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西喜马拉雅的天路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5年12月20日        版次:GB18    作者:尼佬

    驴族

    ●尼佬

    回想起来,我们在列城的日子是金黄艳红的,即使刚刚迎来了第一场雪,从谷地的任何一座寺庙望下去,仍会见到一阵眩晕的秋色,灿烂如霞,好像一万年都是这样子。

    然而小城一天比一天冷清,因为他们之中的很多人,家里是在遥远的,与列城只有小路相连的深谷里。此时再不回去,等雪落之时就来不及了。旱獭们赖在洞里,羚羊们下到谷地,整个山脉成了雪豹的领地。所有的人,都应该呆在谷地里,与家人一同喝茶、饮酒、做馍馍、过年。直到第二年春暖花开,帮家人耕种一阵后,雪化之后才出来。

    我两次前往街市中的喜玛偕尔邦公路客运局,试图买列城—马纳利的长途巴士票,都吃了闭门羹。最后,卖纪念品的大爷告诉我,10月3日后,这趟巴士就停止营业了。

    列城到默纳利的高山公路,堪称亚洲继新藏公路外最艰险的一段,如果你曾看过印度喜马拉雅地区的地形图,就会明白古代拉达克与外界交往贸易的艰辛。从北到南,几道东西向的崇山峻岭,把雪域分成一个个的小王国。谷地之间相隔的山脉常超过五六千米。尤其是赞斯卡谷地,我依然记得在玛尔卡谷地徒步的时候,依雪指着印度河对我们说:从这里徒步到赞斯卡,需要12天。

    于是,在修筑这条世界最高的公路时,跨越赞斯卡地区的崇山峻岭就成了一个大难题。最后修出来的结果,最高的三个垭口,全部在赞斯卡地区,也就是拉达克和喜马偕尔邦的交界地。

    正因为河谷是东西向的,所以列城谷地一直是联系拉萨与喀什、拉萨与克什米尔的中转站,尤其它与阿里地区的古王国们有着剪不断理还乱的层层关系,至今仍与藏北共享着相当接近的宗教与文化。印度河下游的锡克教徒在旁遮普建立的王国攻占兼并了克什米尔和拉达克,才使得这两个喜马拉雅的王国被英国纳入势力范围,最终成为现代国家印度的一部分。

    只能搭乘早上6点就出发的吉普车。当我们回头也见不到列城的金黄谷地后,吉普车奔向平均海拔超过4000米的山路,以超乎想象的迅速,下午3点不到就翻过了最高5328米的塘朗拉垭口。

    列城原本已经极其干涸了,没想到车上了4000米海拔的路面后,更是一片荒芜的高原景象。茫茫天地间,只有蓝天和尘灰。偶尔经过冰雪融化的水流地段,破败的残桥基本不能称之为桥,吉普车通过的时候,我们只好下车步行。可想而知,能踏上这条道的印度人,要么胆子大,要么钞票多到能支付好车的费用。

    和西藏的公路比起来,印度的这条雪路大部分路段算不得太差。唯一的不同可能在路边食店,从拉萨驾车到阿里,一路上都可以找到正经饭店,而从列城到两邦交界处,基本都是无人区,只有两三个帐篷点,有不少临时帐篷卖家在这里提供简单的餐食。

    下午开始从高原地貌进入高深的峡谷,原来的荒原逐步被山坡上的丛林取代,可是这时已开始天黑,在一片不可见的谷与河中,我看见一串串的灯火,仿佛散发着玛萨拉奶茶的香料味。

    从天上到了人间,我又回到了那个熟悉的印度了,不过要真正坠落到2000米以下,还有一天一夜的路程,茫茫黑夜的悬崖行车,亦是印度极地旅行难以忘怀的一部分。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