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书评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6年01月31日        版次:GB10    作者:

    《陈建著作二种》,(明)陈建撰,黎业明点校,上海古籍出版社2015年11月版,39 .00元。

    《陈建著作二种》收陈建所著《治安要议》与《学蔀通辨》,其中《学蔀通辨》在学术史上曾产生很大影响。王阳明著《朱子晚年定论》,持朱子、陆象山调和论。陈建强烈反对王学论调,认为朱子四十以后对陆象山已全面加以批判,因著《学蔀通辨》。这部书后来又引来了李绂《朱子晚年全论》的反驳,使“朱陆异同”的论争持续延烧到清代。《学蔀通辨》的点校本,在民国时期有“四部丛刊”本,近年则有“儒藏”本。目前这个本子是不错的,不过偶有断句之误。如第104页“甚矣此学之能蔀惑,高明而难于辨察也”一句,当作“甚矣此学之能蔀惑高明,而难于辨察也”。所谓“蔀惑高明”即《学蔀通辨》总序中“能溺高明之士”(第78页)的意思,事实上,后文也写道:“此编辨佛上一截,心性之蔀也,惧其惑高明也。”(第273页)句式正同。(刘铮)

    《中央纪委第一书记陈云》,张曙著,中国方正出版社2015年6月版,35 .00元。

    作为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的中央纪委第一书记,陈云在其九年任期之内,为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留下了宝贵的政治财富。本书全景式地呈现了陈云在恢复重建中央纪委、平反冤假错案、指导“两案”审理、打击经济犯罪、狠抓党风建设中的一系列精彩片段,特别是对陈云在中央平反刘少奇、潘汉年、瞿秋白、马寅初等人冤案过程中的重要作用,做了详细而生动的描述,从中不难领略他坚定的理想信念、坚强的党性原则,以及他敏锐的洞察力、非凡的创造力、求真务实的作风、诚朴为民的情怀和勤奋学习的精神。本书资料丰富,笔法生动自然,是一本了解陈云、了解党的纪检工作的权威读物。(李玉)

    《白云飞渡》,张郁廉著,广东人民出版社2 0 1 5年1 0月版,39 .00元。

    “中国首位战地女记者”张郁廉(1914—2010),这位出生于东北的传奇女性,整个生命过程就是百年中国史的缩影。抗战期间,她奔赴前线采访,与萧红交往,访问延安,这固然是青春时代的亮丽章节;而她幼时在俄国养母的悉心培育下,形成的血性与骨气,自强精神和艺术品味,注入并流淌在后来的漫长人生之中。晚年,张郁廉师从国画大师黄君璧,通过苦练,成为台湾著名画家,尤其教人感动。书中那些可圈可点的生活细节,附以大量极具历史价值的老照片,为这部传记增加了精神厚度。(刘荒田)

    《文化的转轨:“鲁郭茅巴老曹”在中国(1949-1981)》,程光炜著,北京大学出版社20 15年11月版,52 .00元。

    现代文学史教材在普通大学生心中只留下“鲁郭茅巴老曹”这个“排座位分果果”的命名。程光炜常年治史,也许是受了先锋小说将小说炮制过程推上前台进行揭秘的影响,他将“鲁郭茅巴老曹”这个命名的原委一一道来。其中涉及很多文学故事与历史故事、政治故事之间错综复杂的纠葛,尤其是像鲁迅这样一个坐标的设定,是各种合力的结果。程光炜的视野开阔,诸多旁证的参与使他的讲述有趣而丰饶,比如鲁迅形象的树立,参照了许广平的言行如何融汇入时代的河流,作为鲁迅遗孀的她在新中国获得的社会地位等等都被考虑进来。程光炜将这些经典作家重新恢复为多种身份的人,恢复为多种关系的结点,将他们置于具体的时代和地理环境中,既重视创作主体的意愿,又清晰地揭示这种意愿如何与传播过程中的合力发生作用。(申霞艳)

    《自我的风景》,陆建德著,花城出版社2 0 1 5年3月版,35 .0 0元。

    这是英语文学学者陆建德先生的批评集,涉及面很广,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他对于文学批评自觉的使命意识。治西学让他反观中国文学:自《离骚》到唐诗、一直到《狂人日记》、《沉沦》等经典著作,其中包含着“自我中心的怨调”以及强烈的自我放大、拔高、排斥社会的倾向。他接着鲁迅的议题指出“要疗救自己,他必须从自我中心的铁屋里走出来”。他在《萨义德的世俗批评》中批评今日的学院派,“日益专业化的语言与政治上清静无为的倾向使得学院派文学批评家自我放逐到渺无人迹的隐士世界,结果代价昂贵:批评家与社会和普通读者完全隔绝。”并强调“批评家的任务是要重申文本与世界相互依存的关系”。写作是知识分子承担道义、进入政治的方式,必须在字里行间重建自我与社会的血肉联系。(申霞艳)

    《尼采与陀思妥耶夫斯基》,(俄)列夫·舍斯托夫著,田全金译,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15年6月版,39 .80元。

    尼采与陀思妥耶夫斯基都是我倾心的作家,读舍斯托夫所理解的尼采与陀氏,心有戚戚焉。我们总是以为文学必须具有理性价值,实际上,成就尼采与陀氏的恰是抛弃理性遁入虚无,从“希望的哲学”变为“悲剧的哲学”,从“地上的真理”走入“地下的真理”,抛弃“日常性”选择“反常性”。读舍斯托夫,文学的现实功效的争论可以休矣。(陈希我)

    《序跋集》,(英)W.H .奥登著,黄星烨译,上海译文出版社2015年11月版,78 .00元。

    奥登是公认的二十世纪最重要的作家之一,布罗茨基被迫流亡时,已经暮年的奥登给予布罗茨基最初最重要的帮助。布罗茨基对奥登的诗歌也一直推崇备至,曾经撰长文分析过奥登诗歌名作《1939年9月1日》。布罗茨基虽然以文章享誉世界文坛,但在奥登文章面前也不免要黯然失色。在二十世纪中叶,他和埃德蒙·威尔逊基本主宰了美国文学批评界。奥登是诗人批评家行列中非常耀眼的一环,他对死气沉沉的追求宏大结构的批评始终嗤之以鼻,他的文章有诗人特有的敏感和微妙,他的有说服力的观点总是和优雅的行文交融在一起。《序跋集》收录46篇文章,时间跨度从1943年到1972年,是奥登步入艺术成熟期的三十年文章精选,内容涉及文学、神学、哲学、艺术甚至日常家居,材料翔实严谨,文笔纵横捭阖,具有很高的学术价值、历史价值和美学价值。(凌越)

    《新手》,(美)雷蒙德·卡佛著,孙仲旭译,译林出版社20 15年6月第一版,32 .00元。

    这本名字平淡的小说集,有一个更大名鼎鼎的编订本《当我们谈论爱情时我们在谈论什么》(简称《爱情》)。后者早引进出版,在中国掀起经久不息的卡佛热。然而作者却曾说过,“有朝一日,我必将这些短篇还以原貌,一字不减地重新出版。”这句话隐藏了多少我们似曾相识为稻粱谋的辛酸。事隔多年,卡佛遗愿终于成真,而这个优秀的中文译本同时也是翻译家孙仲旭的遗作。当初看《爱情》只注意到了所谓的极简主义———后来才知这泰半脱胎于编辑大人之手———读时并未落泪。而《新手》却曾让我痛哭:“对于爱情,你们又真正了解多少呢?……我们都只不过是爱情的新手。”痴迷极简主义标签多年的读者也许不一定接受,然而为公平起见,至少过来和最初的卡佛打个照面。(文珍)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