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盛宣怀的赴日就医之旅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6年01月31日        版次:GB17    作者:苏枕书

    ●京都读书记之二十五

    苏枕书 作家,日本京都

    光绪三十四年七月二十九日(1908年8月25日),盛宣怀电报上奏朝廷,呈请休假,一面赴日考察厂矿,一面求医治疗肺病。准假两月,遂于八月初七日(9月2日)搭乘美国K orea号邮船前往日本。同行者有夫人、五女、六女、四女婿邵恒、外孙周成、书记,并外国人顾问一名。

    八月初九日(9月4日),盛宣怀抵长崎,十一日(9月6日)抵神户,十五日(9月10日)抵横浜。这九日间,据说腹泻四十八次。次日午后,北里柴三郎前来诊病,“望闻问切,极为细到。云右边肺上稍有障碍,左边毫无毛病。渠恐便泄或从旧病而来,嗣将痰吐及大小便检验,始知并不相涉云”。并劝其移住镰仓,因彼处南面大海,北背高山,利于人身。是为当时流行之转地疗养法。

    北里柴三郎毕业于东京医学校(今东京大学医学部),1885年留学德国,师从科赫。1892年归国,设立“私立卫生会传染病研究所”。1893年,以福泽谕吉私人用地开办日本最早的结核疗养院“土笔之丘养生园”。就在盛宣怀赴日前不久,同年6月12日至8月24日,科赫夫妇也来到日本访问旅行。此行规格甚高,受到朝野上下的重视与欢迎,北里全程陪同。科赫就日本当时流行颇广的肺结核及麻风发表意见,介绍德国肺结核减少的理由,指出日本可以效仿。

    十八日(9月13日),医师林晔(1866-1944)前来敷药。其人为江户末期儒学者林莺溪养子,先祖可溯至林罗山。曾留学德国,专业为整形外科。

    十九日(9月14日),林晔医师复诊。内科专家青山胤通来视。青山是森鸥外好友,也曾留学德国,但与北里关系不睦,学说亦多对立。

    二十日(9月15日)午后,北里、青山二人前来会诊,云“检验痰吐大小便均无病,即右边肺上之障碍,亦不过如点尘之着有痕迹,并非大有损伤。且肺病分缓急两种,急性之病,骤然而起,亦甚危险。缓性之病,牵缠数十年,并不要紧”。认为其病属缓性,只要起居饮食调摄得宜,不难除根。盛宣怀感慨“养生之道,中西一致”。

    二十二日(9月17日),盛又腹泻。午后青山遣弟子鸟山南寿次郎前来诊病。

    九月初四(9月28日),青山携鸟山来,劝盛宣怀多食滋养品。

    九月初九(10月3日),盛宣怀赴北里病院研究所。北里在建议调养药饵之外,还力荐转地疗养,镰仓、热海、须磨、舞子都是合适之处。

    九月初十(10月4日),盛宣怀访青山胤通,亦劝转地疗养。

    十月初三日(10月27日),盛用秋柳鸣蝉笺致书北里柴三郎,感激北里诊病,奉三百元诊费,并附名人画扇一册、小照一张,留作纪念。

    十月十三日,北里前来复诊,云肺病已大有好转。

    十月三十日(11月23日),盛宣怀离开日本。

    明治四十二年(1909年)一月二十七日,北里柴三郎致书盛宣怀,以官立千叶医学专门学校及东京慈惠医院医学专门学校为例,详细介绍设立医学专门学校相关事宜。建议入医学专门学校前须念一年预科,之后为四年学制。并称英国、香港、新加坡等地,医学专业均为五年课程。最后关照,“时下严寒,祈为国家保重贵体”,颇合明治以来日人的国家认识。附纸介绍预科课程,上半年有数学、物理学、化学、动物学、植物学、外国语、体操,下半年多设一门矿物学。

    1909年3月12日,盛宣怀覆信,云正月间收到北里书信,但“正值春寒,咳呛大作”,加之俗事繁多,故而回信颇迟。他认为,建立医学校,筹款、建筑均不甚难,惟延请教习为难事。“敝国新招学生一无成都,若请高等教习,未免相离太远”,他打算先聘日本普通教习二名为正教习,再以两名毕业于日本医学校的中国留学生为帮教习。北里所开教员月薪为三百元,盛宣怀认为这是高级教员的价格,复询普通教员赴沪所需薪俸。

    正事谈毕,信末详细讲述个人健康状况,询问所服药品是否得当:“早晨卧起,及午间食后,总觉有痰壅滞喉间,格格不吐。用吸气管,比药水灵捷。所最虑者,偶尔多食或稍食浓厚之品,即作溏泄。虽服尊方即可止愈,然如此胃弱,食物不能化为精液,老年总非所宜。究竟此种痰吐及溏泄能否治之脱根,昔人所谓妙手回春者,不能不有望于阁下也。昨有人劝服牛肉铁汁酒,谓可强健脾胃,补益中气,其洋文名另纸照录附览。近已试服一月有余,精神稍好,但未知此酒是否可以常服,有无流弊。”

    附纸抄录“补身牛肉铁汁酒”英文名:Burroughs,Wellcome&Co,Beef &Iron Wine。

    Burroughs,Wellcom e&Co,即英国宝威大药行,1880年由两位年轻的美国药剂师———巴勒斯(SilasM. Burroughs)与韦尔科姆(HenryWellcome)———创设于伦敦。他们的市场策略是大范围的促销广告,药品、补品之外,医学书、医学仪器、苏打水、鞋油、面霜,都是他们的主打产品,比如夏士莲。

    1883年,该公司推出补药解百勒(K epler),并很快出现在中国市场,《申报》常可见到“解百勒麦精鱼肝油”的广告。大约同时,盛宣怀信中这款“补身牛肉铁汁酒”也隆重登场,广告称“包含牛肉汁、柠檬酸铁,溶解于酒。非常有力量,且能迅速收效”。牛肉铁酒是如鱼肝油一样流行的补品,各家医药公司竞争生产,几乎成为时代记忆的符号。19世纪末以来,风靡欧洲的各色补品在中国市场也有一席之地。李鸿章就对牛肉汁、麦精等补品深信不疑。坚定激进的西医支持者吴汝纶更是屡屡在书信中劝友人服用牛肉精,详解购买、服用等法。盛宣怀对新事物态度可称开明,于此种风气中,服用牛肉铁汁酒,也丝毫不意外。信尾此处细节,可见当时人对自身健康及海外新药的关注,今人视之,毫不陌生。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