇敢健康的“阳光”形象;热爱环境,力主设立了第一个国家鸟类保护区,并成为后来野生动物保护区的雏形;运用外交手腕,成功开凿著名的巴拿马运河;力推美国海军发展,成为海洋强国……他同时还是一位出色的作家和演说家,许多作品和演讲至今仍旧发挥着重要的影响力。

    不过,美国著名历史类畅销书作家詹姆斯·布拉德利并没有被这些灿烂的光环遮望眼,而是努力拨开被粉饰的历史浮云试图探究真相。

    在布拉德利的笔下,1905年是个极为特殊的年份。这一年,日俄两国在中国东北展开了激烈厮杀。这一年离晚清覆灭还有6年,离第一次世界大战近10年。也是这年的7月1日,西奥多·罗斯福派出一支美国历史上规模最大的政府代表团,先后出使了夏威夷、日本、菲律宾、中国、朝鲜等国家和地区。这支使团由战争部部长威廉·霍华德·塔夫脱率领,以罗斯福总统长女爱丽丝·罗斯福为形象大使。

    在公开的舆论中,关于爱丽丝的报道远远盖过这次巡访内容,媒体对爱丽丝的关注几乎到了举手投足、事无巨细,许多“粉丝”也表现出不弱今天的狂热,不远万里仅仅为了一睹爱丽丝的芳容。爱丽丝也极尽努力扮演着父亲所希望的角色:漂亮、勇敢、高贵。媒体上充满了各种溢美之词。布拉德利并不这么看,他随手拎出了一大堆内幕:爱丽丝不仅无视礼仪,极度任性,在这次巡游途中还与风流倜傥成性、因纵情声色而臭名远扬的国会议员尼古拉斯·朗沃思频传风流韵事。

    作为一位精明的政治家,罗斯福当然无意制造娱乐噱头。罗斯福派出这个庞大的代表团,名义上是传播雅利安文明,实际却是暗中谋划建立美国太平洋霸权。此时的太平洋世界虽算不上风云四起,但英国仍旧是世界上的传统强国,美国也刚刚从西班牙手中夺走菲律宾且局势并不平稳,北亚贪婪的俄罗斯熊正张开血盆大口试图将中国东北吞下,“脱亚入欧”的日本也正蠢蠢欲动。

    此时的罗斯福有内外两种不同的强烈危机感。对太平洋地区,担心俄罗斯一再扩大地盘,特别是将罗斯福心仪的中国纳入麾下;对国内,他“担心在没有战争的情况下,美国人会变得软弱,过度文明,因而无法抵御新的野蛮人所钟爱的‘蛮横的竞争’”。换句话说,美国渴望借助战争凝聚人心,但同时又力避与英国、俄罗斯这样的强国直面对抗,以免被拖入战争泥潭。正因为如此,好不容易才抱上美国这条粗腿、被罗斯福视为“顺从的雅利安人”的日本人乐不可支地走上了前台。

    置于这样的历史大背景下,罗斯福一手策划盛大巡游,借爱丽丝成功吸引公众视线,背地里塔夫脱则在罗斯福的授权下,与日本密谋瓜分中国、朝鲜、菲律宾等太平洋殖民势力范围。在布拉德利看来,这也是后来朝鲜被日本吞并后,美国无动于衷的根由所在。当日本赢得日俄战争后,出于平衡考虑,美国又督促日本降低对战争赔偿的要求,客观上抑制了日本过于快速壮大。如果这是历史事实,那么塔夫脱的密谈显然为日本后来吞并朝鲜、侵略中国作了铺垫,数十年后美国也不得不吞下这枚苦果。

    除了菲律宾,在吞并独立国家夏威夷问题上,罗斯福也是毫无保留地给予支持。1896年,他曾在“《世纪杂志》上愤怒疾呼:‘我们应该立刻吞并夏威夷’”。至于朝鲜,只不过是罗斯福送给日本人的见面礼,目的在于创造日本与俄罗斯正面接触交锋的机会。

    布拉德利并未直言罗斯福就是种族主义者,但他巧妙地堆砌了大量素材,让历史说话。还是作家时,罗斯福就对自身的雅利安人血统有着莫名其妙的天然优越感,并习惯性歧视非白人种。在伤膝河大屠杀(第七骑兵团对印第安人的屠杀)三年后访问南达科他州后,罗斯福毫无怜悯愧疚之心,反而写道:“美国政府用‘最大的公平和正义’来对待印第安人”。

    在对待华人方面,罗斯福的人种偏见更是表现得淋漓尽致。尽管中国人与日本人同属亚洲黄色人种,但在罗斯福眼里,日本人是“顺从的雅利安人”,而“华人是种族敌人”。罗斯福当选总统后,在排华方面极为卖力,于是也就有了双重标准奇观:“在美国,选民要求政府驱逐华人。在中国,美国商人却要求政府实行‘门户开放’政策”。1902年,罗斯福还签署了美国历史上最为严厉的反华法案———《排华法案》。

    罗斯福也并非公众想象中的动物保护者,他曾亲手猎杀了一只熊,并将熊皮送给了日本明治天皇。他也不是人们想象的那样健康,自幼患下的哮喘自始至终未能痊愈。他也并非人们想象的那样富有爱心,在他的自传中,看不到对前妻也是爱丽丝母亲的只言片语……

    我们时常讨论探究历史的真相。真相当然只有一个,但评判标准未必一致。并不是说世界上没有公理,而是强权时代,公理时常被扭曲甚至是压服。布拉德利一一曝光了西奥多·罗斯福的阴暗面,未必真就能颠覆罗斯福的光辉形象,但兴许有助于我们看到一个更加完整真实的罗斯福。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