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康熙电视字典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6年01月24日        版次:GB18    作者:麦嘈

    越界之想

    □麦嘈

    最近《康熙来了》告别观众,这个走红华人世界长达12年的台湾娱乐综艺王牌节目,终于落幕。我的好多朋友都说,最后一集,看着小S跟蔡康永,捂着羽绒被互诉衷肠,曲终人散之际,自己也忍不住掉泪。对于习惯了在电脑、手机上收看电视节目的年青一代来说,“康熙”离去,以后再也没有能就着下饭的节目了。

    而对我来说,康熙不仅是一代人集体回忆的一部分,更重要的是,它留下了一份重要遗产:它改变了年青一代的语言,尤其是口头表达。近年来一个很深的感觉,在年青一代中间,两岸口语习惯、表达模式在渐渐贴近。过去朋友第一次见面,只要一开口,不难判断出对方来自哪里。现在不行,我好几次弄错,把大陆年轻人错认为台胞,只因口音实在太像对岸。

    不能不说,康熙这一类娱乐节目在海峡两边的流行,起到了很大作用。举个例子,喜欢用很多赘词赘语(“也是”、“来做一个X X的动作”)、喜欢用反义疑问语式(“好吗”),这类用法不表达任何意思,但一旦它们成为你的口头禅,恭喜你,这说明你跟90后打成一片,应该不成问题。

    这种语言上的改变不知不觉,而且常常有着复杂隐秘的来源。最近兴起的风潮,是对英语不定冠词使用的滑稽模仿。汉语本来是一种冠词不甚发达的语言,“流行”,你不会说“一个流行”,这是汉语简省精炼的特点之一。但是朋友圈里,小朋友们说话,用“一个”、“一种”的越来越多。其实,汉语翻译里,戛纳电影节早有“一种关注”单元,伊朗有一部获得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的电影,被翻译成《一次逃离》。这种奇怪的译法,无意义的语义组合,如今竟然被不断征引、大行其道,原因“也是”有点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而“康熙”对于青少年流行文化、书写和口语习惯最重要的影响,莫过于小S表情包的走红。康熙节目中,经常于主持人嘉宾说话时加插字幕,有时重复、有时强调,有时则是点评,插科打诨,笑点多多。小S最有名的“冷漠”表情,甚至被做成手机壳,成为淘宝上的爆款。这种给正文插入点评的风格,明褒实贬、欲擒故纵、并置对照,表明告别崇高的年代,每一种表述背后,都有多重阐释的可能,要的就是众声喧哗效果。不信你上年轻人中最火爆的b站看看,所谓弹幕,就是川流不息、无休无止的小S字幕表情。

    《牛津词典》前不久评出2015年年度词汇,em oji表情“笑哭”当选。有人说这是图像全面替代超越文字的信号。对作为文字工作者的我来说,无论是小S体,还是表情包在书写表意上的全面主流化,都是很大的压力。你的编辑是90后,邀稿时总不忘说一句,“麦老师,写稿请注意,表达尽量‘卡哇伊’一点”。什么才叫“卡哇伊”呢,就是你一打开公号上自己的文章,老怀疑这是我写的吗?动画图片多到喧宾夺主,尽量分行,甚至故意把省略号改成三个句号的。这种贴近年轻人的方式,直让我这个接受严格语言文字训练的中文系毕业生大呼受不了。

    康熙电视字典培养出来的一代人,他们的喜感、笑点、泪点,都跟老一辈人很不一样。熟悉反讽套路、插科打诨嬉笑怒骂的小朋友,对正统其实是很不屑的。能够创造新的文字感受力,固然可喜,但就个人来说我更感觉鸭梨山大———他们会接纳别的文字经验吗?跨代交流何以可能?还会有人看我的文章吗?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