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拉宾广场的漫想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6年01月10日        版次:GB18    作者:毕星星

    思绪

    ●毕星星

    去以色列,最后一站是特拉维夫。

    特拉维夫是以色列海滨城市,临海有一个城市广场叫拉宾广场,这是为了纪念以色列前总理拉宾的。1995年11月4日,致力于推动巴以和解的拉宾被右翼激进分子刺杀于此地。

    拉宾早年也是军人,犹太复国主义者,戎马半生。多年来战火持续不断,中东地区甚至全世界和平受到极大损害,渴望和平成为中东各民族的心声。军人拉宾厌恶了战争,复出再任总理以后,他开始寻求和平解决的路径。他顺应民心,推动巴以和谈,缓和与周边阿拉伯国家的关系,中东和平出现了新曙光。

    1995年11月4日,特拉维夫国王广场举行和平集会,10万人高呼“要和平,不要暴力”。拉宾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决心继续推进中东的和平进程。他说:“我当了27年军人,打了很长时间的仗,那是因为过去我别无选择。但是今天和平的机会来临了。为了今天在这里和不在这里的人们,我们必须抓住这个机会。”拉宾以和平的呼喊结束了他的讲话,后来这被称为他的政治遗言。

    当天晚上,拉宾结束讲演,准备乘车离开。就在此刻,一名以色列右翼青年向拉宾射击三枪,拉宾当晚逝世。事后查明,这个刺客是以色列的一名大学生,他反对巴以和谈,密谋刺杀拉宾已经很久了。

    特拉维夫广场给我一个警示,原来推进和平事业也有这么大风险。在先前,战争与和平两端,一般想到的都是战争风险。主战,要特别注意谨慎出言,小心翼翼,轻易不可言战。拉宾被称为中东的和平英雄,这让我明白了,和平事业也需要英雄。有时候,呼吁和平也需要冒极大风险。

    呼吁和平的风险大于鼓吹战争的风险,想来奇怪,其实不怪。历来就有主和派和主战派之争。而按照我们的历史记载,一般来说,主和的都是投降派,屈膝求降,城下之盟。而主战派则是占尽风光,不但一开始就占据道德制高点,宁折不弯啦,坚贞不屈啦,多少美好的形容词献给他。即使后来事实证明主战完全没有道理,带来的只有灾祸,他们也会因为不惧粉身碎骨而流芳百世,从来不计较轻起边衅给国家民族带来多大灾难。

    看看眼前,不也是这样吗?谁要是鼓噪三分钟灭了某国,谁就是英雄。谁高叫在东海南海出舰开炮,就是硬汉。明目张胆讴歌战争呼吁战争的言论招摇过市。民族主义狂人自吹自擂,不惜毁灭文明以求一战。拉宾遇刺是一个标志性事件。由此以后几年,中东和平路线图遇阻,巴以双方战火又燃。不知遭受蹂躏的中东,可曾怀念这位分开双方厮杀奋力避战的巨人?

    拉宾以他的鲜血和生命证明,主战主和决不是简单的英雄和懦夫的分野。他正因为主和,成为造福世界造福中东的民族英雄。中东和平注定要将拉宾的名字记入史册。特拉维夫,也是一个圣徒的受难地。

    拉宾广场,海风柔曼地吹来,鸽子起落,空中响起呼哨。游人在树阴下悠闲地歇息。我们想起了那个拼命换取和平生活的人,眼前的岁月静好,与他的流血有关。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