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从文章和访谈看思想家福柯

新版中译本《福柯文选》(全三册)问世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6年01月24日        版次:GB09    作者:朱蓉婷

    南都讯 见习记者朱蓉婷 近日,汪民安主编的《福柯文选》(全三册)由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该系列结集文章自上世纪六十年代的文学研究到生前的最后一期访谈,分别为《声名狼藉者的生活》、《什么是批判》、《自我技术》三册。

    从“书写”到“自我技术”

    “尽管法国思想家福柯无人不知,但是,至少还有半个福柯处在沉睡状态。”首都师范大学教授汪民安曾在接受某媒体采访时表示。谈起福柯,我们总避不开围绕他的几个关键词———权力,知识,话语概念,疯癫,性,惩罚,监狱。但这套《福柯文选》却试图唤醒那沉睡的“半个福柯”,以全方位地展现福柯的思想全貌,包括在其晚期著作中,关于自我技术的讨论和在西方引起巨大关注的“生命政治”概念。

    60年代是福柯的“文学时期”,《声名狼藉者的生活:福柯文选Ι》主题为书写,对疯癫、文学、死亡……的书写。书写不仅是时间的耗费、死后的游荡,更是巨大的义务,在揭示的同时隐藏,在穷尽的同时设限,最终,在书写中,在书写与疯癫、文学、死亡的交会处,生命获得某种继续增殖的快乐。

    《什么是批判:福柯文选Ⅱ》主题为批判,批判是在哲学周围不断成型、扩展、再生的,它指向一种未来哲学,或者暗示着取代所有哲学的可能。对福柯来说,批判的重要性在于:试图弄清在何种条件下,可以使启蒙这个问题———即权力、真理与主体之间的关系问题———适用于任何历史时刻。

    在最后不到10年的时间里,福柯转向了伦理问题,转向了基督教和古代。《自我技术:福柯文选Ⅲ》主题为“自我技术”。福柯将问题框架套到古代身上,在权力所寄生的机制并没有大量产生的古代,福柯发现了道德主体的建构模式,这种模式的基础就是自我技术,自我技术决定了个人如何把自己构建成为自身行动的伦理主体。对自我技术和自我文化变迁的考察,构成了福柯晚年思考的主要内容,同时也塑造了晚期福柯一种典雅的语言风格。

    “福柯写出的是完美之书”

    或许,在整个20世纪,没有一个人像福柯这样影响如此之多的学科,“他雄心勃勃地试图对整个西方文化作出一种全景式的勾勒,但这种勾勒绝非一般所谓的哲学史或者思想史那样的泛泛而谈……福柯写出的是完美之书:每一本书都是一个全新的世界,无论是领域还是材料;无论是对象还是构造本身。”《福柯文选》编者汪民安评价道,在这个意义上,他既非传统的哲学家,也非传统的历史学家,他并不罗列一些围绕着帝王和政权而发生的重大历史事件,而是在它们之间编织穿梭,在福柯描述的历史里,性的历史,没有性;监狱的历史,没有监狱;疯癫的历史,没有疯子;知识的历史,没有知识内容……

    “福柯溢出了学术机制的范畴。”汪民安认为,他的书看起来好像是从天而降,似乎不活在任何的学术体制和学术传统中。他是自己生出了自己,如同一个创造性的艺术家一样写作。“尽管他的主题征服了学院,变成了学院内部的时尚,并有如此之多的追随者,但是,他的风格则是学院无法效仿的。”

    对比2010年出版的《福柯读本》(北京大学出版社,汪民安主编),新版《福柯文选》(全三册)补充、新增了许多篇目,例如《“我想知道这关涉到什么”:福柯的最后一次访谈》、《福柯法兰西学院讲座课程纲要》等。有些文章之前未有中文译本,更凸显了本文选内容上的独特性和价值。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