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众神与爱欲的国度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6年01月31日        版次:GB17    作者:安行

    塞维林设计的藏书票(O pus39)上有“纵一苇之所如”几个汉字。

    ●安行票话之三十五

    安行 收藏家,上海

    塞维林设计藏书票,不仅从东方引去了日式和风,也不忘向另两个亚洲的文明古国致敬。

    相较于日本,塞老夫子对印度与中国文化的熟识度显然大大不如。根据其设计的几枚相关藏书票来看,塞维林对印度与中国的印象就如同本文题名一般。

    印度文化源远流长,塞老夫子似乎只对印度宗教艺术以及传世经典《爱经》这两桩感兴趣。在西方人眼中,神佛造像最能彰显东方艺术神韵。于是,在塞维林巧思下,佛陀不再手持莲花或高踞莲座之上,而是与莲花融合为一,从绽放莲瓣中央现出宝相。但见佛陀螺髻高耸,庆云环绕,慈目低垂,俯视众生。

    与宝相庄严的佛陀书票(Opus221)不同,塞维林为夫人妮娜设计的印度教克利须那神藏书票(Opus223)则充满了欢乐气氛,票中守护之神化身头戴雀冠,身披锦袍的英俊少年,手持长笛吹奏欢快曲调,引得各路动物纷纷围拢而来。不过,如果熟识印度文化,就能发现票中暗含的情欲元素,象征男性生殖能力的湿婆神坐骑南迪牛(N andi)伏于少年身下,伸舌挑逗少年脚心;象征阴阳结合以及和谐女性容貌的圣物孔雀则栖于另侧枝头,凝望少年。

    塞维林在晚年为J a nRijsterborgh设计专用于东方典籍的藏书票(O pus368)便引入了爱经元素。票面主体是一位印度女郎,其头戴传统冠饰,眉心殷红一点蒂卡;上身只佩戴项链与颈饰,任由胸前春光一览无遗;下身仅一袭纱丽围于腰间,随着起舞飞扬,似乎正以诱人舞姿引诱观者与之欢爱。塞老夫子更是在女郎脚下雕刻一排爱经记载的各色体位示范图例,少女和壮男以不同身姿交缠,让人一睹难免脸红心跳。

    我还要在此透露,塞维林曾于1973年受英格兰POBJOY造币厂委托,绘制一批K A M A SU T RA春宫画,用于铸造“秘戏钱”。后来虽未成事,但设计画稿却流传下来。多年后,有藏家将其中一枚画片以平板技法制作了一款藏书票,小塞对此“印度爱经”书票授权编号305bis.

    终于要介绍塞维林以中华元素设计的藏书票。遗憾的是,塞维林对中国的了解十分有限,说陌生也不为过。对中华文化艺术的知晓程度比之印度,又明显降低了几个层级。

    在塞老夫子眼中,中国还是那个以龙为图腾的古老民族。于是就有了中国龙与西方马(独角兽)混搭风格的“龙马精神”藏书票(Opus100),以及为龙年出生的票主B.H urtig私人定制的中国龙票(Opus324)。

    在塞老夫子眼中,中国是那个创造水墨写意的艺术国度。“纵一苇之所如”这句出自苏轼《前赤壁赋》中的词句却被塞维林刻画在藏书票之上(Opus39),远处一叶扁舟江上孤独飘荡;近前苍翠双柏岸畔迎风挺立。不过孤帆与圆日皆以白描入画,而非墨韵写意,无疑暴露出塞维林的短板,对水墨丹青知之甚少。

    在塞老夫子眼中,中国仍是那个积贫积弱的封建王国。码头上,西洋商船已缓缓靠岸,一个黑奴手杵大棒、脚踏货箱,正与一名中国官员交涉。与黑人狗仗人势的嚣张傲慢不同,中国官员见到“洋大人”,不管他是白是黑,总是唯唯诺诺,前倨后恭。

    不过,塞老夫子未料到,票里(Opus127)中国官员脚下绶带上警句“DU CIN A LT U M”(耶稣当年指点西门的话“把船开到水深之处”)真的变成现实。后来的中国充满了进取心,其人民凭着勇气和冲劲,使国家再次强大起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