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无关复仇,无关慈悲

    我想,《慈悲》作为新年的第一本书也好。我的阅读根本没有如此分明。其实很多事含糊不清,无论阅读,还是生活。书评要是把书说透,就没意思了。事实上,它也做不到。太过清晰的事情,往往不值得咂摸。

  • 杨典的“风月宝鉴”

    《女史》在手。读杨典的书,已是第六本。犹记得,最早是《孤绝花》,故旧影像、阑珊光阴,他说:“如在一朵花中阅读万物,心中自有大美而不言。”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