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布朗肖作品集新品种推出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6年01月17日        版次:GB09    作者:朱蓉婷

    布朗肖《未来之书》封面。

    南都讯 见习记者朱蓉婷 莫里斯·布朗肖(Maurice Blanchot)作为被公认的法国20世纪最重要的文学批评家和思想家之一,却也是一种最奇特、最暧昧、最不可言说的存在。他独特的跨界于哲学、文学评论及政治理论的研究领域使其难以被定义和界限,他的理论如此晦涩抽象以至于难以被理解。他一生行事低调,中年后不接受采访与摄影,但作品和思想却影响了整个法国当代思想界,对法国许多大知识分子和大作家如乔治·巴塔耶、列维纳斯、萨特、罗兰·巴特、德里达都影响深远。

    最近,布朗肖最重要的批评集《未来之书》以及小说《等待,遗忘》中译本由南京大学出版社推出。迄今,南京大学出版社的“布朗肖作品集”系列共推出了八部作品,包括中篇小说《黑暗托马》、《死刑判决》、《最后之人》、《在适当时刻》、《那没有伴着我的一个》、《等待,遗忘》,以及文学评论、《从卡夫卡到卡夫卡》、《未来之书》、《来自别处的声音》,据该书编辑介绍,全系列共12部,今年内还将推出余下的长篇小说《亚米拿达》、《至高者》,文论集《灾异的书写》、《无尽的谈话》。

    独一无二的“死亡学”

    布朗肖思想作品中惯有的主题和意象是黑暗、死亡、文学、孤独、相遇、错失、重逢、静谧、白昼、夜晚等等,他对小说中的时间、空间、叙述结构也有独特的理解和表现,阅读起来会感到既艰深难懂又充满致命的吸引,恰如台湾书评人林俊颖的阅读体会:“布朗肖总是一场独特、困难、迷茫、甚至苦痛的阅读经验,我个人更视之为对文字、书写、文学的思辨与挑战。”译者吴博认为,事实上,布朗肖的文学理论之所以难以被理解就是因为其独特的理论切入点,以一种独一无二的“死亡学”理论作为其文论的根本基石。

    译者吴博评价道,布朗肖不论是文学评论还是其实验性小说(比如中篇小说《在适当时刻》)都是在其独有的构建的“死亡空间”中进行演绎的。

    “文学空间”的构建

    不仅在对艺术本源的阐释上,在对于作为文学载体的语言的态度上,布朗肖也远比他人走得更远,“事实上,在对语言指涉性的怀疑和否定上走得最远的是莫里斯·布朗肖,”译者吴博认为,“言语的自足性,文本的物质性,以及诗人的两难处境—这非死非生,非有非无,非昼非夜的临界便是布朗肖作品的永恒主题。”

    布朗肖的作品致力于勾勒和构建一种“文学空间”,而这并非一个修辞性的说法亦或是扁平的概念,它有其自身独特的本体论特性。以中篇小说《在适当时刻》为例,整部小说的情节就是“我”、朱迪特和克劳迪娅三者之间不断相遇、分离而又再相遇的过程,每一次的重逢都是作家对于作品和死亡的重新相识,在黑夜与白昼,过去与未来,生命与死亡的交汇处;三人之间亲密又疏远,充满动荡暗流汹涌的关系则恰恰是这一“文学空间”运行的基本法则和张力的源泉。

    布朗肖的中文译著此前只有一本《文学空间》(商务印书馆,2003年版),中国学界对其思想、作品的研究少之又少,此次南京大学出版社“布朗肖作品集”系列的陆续出版,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学者和读者关注莫里斯·布朗肖的文学和思想。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