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图书馆战争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6年01月10日        版次:GB18    作者:阿布

    书影游踪

    ●阿布

    图书馆战争?看到这5个字,人们大概只能凭借图书馆里收藏的老照片,去遥想1932年“一·二八”事变日军空袭上海时炸毁的被称为“亚洲第一图书馆”的东方图书馆。但是,当时图书馆并非战争的主要目标,而是战争附带的牺牲品。很难想像,战争要是今天发生在图书馆会是个什么景象,但日本的读者和观众,却从《图书馆战争》这部漫画及由此改编的动漫和电影中,看到了这种可能。

    《图书馆战争》当然是一部发挥想象力和创造性的虚构作品,它设定的发生地在日本,时间则从1989年算起。在《图书馆战争》系列电影里,那年叫“正化元年”,所谓正化,大有所谓“匡正人心、净化风气”之意。影片中,随着净化法的出台,成立了负责甄别图书馆、书店图书杂志好坏的所谓良化队,只要被认定为坏书,就要下架并付之一炬。而认定坏书的标准,则是设置一系列的关键词:书中出现“独裁”、“反社会”之类的字眼自然在劫难逃,但就连“安乐死”、“想念”等等也不许提。出版社为了避免因此造成的损失,也会自行回避这类字眼与题材。为了对抗良化队、守护作为知识最后宝库的图书馆,日本各地方自发成立了图书队,和良化队一样拥有武器,但不能进攻,只能在图书馆防守。

    第一部《图书馆战争》电影就在良化队和图书队的攻防战里渐次展开,在交战中被毁的图书令人心痛。到了第二部电影,可能是为了减轻紧张气氛,强化了爱情与阴谋等元素,主线由武斗变文攻。双方的冲突,当然也是因书而起:一名图书队员好心向一名听障少女推荐适合她读的聋人爱情小说,却被老师告发为教唆和歧视,显然这是受英美等国左翼政治正确意识形态的影响。良化队逮捕了图书队员,但他们的目的是借此在舆论上为扩大违禁词表造势。图书队员遭到拷问仍不肯认罪,良化队也就无法让他在媒体上露面。最后,图书队员7天拘留期满,少女在记者会上向不在场的他真情告白,并追问:难道,我连读自己喜欢的书的自由都没有吗?到场的媒体被打动与说服,社会舆论随之倒戈,图书队在与良化队这第二回的战争中,赢了一局。整个故事的大环境,即他们所处的社会,虽然受制于国会内执政党议会推动的净化法,但良化队及其上的势力还算守法,没有闯入图书馆强行掳人,更多的是利用舆论来达到自己的目的。

    原谅我剧透了这么多,虽然我对这些年来的日本动漫、电影的表现不满意,但《图书馆战争2:bookof memories》却是2015年我看过的最好的日本电影。为此,在看过网络字幕组制作的内嵌中文字幕视频后,我还特意从日本亚马逊网购了DVD。至于去年10月10日上映的《图书馆战争3:thelastmission》,希望今年春节的日本自由行中能看到或买到DVD。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