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宋僧史略》并无“金陵刻经处刻本”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5年12月20日        版次:GB15    作者:高山杉

    《大宋僧史略校注》,赞宁撰,富世平校注,中华书局2015年3月版,32 .00元。

    高山杉 学者,北京

    读中华书局新出《大宋僧史略校注》,见校注者在“前言”中提到所用主要校本中有金陵刻经处刻本(简称金陵本)。我把他的原话抄一下:

    此外,还有金陵刻经处刻本。此本没有法道《重开僧史略序》,也没有《绍兴朝旨改正僧道班列文字一集》,是“纯粹”的《大宋僧史略》。没有具体的刻印时间,也没有说明所据之底本,但在刊刻中,亦有校正。一九七七年,台湾新文丰出版公司以此本为底本,合《相宗史传略录》、《求法高僧传》为一书,影印行世。(“前言”,第7页)

    第一眼看到新文丰影印的《大宋僧史略》,我就觉得其底本绝不会是金陵刻经处刻本,因为那种较为瘦长的字体应该是某一时期的支那内学院刻本所独有的。经过检索,发现支那内学院的确在民国二十二年(1933)六月刻印过《大宋僧史略》。再取此内学院刻本与新文丰影印本对勘,能够看出二者在字体和版式上完全一致,就是同一种版本。内学院刻本后面还有一篇刊记,详细交代了施赀刻经人,刻经所支款数,以及刻经时间和机构等信息。其全文如下:

    释虚云施赀四十元,妙导十元,宽定尼(祈求清吉)、宽禅尼(回向净土)、能知尼(祈求清吉)、能见尼(父母生西)、宽量尼(为求智慧)各施十元,罗郁彬十元,陈善圆(为求智慧)十元,共一百二十元。

    又熊中和二十元(祈妻平安),周启琪二十元(回向厚甫公除障生西),王恩洋五十元(借愿待还),共九十元。

    敬刻《僧史略》三卷,连圈记字三万零六百二十八个,扣洋二百零二元一角四分四釐八毫,签条尾页功德书二十部,实共支洋二百一十元。

    民国二十二年六月支那内学院识。

    由于这篇刊记在新文丰影印本及其底本中没有出现(否则校注者就会知道刻经的机构和时间了),遂使校注者认为该本“没有具体的刻印时间”,甚至还错误地推测它为金陵刻经处刻本。至此,所谓《大宋僧史略》金陵刻经处刻本的说法已不攻自破,应该改称支那内学院刻本。

    支那内学院刻本《大宋僧史略》,金陵刻经处如今还在影印发行,很容易从网上购买,我自己就有一部。和新文丰的影印本一样,金陵刻经处的影印本也是把支那内学院的刊记给删掉了。金陵刻经处在重新刷印或影印其他刻经机构的经书时采取的这种删掉刊记的做法不仅限于《大宋僧史略》一书,很容易造成混乱,大家在使用时应该多加小心。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