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塞维林的女神们(一)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6年02月28日        版次:GB04    作者:安行

    塞维林创作于1923年的水彩画《维纳斯的诞生》。

    ●安行票话之三十六

    安行 收藏家,上海

    网络时代的今天,“女神”变得无处不在。众人追捧的明星、颜值超高的网红、青春靓丽的校花都能被冠上女神称号。

    如果仅仅容貌娇艳、身材火辣便能被称为女神,那塞维林就是专门创造女神的“上帝”。在他设计的近500款藏书票中,各色佳丽轮番登场,都是标准的女神范儿。不过,能否“晋升”为真正女神,还需根据作品清单中藏书票主题来确定。

    塞老夫子刻画的美女虽多,但逐一查阅主题注释,其中直接出现诸女神芳名,或标注Mu se(缪斯女神)与N ym ph(希腊神话中次要的女神)的书票却少之又少。

    在女神选取方面,塞老夫子偏爱古希腊神祇,并且事迹或司职都众所周知。本文先介绍被公认为最美丽的两位女神———爱与美之女神阿芙罗狄忒(A phrodite)与月桂女神达芙妮(Daphne)。

    阿芙罗狄忒(A phrodite),古希腊神话中爱与美之女神,奥林匹斯十二神之一,司掌人类的爱情以及一切动物的生长繁衍。她的另一个名字则更为人所熟知,罗马人称她为维纳斯女神(V enus)。

    塞维林特别偏爱这位美神,早在1923年便创作了大幅水彩画作《维纳斯的诞生》。热闹嘈杂的塞浦路斯港口,维纳斯现身碧蓝爱琴海中,站于荷叶贝壳上,缓缓驶来。她一头金色秀发披散胸前,端庄又娇羞,对迎接者以及这个世界带着一丝惆怅和迷惑。后来,维纳斯又在塞维林藏书票中经历了2次“奇幻”诞生。一回居然“投生”到大洋洲,变身为波利尼西亚人种的棕肤异域美女(O pus291);另一回更有创意,同时诞生出一对孪生维纳斯双姝,牵手踏浪而来(O pus350)。不得不由衷感叹塞老夫子的脑洞大开。

    当然,塞维林也不会错过展示阿芙罗狄忒各种至美形象的机会。彼时,女神是手拈月桂,刚从乡野踏青归来的少女,及至神庙入口,才用芊芊素手归拢被山风吹乱的秀发,让身后神光显出,瞬间从凡间民女变回至尊天神(O pus316);时而,女神又幻化为娇美少妇,与厄洛斯现身希腊城邦,怡然闲逛,母亲不时呵护凝望爱子,而天使把玩金弓时,也不忘回应,赞美母亲极致美颜(Opus348);抑或,阿芙罗狄忒从繁花锦簇的拱门中缓缓走出,立于高阶之上,接受一众缪斯女神朝贺(Opus430)。

    画面中,另一个出彩亮点则是塞老夫子为女神特别设计的霓裳。一袭单肩爱奥尼亚旗同(IoricChiton),穿于女神身上,薄透亚麻衣料产生完美透视效果,不仅丝毫未遮盖阿芙罗狄忒无限美好的身材,反而平添朦胧美感,引人无限遐想。

    另一位美神便是月桂女神达芙妮(D aphne),她亦是希腊诸神中最美女神之一。塞维林似乎颇为欣赏意大利雕刻家贝尼尼的雕像作品《阿波罗和达芙妮》,以阿波罗之手触到达芙妮身体瞬间为主题场景,先后设计2款藏书票(O pus451与O pus464)。

    两款书票画面,塞老夫子俱以希腊山川风光与神庙建筑为背景。两位主角,达芙妮是娇美可人造型,身材曲线比之前阿芙罗狄忒更为柔美,真是我见犹怜;阿波罗则如古希腊雕像般,身材壮硕,魁梧阳刚。按理郎才女貌的一对儿应该演绎浪漫爱情,不过他们分别被厄洛斯的金箭与铅箭射中,于是便是一出郎有情、妾无意的悲剧。眼见追上女神,男主迫不及待张开双臂,想拥之入怀;女主惶恐中急避林中,最终化为一株月桂树,徒留男主一往情深,无限追思。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