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塞维林花押一览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5年12月13日        版次:GB16    作者:安行

    塞维林花押。

    ●安行票话之三十一

    安行 收藏家,上海

    塞氏花押

    在中国书画的落款中常出现一种非字非画的标记,是作者个性化签名,称为花押。西方艺术家常用由自己姓名字母组合的标记作为花押,称为Mono-gram,区别于表示家族出身与贵族身份的纹章(H eraldic)与盾徽(C rest)等图案标记。最知名的Monogram莫过于“L V”(LO U ISV U IT T O N )品牌商标。

    塞老夫子在花押使用上完全不似路易威登那般从一而终。K lausWitte编著的《E x l i bri sMon og ram m lex ik on》(《藏书票花押词典》)记载的马克塞维林花押就有12款,而实际上另有五六款花押式样未被收录书中。

    塞氏花押引我关注缘自一次捡漏。那时塞维林藏书票全图录尚未出版,部分早期作品与稀有品种由于从未现世,多数藏家无缘一见,只能从作品清单的主题描述中一窥大概。一次我于abebooks.com上闲逛,见到一组藏书票售卖网页,鬼使神差地点击了其中一枚作者佚名的古堡主题藏书票放大图版。只见木口木刻技法之下巍峨的古堡立于荒原中,阴霾天空中一群苍鹰萦绕四周。正兀自品味这苍凉之美,忽然书票左下角狂风乱草丛中一只飞鸟映入眼帘,细看之下居然是M S花押,惊讶之下当即核对清单,这枚与塞维林一贯风格大相径庭的书票居然真是编号57号作品。捡漏之后,我更是悉心留意塞维林花押种种。

    塞氏花押众多,根据图案构成大致可分为名字押与M S组合押两类。名字押顾名思义,图案即塞维林名字大写体“SE V E R IN”,是塞老夫子最早使用的一种花押字。在我藏品中一幅绘于1920年的水彩作品上便已出现此押,塞老夫子时年仅14岁。另一种M S组合押则是马克塞维林对自己姓与名缩写M S采用左右并列、上下叠加及嵌合为一的图案设计,并辅以对字母形体异化所衍生而成。

    这些塞氏花押结构从简单排列到巧思布局;字体从呆板稚嫩到银钩铁划,宛如一枚枚见证塞维林自青涩画童成长为匠作大师的印迹。它们隐匿于图案中,静待藏家发现,告知其设计师何许人也。

    不过对于藏家而言,能第一时间在书票上找到塞氏花押也是一项考验。仕女衣袂角、海滩砂砾堆、林间草花丛、珍本书脊处、箴言条幅侧甚至器物纹理间处处都是这些小小精灵藏身处。而塞老夫子在使用上又一向恣意而为,毫无规律可言,既非按书票题材分类用押,也未照制作年代顺序沿用。对照查阅《塞维林藏书票全图录》,同一时期的书票上,花押或是展翅飞鸟,或为折翼蜉蝣,更有可能幻化扭曲毛虫从你眼前爬过,不过却也有个别无押异类。

    塞维林无花押藏书票可大致分为两种情况。第一种是早期雕刻作品,彼时塞维林尚未出道,设计与雕刻作品也未形成体系,且技艺未精,完成图案雕刻已是勉强,少数几款更是需印后补写票主名讳,想要于票面雕刻细小花押恐是有心无力,故早期藏书票大部分都未有押印。第二种无押票则多是图案简单或是家族纹章之类的藏书票。这类书票不加押字应该是塞老夫子考虑到不破坏书票整体画面感,特别是纹章藏书票,一字一物都有寓意,微末细节俱有讲究。塞老夫子自持主次分寸,故隐去花押。直至晚年塞氏花押才出现在某些同类型藏书票上,我认为应是票主推崇塞老夫子,特请押之。

    塞维林除了上述两种花押,还有一种专用押字,图案是方框中一枚三叉枝桠。此押从不单独出现,只与M S组合押共同使用,是塞维林春宫主题作品专用标记。不过在春宫藏书票上出现的概率并不高,主要用于塞维林春宫雕版插画的标示。

    塞维林藏书票主题包罗万象,图案又异彩纷呈;不过纵然塞票五百款,只要押字记心间,一切尽可在掌握!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