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胡适的“大都会”之约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5年12月20日        版次:GB15    作者:申闻

    申闻 学者,苏州

    雪虬轻骏步如飞,一练腾光透月旗。应笑穆王抛万乘,踏风鞭露向瑶池。

    这是唐代诗人陆龟蒙描写唐玄宗爱驹“照夜白”的诗句,唐代名画家曹霸及其弟子韩幹均曾为之写照,宋人武衍(朝宗)有《韩幹照夜白》二首,即为韩画而发。历经千年,而今唯有韩幹所画一马传世,现藏美国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The M etropolitanM useum of Art)。

    今秋十月,在北京故宫的“石渠宝笈”大展即将落幕之际,大洋彼岸的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为庆祝亚洲部成立一百周年,特意举办馆藏中国书画精品展正好开幕,且将延续到明年四月。此次展览囊括唐五代、宋元明清历代重要作品百余件,其中最令人向往的无疑是韩幹的《照夜白图》。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亚洲艺术部主任何慕文(M axw ellK . H earn)著《如何读中国画: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藏中国书画精品导览》(2015年9月北京大学出版社)中译本新近出版,封面上印的就是“照夜白”。

    何炎泉在《书法美术馆巡礼》中,曾提到“大都会博物馆于1973年才开始收藏中国书画,为美国几家美术馆中起步最晚的”,可能是基于大都会正式系统收藏中国书画的认识所下论断,却并非那么坚绝,不容置疑。

    最近读胡适与韦莲司(EdithC lifford W illiam s)的交往本事,两人于民国三年(1914)六月相识,一见倾心。次年(1915)一月十九日因参加会议,胡适有波士顿之行,特意到纽约与韦莲司会面。二十日抵达波士顿后,他便参观了哈佛大学美术馆、波士顿美术馆。二十一日上午,胡适再访波士顿美术馆,由远东部富田幸次郎导览馆藏中国宋元书画五六十幅,如旧题董源《平林霁色图》、宋徽宗摹张萱《捣练图》、陈容《瀑龙图》(似即《九龙图》)、夏圭《山水》(疑即《风雨行舟图》)、周季常《五百罗汉图》等,近百年后方才重回故国,于二〇一二年现身上海博物馆“翰墨荟萃”特展。不得不感叹,胡适当年的眼福,让今人健羡。十九日下午三时,胡适“去波士顿,晚九时至纽约。以电话与韦莲司女士及其他友人约相见时”。

    民国四年(1915)一月二十二日,胡适至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如约与韦莲司相会。胡适日记载:

    至纽约美术院(Th eMetroD olitan Museum O fA rt),韦莲司女士亦至,导余流览院中“尤物”。女士最喜一北魏造像之佛头,其慈祥之气,出尘之神,一一可见。女士言,久对此像,能令人投地膜拜。此像之侧,尚有一罗汉之头,笑容可掬,亦非凡品。院中有中国画一集,皆福开森氏所藏,今日乃不可见,以新得B nejam in A hm anC ollection方在陈列,占地甚多,不得隙地也。

    午后一时,至女士寓午餐,遇JohnWardY oung君夫妇,皆韦莲司家之友也。

    两天后,胡适乘车回到绮色佳的康奈尔大学。此次“大都会”之行,胡适似乎沉浸于爱恋之中,一心在意韦莲司小姐的言行,而不像参观波士顿美术馆那般,对藏品有详细记录。在胡适日记中,他将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称作“纽约美术院”,之前的文章已如此。时至今日,研究胡适的文章中,也将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写作“纽约美术院”。

    大都会之行,胡适似乎只看了中国的造像,而在认识韦莲司四个月之后的民国三年(1914)十月二十四日,日记中就说道:

    韦女士归自纽约,以在纽约美术院所见中国名画相告。谓最喜马远《山水》一幅。此幅余所未见,他日当往访之。纽约美术院藏中国名画九十幅中,多唐宋名品。余在彼时,心所注者在摩根所藏之泰西真迹二十九幅,故不及细观他室,亦不知此中乃有吾国瑰宝在也。今承女士赠以院中中国名画目录一册,内如唐裴宽《秋郊散牧图》,宋夏珪《山水》(疑是仿本),元赵子昂《相马图》,五代顾洪忠《醉归图》及宋神宗赐范文正画像(上有熙宁元年敕,乃伪作也。范仲淹死于仁宗皇祐四年[1052],熙宁元年[1068]在十六年后了。疑此像亦是伪品。十九年二月廿五日记),皆甚佳。又有东晋顾虎头(长康)《山水》一幅,当是伪作。

    上文曾刊于《新青年》,后经胡适修改,冠以《纽约美术院中之中国名画》一题,收入《胡适留学日记》。他提到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当时已经有中国古画九十幅,并有目录流传,与今年大都会的百年纪念展,相映成趣。百年以前,胡适的“大都会”之约,已成往事。恐他料想不到,百年以后,国人会为中国名画而非异国美人,相约大都会。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