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由张凤《哈佛问学录》想到的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6年01月31日        版次:GB14    作者:徐永明

    《哈佛问学录》,张凤著,重庆出版社2015年10月版,42.00元。

    徐永明 浙江大学中文系教授

    张凤的《哈佛问学录》出版后,好评很多。关于作者的采访报道和著作的书评,时见于网络和报刊杂志,故对书的内容和评价,我不再赘述。我这里只想谈谈张凤其人及其著作引发我的几点思考。

    其一,张凤的可贵,在于她在本职工作之外为中华文化在海外的传播,为华裔学界精英的形象塑造和思想传播作出了巨大贡献。张凤的先生黄绍光博士是哈佛大学核磁共振实验室主任(后升为贵重仪器中心主任),张凤自己退休前在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编目组工作。本来,张凤完全可以与多数的普通人一样,在工作之余,做一个相夫教子的贤妻良母即可,不必呕心沥血地去从事辛苦的文字之业,然而,在哈佛的三十多年时间里,张凤撰写了《哈佛心影录》、《哈佛哈佛》、《哈佛采微》、《哈佛缘》、《一头栽进哈佛》、《哈佛问学录》等数部著作,在海内外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张凤的贡献还不仅于止,到哈佛大学做过访问学者的人都知道,校园有一个哈佛中国文化工作坊,它一度是哈佛大学唯一的中文交流平台。自1994年创立至今,已走过二十多个年头,先后有数百位学者和作家在工作坊作过演讲,为中华文化在海外的传播及哈佛大学的校园文化建设,作出了巨大的贡献。工作坊最初由李欧梵教授创立并主持,后由王德威教授接任。前李后王,张凤均协助之。后因王德威教授教学科研事务太忙,就名列工作坊的共同召集人,联络主持等具体事务则落到了张凤一人身上。工作坊一年少则9场,多则十数场,学者的联络、海报的发布、听众的召集、演讲的主持,事无巨细,都是由张凤一人操持到底。工作坊完全是公益性质,作为召集人和主持者,张凤没有任何报酬。一人劳百人益,正是张凤的这种无私奉献精神,赢得了海内外学者的交口称赞和尊敬。

    其二,历史专业的教育背景对张凤的人物传记写作起了非常大的作用。张凤大学毕业于台湾国立师范大学历史系,此后又获美国密歇根州立大学历史学硕士学位。正规的专业训练,使得张凤看待人事万物不仅具有了一种穿越时空的历史意识,而且具有了一种钩稽考证、寻访探索、辨析学术的能力。张凤说:“当时流行的传主,多是政治人物、经济人物、影艺人物,而对学术人物的人生智慧、思想论介,却是凤毛麟角。但我们只要回过头去看,又有谁还记得托尔斯泰时期的帝王,或者与司马迁同时的富贾。”从这里可以看出,张凤对人事的评价,有一种历史的眼光,她知道历史上的人物,哪些会留名千古,哪些人物是值得她为他们树碑立传。哈佛大学是美国首屈一指的学术重镇,那些在哈佛大学传道授业、著书立说的华裔学者,无疑是人中翘楚,学界精英,值得为他们大书特书。故张凤选取了自十九世纪70年代以来至当代近一个半世纪在哈佛大学任教或与哈佛有关的30多位华裔学者作为她笔下着力刻画和评介的人物。他们是戈鲲化、赵元任、裘开明、杨联陞、吴讷孙、夏志清、赵如兰、叶嘉莹、高友工、张光直、杜维明、孙康宜、李欧梵、王德威、汪悦进、李惠仪、田晓菲、陈幼石、郑培凯、陆惠风、傅伟勋、台益坚、郑洪、卞学鐄、张爱玲等,外加一位美籍汉学家韩南。认识到这些学者的价值是一回事,但要将他们的神采风貌、个性特点、交游经历、学术思想、社会影响等写出来又是另一回事。在这一方面,张凤除了借助文学的手段加以刻画描摹外,她还借鉴了中国传统正史人物传记的一些写法,并通过文献查考、走访探寻、钩玄提要等途径,将所要立传的人物立体地展现给读者。

    其三,人文学者在张凤心中有着崇高的地位。置身于哈佛,你会感到上上下下弥漫浓厚的人文气息。作为历史系毕业、在哈佛大学浸淫三十多年的张凤,她对人文学者尤其是哈佛的华裔学者有种特别的崇敬之情,这也是张凤要为他们立传的一个主要原因。反观大陆高校,人文的空气极其稀薄,身居要职的,更多的是理工科或经济背景的教授,受追捧的专业,往往是工科、管理、金融、传媒这些热门专业。人文学科越来越边缘化,人文学科的教授们也受到格外冷落。而不少中国大陆的作家,自身传统的人文素养极为欠缺,他们鲜有关注人文学者并为他们立传的。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