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十年的账单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6年01月31日        版次:GB20    作者:高小小

    琅琊逗比榜

    ●高小小

    家里有位保姆,打她18岁开始就在家里帮忙,历经三代人,直到今年40岁出头。家里老人去世之后,她平日在另一家帮忙带孩子,周末到我们家帮忙做一次家务。这样的家庭成员搁到古代,是元老级人物,小辈哪怕日后当家了,也要给她几分薄面。换到电影《桃姐》里,这是要给她养老送终的。可到了现代,她是每年春运迁徙大军的一员,老家还有两个在念书的孩子,以及一位不知道算不算前夫的老公。我们能做的事情很少,哪怕彼此关系再怎么融洽,说到底除了食宿,只能提供一份高于市场价的工钱。今年,她还多了一份牵挂,去年在老家县城买的房子,这次回去要办贷款。

    原以为她会很开心,毕竟打拼出一套房在很多人眼里是成功的标志。可是她说刚好相反。要不是两个孩子吵着闹着要她回去,今年春节真的不想回去。老家没地儿落脚!去年为了买房子,她和老公离了婚。男方以为是技术性离婚,房子买好就复婚。女方想的刚好相反,终于逼自己下决心离开这个男人。所以回去自是不能找前夫,也不能回娘家,妈妈一定会把她赶回前夫家,还有妹妹家,可是妹妹一家住在前夫家隔壁门。听得我头都大,问她打算怎么办?打算驴打滚,今天蹭这家亲戚一晚,明天蹭那家亲戚一晚,熬完这个春节。为了赶今天一早的火车,她半夜就到了火车站过夜。一路上将近24个小时,真不知道她心里怎么熬。

    临行前她还问我,说你们是文化人,帮忙参谋参谋要不要退社保。社保这件事,是两年前她听我们的建议买的,可是社保每年涨,从当初每月700块涨到如今1000块;五年前还买了商业保险,每年要交8000块,还要交五年;房贷每个月要交2000块;两个孩子的生活费和学习费,摊下来每月1600块。她把自己的花费压到最省,只是刚刚好够花,但就成了月光族。

    房子能找下家接盘吗?不行,因为小城市的房价全面下跌,没人接盘,更何况她离婚后也得有一个自己的窝。两个孩子不是应该共同抚养吗?没戏,当初交首付的钱有一半是前夫出的,她没钱还他,为了能离婚,就当这是抚养费了,两个孩子从今往后都归她抚养;退商保吗?现在退太不划算!向另一家涨工钱,她说实在开不了口,已经给得够意思了!思来想去,就剩退社保这条路了。

    看着她眼里的殷切期待,百般滋味在心头。她是教科书上的穷人吗?肯定不是,她每月工钱快赶上我了。她要的东西过分吗?不过分,哪一样不是普通人的正常要求呢?可偏偏就这么艰难,她为了养弟弟妹妹,小学四年级没读完就出去县城做餐馆服务员,然后辗转到了广州;为了不耽误后面弟妹的嫁娶,她嫁给了只通过几次电话的男人;为了不让孩子重走自己老路,哪怕她男人再不乐意,也坚持供两个女儿读书。终于,就在房子快到手的时候,票子算不过来,得舍弃掉自己晚年的生活保障。爱情,更是早就舍弃,她以前就说,爱情是城里人才有的东西。这就是她小学后三十年的人生。

    今天我把她的故事写出来,把她的生活账单晒在这里。多多平日跟她很亲近,一定不会反对。比起借她钱、给她钱,实实在在靠自己某样东西挣钱,我想会是她更喜欢的方式。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