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潘静淑的绝笔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6年01月17日        版次:GB15    作者:申闻

    潘静淑绝笔荷花。

    申闻 学者,苏州

    冬雨凄冷的江南,刚过小寒,便看到胡三桥所作《江南春图》卷,一眼望去,桃红柳绿,满纸春色,仿佛已瞥见春天的影子。不过,移步卷未,才发现吴榖祥附记:“此江南春图,为冷香馆主人属胡君三桥所作也。设色甫及半,三桥遽捐馆舍。主人更令贱子足成之,并述缘起如右,续貂之诮,殆不免矣。光绪癸未冬日,秋农吴榖祥记。”不免令人于春的喜悦中,感到一丝忧伤。接着再看吴湖帆、潘静淑夫妇合作花卉长卷,卷中竟有吴湖帆的题记,细读之下,原本淡淡的忧伤,顿如雾霾,笼罩心头,久久挥之不去:

    此静淑绝笔也。己卯初夏,获见王酉室《群英图》卷,静淑有意摹写,谓余曰:卷至长,恐无力尽其能事。至端阳后四日,画红芙蕖。越数日而病,竟至不起。前言竟成谶语,对之不胜惘然。因题卷中。后半容余补完,以慰静淑未竟之业。时五月廿八日于梅景书屋,吴湖帆。

    以上纪日,系用旧历。吴湖帆《丑簃日记》民国二十八年(1939)六月廿五日“上午,静淑临王榖祥卷荷花。二姊来,未久即停笔”,上有眉批“此即绝笔,七月十四日湖帆注”,而之前已有潘静淑患病的记录。

    吴湖帆、潘静淑夫妇合作花卉长卷《群英图》,摹写明代画家王榖祥之作,原为折枝花卉二十种,潘静淑画成十种后,便不幸病逝,后由吴湖帆续画完成。最后王氏落款等,均出自吴氏之手:

    乙卯春日,闲窗弄笔,聊以遣兴,不足观也。榖祥。

    己卯夏日,潘静淑、吴湖帆合临,冬日补识。

    吴湖帆自题下钤有“吴湖帆潘静淑合作印”白文方印,可能是吴氏在潘静淑去世后,特意请陈巨来所刻,如“倩庵”一印一同用为纪念。在卷后,像吴氏特意制作《金玉其相》册一般,吴湖帆自作题记外,还命得意门生徐邦达、王季迁等作跋:

    己卯之春,门弟徐生邦达持酉室《群英卷》来,静淑见而爱不能释,乃商易为己有。每日展读,喜不自胜。于是发奋临摹,迄钩摹方已,忽谓余曰:恐力不能竟。乃于四月某日,始点染,间日作一花,实其时已内病矣。因心爱是卷,勉力为之尔。适及半,至荷花,竟不支而卧,是为五月初十也。十七日而竟仙去,噫嘻痛哉!长夏迢迢,怅惘无已,余遂补完,以弥夫人遗憾,地下有知,即以为他生缘合之券云。衡山引首、酉室款识,皆余书矣。七月望日,距夫人长别将二月矣。湖帆和泪识。

    吴湖帆的日记均用新历,题款、作跋则用旧历,故两相对照,不免有些曲折参差。潘静淑去世时间新历为七月三日,旧历为五月十七日,此处七月望日,相当于新历九月初,《丑簃日记》未及补画事。

    徐邦达作跋,已在两年以后,即民国三十年(1941)四月:

    此吴师母潘夫人未竟之作,而倩师为续成者也。赵、管风流,艺林重见,虽今人天异路,然胜迹流传,韵事腾布,师母为犹在,倩师亦足稍慰矣。原卷酉室真迹,盖余家旧物也。辛巳四月,门生徐邦达拜观谨题。

    王 季 迁 、郑 元 素(1911———2003.6)夫妇跋与之同年而稍晚些,最后是吴氏最喜欢的外甥女兼女弟子(还是寄女儿)徐玥题“受业甥女徐玥敬观”款一行。王氏对师母之作,赞誉有加:

    闺中点染而能独树一帜者,推明之赵氏文俶莫属。盖赵氏作风,具明人气格,而自有心裁,后如陈南楼、马江香、恽清於辈,终于寄人篱落,不能自创一格。此卷为予师母手摹酉室,而及其神髓者,雄浑秀逸之气,跃然楮墨间,诚非南楼辈所能梦见,即赵氏文俶亦不能专美于前。惜为未竟之笔,不能窥其全豹,幸得湖师补成,庶无神龙之憾。师母有知,当亦含笑九泉也。拜读叹服,敬志于后。辛巳秋,受业王季迁。

    郑元素跋文中所记之事,有可与吴氏日记相呼应处:

    岁在己卯七月,素偕外子季迁遣暑燕地,临行赴梅景书屋叩别。适师母俯案摹写此卷,犹相与谈笑叮咛,期于暑后归来,付素临写。不意余辈甫行,而师母淹然仙去,比及返来,绛帐蛛丝,不堪回首。幸此卷已为湖师补完,假归展读,不禁涕泪沾襟。因志数语,聊以当哭。女弟子郑元素谨跋。

    吴湖帆《丑簃日记》民国二十八年(1939)六月三十日记“郑元素来道辞,是日静淑略感不适,有二丝热度”。三天后,潘静淑长逝。至今静对潘静淑的绝笔,犹能隐约感到,吴湖帆的哀伤。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