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茶人周德伟的痛苦与孤独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6年02月28日        版次:GB04    作者:曾园

    《周德伟论哈耶克》,周德伟著,北京大学出版社2 0 0 5年11月版,34 .00元。

    《自由哲学与中国圣学》,周德伟著,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4年5月版,25 .00元。

    ●读茶记之二

    曾园 媒体人,广州

    台北的紫藤庐已是文化地标,大陆似乎还没有类似的空间。《饮食男女》在此取景,陈文茜的笔下这里是“反对运动记忆里最美丽的堡垒”,林浊水称之为“落魄江湖者的栖身所”,龙应台如此描写:“有人安静地回忆在这里聚集过的一代又一代风流人物以及风流人物所创造出来的历史,有人慷慨激昂地策划下一个社会改造运动;紫藤花闲闲地开着,它不急,它太清楚这个城市的身世。”

    1981年,茶人周渝将父亲周德伟(1902-1986)的日式风格官邸改名为“紫藤庐”。之前,这里叫做“尊德性斋”。周德伟是哈耶克弟子,五十年代曾推动台湾外汇贸易改革,晚年成为茶人。

    周德伟在《笔落惊风雨》中回忆自己在北大读书的情况:“德文教师仍为德人海理威……用顾孟余先生所编的《德意志科学论文选读》,此书包含包尔生、庞巴维克、门格尔、维塞尔以及马克思·韦伯等名家的选文约三十余篇。”“一年级结业后余能自读德国典籍。”毕业后,周德伟通过铁道部公派留学,进入英国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在此他遇见了哈耶克,谈到了他刚出版的德文新书。哈耶克很吃惊,想不到中国居然有学生对学术前沿如此了解,随后悉心指导周德伟的学业。

    回国后,周德伟在湖南大学执教,还主编一本杂志《中国之路》,在政论里明白宣示他的米塞斯-哈耶克理论倾向。1940年,他转到中央大学教书,同时被选为国民参政会的议员。在重庆,周德伟发现国民党的高层人员大谈统制经济、计划经济。他曾在参政会大会上以十分钟的发言,驳倒了已经审查会通过只待大会形式通过的粮食公卖及限价方案。

    陈浩武在《台北紫藤庐的故事》一文介绍,1946年抗战胜利后,国民党中央常委会决议要征收财产税,强制收购黄金和美元,并限定物价,周德伟听到之后,感到非常震惊,他立即见财政部长俞鸿钧,表示这个东西肯定不行,如果要执行,全国经济肯定会大乱。俞鸿钧说,你知道这是谁的决定吗?这是中常委的决定。周德伟说,中常会的决议也有错误的时候,德伟明知其不可,如果含默不言,有违君子立身之道,但是部长一意执行,其后果严重,全部由部长负责。俞鸿钧将周德伟的意见签报给行政院,使这个方案就推迟了两年。

    1948年,蒋经国携“赣南新政”的声威,开始在上海“打老虎”。电视剧《北平无战事》对此事有涉及,但焦点有些虚。

    在海峡两岸,蒋孝严多次表示,1949年赴台后,蒋经国把“赣南新政”的经验也拿到台湾去,似乎台湾的经济腾飞与“赣南新政”有什么关系。

    所谓“赣南新政”,无非是蒋经国用他在苏联学到的经验铁腕禁烟禁赌禁娼,为平抑物价,1940年蒋经国在赣南实行“开办交易公店,统筹统购”(这个时间恰好是周德伟在参政会反对统制经济、计划经济的时间)。其中有些不被人关注的事情现在不妨拿出来细看。

    蒋经国在赣南宣布蒋介石的生日为“太阳日”,当天,“一清早,便由事先组织好了的男女青年六七百人为‘晨呼队’,在赣州大街上跑步前进,边跑边喊:‘庆祝总裁诞辰!’‘总裁是中华民族的大救星!’‘总裁万岁!万万岁!’喊得声嘶力竭,一直要喊到各商店开了门,一齐跟着高呼‘万岁’后,‘晨呼队’的女青年们才回去。”

    1945年蒋经国给赣南同仁的信中承认:“回忆赣南建设的过程中,人民出了不少的钱,做了不少的工程,但是并没有得到应得的效果。我们做事,初意虽在于为民众谋利,而有时结果反而使民众受苦。……今天并不否认,自己在赣南得到了许多做人做事的经验,但是有许多经验,就是一种人民受苦的代价。”

    《华盛顿邮报》对此次币值改革有直率的评论:“由于内战关系,军队的人数日增,任何方式的币制改革,在此时提出,都将注定失败的命运。”蒋经国一意孤行推行这种苏联式的运动、消耗式经济政策,抓“大老虎”,指责宋子文是“大资产阶级”(最近史料表明,宋子文发国难财为日本人有意造谣),扣押富人的资产并且将其逮捕……导致中国货币体系崩溃,最终失去了上海。

    上海币值改革曾泄密,被《大公报》捅破后,当局派周德伟赴沪协查,他的言行没有文字记载下来,估计面对那种局面他也就是低首下心,敛衽无异辞吧。

    对比1948年战败国德国,担任德国西占区经济管理局长的路德维希·艾哈德,面对飞涨的物价,通过电台宣布价格约束和义务提供服务的规定被取消。第二天美国占领军司令愤怒地将艾哈德招来,训斥他改变了占领军的命令。艾哈德回答说:“我没有改变这些命令,我废除了这些命令。”此后,随着艾哈德一系列措施的出台,德国经济迅速好转。

    1950年冬,周德伟随政府搬迁到台,“喘息之余,重新振奋。”西方媒体对周德伟评价甚高,当时西方舆论认为周德伟应该是当时台湾行政院院长的最佳人选,陈浩武认为,这引起了蒋氏家族对周德伟的警惕,不仅没有让他当行政院长,反而让他更进一步地边缘化。后来我们知道了,行政院长这个位置,是留给蒋经国的。

    从1951年冬天起,周德伟在“尊德性斋”每两周约集若干客人饮茶,并将哈耶克的著作推荐给殷海光。殷海光翻译《到奴役之路》后,胡适看后也很高兴,找周德伟深谈并请他开经济学书单。

    1975年,哈耶克获得诺贝尔奖后到台演讲,这是他第三次来台,这一次蒋经国接见了他。

    直到晚年,周德伟对盯梢的特务烦不胜烦,离开台湾去美国,茶室与客人都留给周渝。周渝曾这样谈到父亲的晚年:“第一,他的学问不被他人了解而痛苦;第二,他的主张、所预见的东西,最终都得到历史的证实,但当初没人能听懂他讲的什么,所以很痛苦,他非常孤独。”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