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鸦片的危害到底有多大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5年12月13日        版次:GB18    作者:黄明清

    《鸦片战争》,蓝诗玲著,刘悦斌译,新星出版社20 15年7月版,定价:78 .00元。

    蓝诗玲的《鸦片战争》一书里,提到了关于鸦片的不同看法——— 当代中国人对鸦片的普遍立场,是认为鸦片是邪恶的外国人强加给中国无助无辜者的道德毒品。但蓝诗玲《鸦片战争》一书认为:“事实的真相是,它是双方费心劳神、互相勾结的产物。”

    这要从鸦片是什么时候出现在中国说起。书里有详解———

    鸦片最初来自“西域”,中国医学手册对鸦片的最早记载在8世纪上半叶。它可吃可饮,可磨碎,煮熟,加蜂蜜,泡茶,与生姜、人参、甘草、冬虫夏草等等混合使用,用来缓解腹泻和痢疾、关节炎、慢性咳嗽、体质虚弱等各种病痛。到11世纪,鸦片被认为能控制射精,能使男子回精补脑。在明代,添加了鸦片的壮阳药风行一时——— 这可能是明代皇帝死亡率高(明代总共16个皇帝,11个没活过40岁)的原因。1958年,明朝最后一个皇帝、患忧郁症的万历皇帝的陵墓被发掘,他的骨殖中被发现含有吗啡——— 大胆的明宫厨子甚至尝试着用旺火炒吗啡,把罂粟籽精加工成凝乳,用它来代替豆腐。鸦片是明朝灵丹妙药“大金丹”,用于治疗牙痛、跌打损伤和房事不举。但鸦片的缺点更显而易见———它会摧毁身上正常的人体反应,让人成瘾,吸食过量会窒息而死。

    即便如此,鸦片文化还是成了当时的中国上层阶层茶余饭后的时髦享受,青楼卖唱生意场上的主要润滑剂,有脸面的人待客时的必备之物,皇帝及其家人在皇室生活中减轻压力时最喜欢用的东西。惊诧不已的毛姆在1922年中国鸦片毒患最严重时候,曾形容鸦片烟馆像是个“温馨的啤酒馆”,在这里,一帮臭味相投的朋友可以喝着茶、吃着中式小点心,享受一两锅文明烟。

    对鸦片的依赖,让清政府白银数量锐减,导致清朝内忧外患。但国力的锐减,更与清政府长期以来允许自己依赖外国供应白银的财政结构息息相关:

    清政府长期通过在菲律宾的贸易,或通过对欧洲的出口贸易,来从南美洲进口白银。但1810年代和1820年代的拉丁美洲独立运动,导致全世界白银产量减少了56.6%。

    可见,世界白银供应的严重萎缩才是主因。只是人们更愿意把鸦片看作是所有麻烦问题的替罪羊。朝廷里两派势力,一派是忧心忡忡、焦躁不安的皇帝,一派是有抱负的道德说教者小集团,他们之间进一步不幸的冲突,导致了1839年与英国的对抗。□ 黄明清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