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外国文学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5年12月27日        版次:GB13    作者:张治 卢德坤 吴永熹 曾园 胡传吉 桥东里

    《古罗马戏剧全集·普劳图斯》(全3册),王焕生译,吉林出版集团有限责任公司2 0 15年8月版,495 .00元。

    近数年来,新出版的西方古典著作逐渐增多。今年可以提及徐松岩译斯特拉博之《地理学》、吴雅凌译赫西俄德之《劳作与时日》等,但是最令我感到钦佩敬重的是王焕生独自完成的这部古罗马喜剧作家共21部存世作品的专集。此前我们对于普劳图斯的喜剧全貌从未有过了解,甚至有些篇名都不知如何翻译为好。与日本早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就完成了铃木一郎主译的《古代罗马喜剧全集》普劳图斯编四卷本相比,我们只有《古罗马戏剧选》(1991)所收王焕生、杨宪益两位翻译的普劳图斯四部作品而已。此全集每部作品前皆有学术性的短篇导读,行文中有适当的注释。不言微言大义,也和史料价值无关,就是很好的文学翻译典范。(张治)

    《两个故事》,(奥)罗伯特·穆齐尔著,张荣昌译,漓江出版社20 15年7月版,18 .00元。

    《没有个性的人》过于庞大,不如先读短一点的吧,我是带着这样的心情,翻开了《两个故事》,以为会比较轻松,但是错了,穆齐尔智识的浓密度并不因篇幅的短小而有所稀释。读这本差不多写于百年前的《两个故事》,就像经历了一场冒险,障碍重重,冲过去了,看到的是一片豁然的光景,惟有天才中的天才如穆齐尔者才能带领我们走到这样的境地。《两个故事》中,个人尤喜首篇《爱情的完成》,它大概讲了这么一件事情:一个已婚妇女似幻似真的出轨欲念。天知道,这样苍白的简介抹杀了多少文字的光彩。在《爱情的完成》中,穆齐尔描摹了一种“白昼的语言”所不能尽述的欲念辩证法,将与每个人都相关的坚实的、残酷的、同时也让人平和的真相呈到我们面前,其探求之幽深,非亲身拜读不能领会。(卢德坤)

    《巴塞尔姆的60个故事》,(美)唐纳德·巴塞尔姆著,陈东飚译,南海出版公司2015年8月版,58 .00元。

    在《巴黎评论》杂志和巴塞尔姆做的访谈中,采访人问了巴塞尔姆一个尖锐的问题:“我想你是一个负责任的艺术家,但你的作品里尽是反讽、玩笑式的变形、陌生的声音、碎片。在这一切对于直接性的回避中,责任体现在哪里?”巴塞尔姆答道:“被避开的不是直接的东西,而是那些过分正确的东西”。何谓“过分正确的东西”?表面化的现实、简单粗糙的道德判断、早已被磨损的叙事形式、熟悉陈腐的语言,这些或许都是。这一点大约是所有现代主义者都迫切感受到的,包括卡夫卡、乔伊斯、伍尔夫、贝克特、博尔赫斯、卡尔维诺。我是将巴塞尔姆的作品放在前述这些作家的谱系中来读的———他们将形式的新颖与有效看作作品道德义务的一部分。而且,和这些现代派大家一样,巴塞尔姆作品中的现实关怀是清晰而深刻的,只要我们懂得耐心去读,带着自己的全部想象力与感受力去读。(吴永熹)

    《秘密金鱼》,(美)大卫·米恩斯著,唐江译,上海人民出版社20 15年8月版,36 .00元。

    美国作家大卫·米恩斯,中国读者可能相对陌生一些,短篇集《秘密金鱼》是他第一本介绍过来的著作。现代文学,百分之九十以上,都可称之为“我”的文学,张扬个体是首要目的。大卫·米恩斯偏离这条“主流”,他张扬的,是一种泯灭自我的文学。大卫·米恩斯笔下的人物或非人物(《秘密金鱼》中有以沼泽沉尸、金鱼为叙述视角的小说都以一种活死人的姿态行走于世界,人被物化,物掌控人世。我想,应该以两种角度同时看待这种物化:物奴役我们,我们不妨亦以物的姿态反击,因为被张扬太过的自我,未必不在增强物的奴役。变成活死人,挣脱自我,反而可能挣脱物的奴役。因此,大卫·米恩斯的路数虽然“非主流”,但却抓住了我们的时代性,并提供一条可能的反抗之道。(卢德坤)

    《几乎没有记忆》,(美)莉迪亚·戴维斯著,吴永熹译,重庆大学出版社2015年1月版。

    《几乎没有记忆》受到热烈追捧令人吃惊。莉迪亚·戴维斯写作的先锋性如此之强,连她在《纽约客》发表过作品的父母都不太受得了,而中国的读者愉快地接受了她,这说明我们的饥渴是何等盛大。她那些锋利、柔弱、温暖但又包含着狂欢的速写类作品不谈了吧。那篇最像小说的《伯道夫先生的德国之行》,它足以与博尔赫斯的《乌尔里卡》抗衡。两者比较,乌尔里卡是挪威人,海伦是“高大华贵的挪威人”。写性爱两人都采用精确而反常的写法,博尔赫斯的“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占有了乌尔里卡肉体的形象”成了案例。而戴维斯的海伦不再“轻盈”。她是“高贵而笨拙”的,她的“屁股”、“服从”、“例假”与“血”……处处都在反驳博尔赫斯对女性的抽象。也许在她看来,抽象即污蔑。(曾园)

    《无声告白》,(美)伍绮诗著,孙璐译,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2 0 15年7月版,35 .00元。

    长篇小说《无声告白》以悬念式叙事手法,讲述美国少数族裔的心灵遭遇,拷问美国史上的种族、性别、性向歧视等问题。莉迪亚突然失踪(死亡),为身边的人提供了反省人生的机会。小说看似是破案,实则陈述人生悖论。作者骨子里的想法很悲观,现实中没有一条路让莉迪亚成为自己,尽管她以自己的牺牲换来了生者的警醒,但现实中有太多的障碍,使太多的“自己”找不到“自己”。种族、性别、性向歧视,这些,是外在的障碍,是可以通过平权的方式得到改善的障碍,那些来自生活内部、人性深处的局限,才是更大的障碍。因此,《无声告白》超越了革命的平常话语,为世人展示了“找到真正的自己”的永恒话题。在革命与生活之间进退自如,《无声告白》于激烈叙事面前保住了优雅的仪态。(胡传吉)

    《火星救援》,(美)安迪·威尔著,陈灼译,译林出版社2 0 15年10月版,38 .0 0元。

    由于改编电影的叫好又叫座,无疑成为年度科幻小说,但在电影上映前,我就认定这是我近年读过的最佳科幻小说之一。小说洋溢着浓浓的技术范儿,主角被困火星,不怨天尤人,不自暴自弃,不多愁善感,以工程师的思维解决一个又一个问题。主角如此,作者也是这样,几乎没有闲暇让主角独对残阳,感受孤寂。这种完全摒弃文青情调的“技术至上”乐观主义精神很少见,不腻腻歪歪,所以让人顿觉爽利。但是就在这样的埋头苦干之中,自有一种动人在。而作者依靠电子出版写出一本畅销书的现实事例,也可以为我国的出版界带来不少启示,想一想我们应该发掘什么样的作者,我们应该追捧什么样的书。(桥东里)

    《你一生的故事》,(美)特德·姜著,李克勤等译,译林出版社2015年5月版,36 .00元。

    读者可从几个层面感受到特德·姜小说的魅力:首先,是科幻小说那种构建一个完整幻想世界、层层推进又环环相扣的吸引力;其次,是这些小说的哲学与人文内涵。这些小说并不纠结于花哨奇异的科学幻想设定,它们探讨的常常是与人类生活息息相关的重要命题———数码体(人工智能)怎样与人类相处,数码体时代人类的情感网络和交流模式是怎样的?对一个不按时间顺序感知世界的外星人物种而言,语言的结构会是如何?信仰上帝到底意味着什么?当我们对公平、奖惩、是非善恶的理解与宗教教义发生冲突时,我们如何选择信与不信?不论中外,当下的纯文学作品每每给人一种壅塞琐碎之感,反倒是特德·姜这样的小说更能刺激人对宗教、时间、意识、历史等大问题的思考。(吴永熹)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