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黄苗子、郁风在汕头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5年12月13日        版次:GB15    作者:许习文

    黄苗子、郁风、吴南生等人观看方以智书法册页。

    许习文 收藏家,广州

    时间过得真快!黄苗子先生离开我们已经三年多了!我常常记得十年前有幸追随他和夫人郁风在汕头小住的那一段难忘的时光。

    那是2005年的春间,92岁高龄的苗公和夫人郁风应吴公南生之邀,来到汕头。我奉命前往汕头迎候他们。苗公是第一次来到汕头,但潮汕对他们来说并不陌生,他们有不少朋友就是从这里走出去的。如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在文艺界朋友中声名赫赫的“二流堂”堂主唐瑜就是汕头人。

    苗公、郁风二老都是书画名家。元月六日,我们首先来到汕头市博物馆欣赏馆藏书画。苗公对明末方以智临褚河南虞永兴的一套行书册页赞不绝口,建议博物馆出版单行本,他自告奋勇答应写篇序言。但后来回京,可能事杂,加上身体每况愈下,这件事也不了了之。当他看到老朋友黄永玉画赠吴老的那件荷花长卷时,如见故人,为之摩挲良久。这件作品是1996年吴老筹资为家乡建校,而举办拍卖会中的一件拍品,为黄永玉平生杰作。后被香港林伯欣先生竞得,捐赠于汕头巿博物馆。吴老见卷首尚空,遂请苗公题写引首。苗公略一沉吟,提笔写下“仲夏夜之梦”五个篆书大字,与画面交相辉映,合成完璧。由于身边没带印章,我急忙打电话请汕头青年篆刻家陆泽明为苗公刻方名章,一个多小时就刻好送来,大为苗公激赏,在画上盖后一并送与苗公。

    在汕头期间,我们还参观了潮阳。潮阳是吴老的故乡,当年他就是从这里走上革命的道路。潮阳也是人文渊薮之区,文光塔下,立着电影先驱蔡楚生先生的一尊铜像,像后纪念碑,碑文为夏衍所撰,吴老所书。苗公和郁风也与蔡楚生有旧,所以夏衍的这篇碑记便是由苗公代为起草的。离开文光塔,一路来到海门莲花峰。莲花峰是潮阳历史名胜,宋末文天祥勤王兵败,一路南来,登莲花峰眺望帝舟,但见烟水苍茫,渺不可极,遂拔剑刻“终南”二字,传恨千秋。历代文人墨客题咏甚夥,吴老请苗公也为莲花峰题字,以壮山色。苗公马上应允。回京后,专门写下“正气千秋”四个擘窠大字,托我带来海门,而今已在峰头勒石,供游人景仰。

    在汕头居停的那几天,刚好杨振宁与潮汕姑娘翁帆结婚的消息见诸报端,苗公阅报哈哈大笑,说:“潮汕真是个罗曼蒂克的地方,前有萧乾,后有杨振宁”!萧乾也是苗公好友,曾任中央文史馆馆长。上世纪二十年代末,年仅十九岁的萧乾因闹学潮遭缉,只身来到汕头,进入礐光中学教书。在这里与一名萧姓大眼睛姑娘相恋,后来写的自传体长篇小说《梦之谷》即记其事,其地在今之礐石。直到1987年,萧乾重来汕头,当他得知当年的恋人尚在,特意委托夫人文洁若登门拜访,离汕后,文洁若写下了《梦之谷中的奇遇》,成为文坛上的一段美谈。

    当苗公、郁风得知老朋友、上世纪三十年代一起从事抗日救亡工作的电影先驱陈波儿的故居就在离汕头不远的潮安、潮州西湖立有她的铜像时,他们执意要前往凭吊一番,出发前专门买了一束鲜花,在陈波儿的像前,他们久久端详。郁风掩抑不住激动的心情,噙着泪光低声喃语“波儿,我们来看你了”!

    他们还来到了西湖边上的涵碧楼,参观了周恩来纪念馆,追抚往事。皖南事变时,国民党准备封闭八路军办事处和《新华日报》,抓捕周恩来、董必武等共产党代表,苗公得知消息,及时通知周恩来,把这消息在延安公开披露,迫使国民党终止计划。当时邓颖超感激地握着苗公的手道谢:“共产党不会忘记你的”!在周恩来的照片展中,郁风指着周恩来在鲁迅逝世十周年大会上讲话的那张照片说:“后面这张鲁迅的照片就是我们画的”!

    在汕头期间,刚好郁风的新著散文集《巴黎都暗淡了》出版不久,她便交代我去书店找了几本,签名赠送友人。她对该书封面的颜色不太满意,便自己掏钱,专门加印一页包装封面。回京后,还特意把那张封面寄来给我。

    苗公、郁风二老在汕头只停留了短短七天的时间,但潮汕独特的文化却给他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每当去北京,照例去府上拜谒时,他们都会提及这段难忘的时光,而且约定,有机会一定再次重来。但不久郁风先走,苗公数年缠绵病榻,一切就无从谈起,只留下无穷的念想。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