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和”风款款入票来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6年01月24日        版次:GB17    作者:安行

    塞维林创作的编号334的藏书票。

    ●安行票话之三十四

    安行 收藏家,上海

    塞维林乃西欧比利时人氏,年轻时曾因求学与避战客居英伦,之后便定居布鲁塞尔近郊的于克勒。塞老夫子亦游历欧洲诸国,其足迹东至布拉格,西达爱尔兰,南访爱琴海,北及吕贝克,只是从未涉足东方。小塞告诉我,其实父亲一直想去亚洲,去印度,去日本,去感受东方艺术的魅力。可惜母亲畏于路途太过遥远,无意同行,父亲思虑再三,便也作罢。

    不过,这却并不妨碍塞老夫子在藏书票创作中融入种种亚洲文化元素,让阵阵东风拂过西方,本篇先介绍塞维林藏书票中的日式“和”风。

    细细筛遍近500款塞维林藏书票,图案中有和风元素的藏书票达8款,其中7款是以描绘日本民俗风物作为主题。

    先说2款岛国风景藏书票。其一便是我在《财政部长的福利》一文中介绍的法国政治家奥尔托利(Francois-Xavier Ortoli)自用藏书票(Opus363)。画面一边是濑户内海峡湾,潮流湍急,暗礁隐现又巨浪击崖,一派险恶海景;而一旁山间崖壁上则是大型鸟居与苍松翠柏兀自静矗,一动一静相得益彰。另一款编号483的藏书票取景自被称为“日本三景”之一,立于海中的严岛神社大鸟居(日式牌楼),背景则是旭日映衬下的富士山风光。不过此票另有故事,不在本文累述。

    随后便要介绍4款和风之物主题书票。虽然塞老夫子从未到过日本,但对其文化习俗却知之甚详,绘制的4款物品,件件透着浓浓大和风情。

    编号275票是一尊广目天王神像。按理亚洲各国对佛教护法金刚造像差异并不大,皆是怒目圆睁,手持法器,但塞老夫子设计的神像却面目和善,双手合十,活脱脱是日本街头常见的地藏菩萨像翻版。

    第二枚亦是以前曾介绍过,塞维林为挚友A Collart设计的盆景专用书票(O pus307)。一扇日式移门衬着古朴苍劲的大阪松盆栽,彰显出日本人崇尚的素淡之美。

    第三枚藏书票(O pus450)不仅市面少见,其票面所绘物件如今亦不多见。全套日式烟具,皮质烟丝包,漆器烟筒套以及几支烟锅大小不一的旱烟枪。塞老夫子还在各物件上悉心添加了日本元素,烟丝包上使用富士山徽饰并配以鲤鱼纹吊坠,烟筒套上则是日本传统故事“猴蟹大战”场景。

    第四枚则要好好说道一番,小塞编著的《藏书票图录》书中,贴出当年设计草图就有五六张。这款编号334的书票主题是日式器盒,圆罐、方盒、球盅、扇匣,器型无一重复;原木抛光、髹饰描金、云纹雕漆、百宝螺钿,装饰工艺各具特色;秋菊、冬梅、仙鹤、蜻蜓,饰物图案缤纷呈现。也许有人质疑,如何断定这诸多器物出自东洋?须知此等技艺俱是传承自华夏,菊梅松鹤也是中华传统吉祥图案。答案就藏在最后一个食盒之上,盒盖上蜻蜓纹样乃是大和民族专爱独用的纹饰,在岛国是坚强刚毅的象征,被称呼为“胜虫”。如此回头再看前头那些器物,便能品出些许和味。另外塞老夫子在器盒陈列上也考虑到日本展示习惯,果断摒弃了讲究空间布局的中式柜阁陈列,而选择了经纬线将票面分为12格,一物一格,既便于观者欣赏,又充分展示器物本身匠气之美,完全符合日本人习惯。

    最后介绍的则是唯一一款东洋“风俗”票(O pus393)。塞老夫子将日式元素展现到了极致,大到庭院灯,榻榻米;小到纸巾盒子,玄关盆栽,和风无处不在。而在场景设计上,和室外,庭院精雅,石径通幽,展示家居风物;和室内,饮食男女,东西交融,着墨春宫风俗。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