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发丹阳尹

——— 写在《金庸识小录》边上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5年12月06日        版次:GB16    作者:李军

    《金庸识小录》,严晓星著,中华书局2012年8月版,27 .00元。

    李军 学者,苏州

    崇川友人严晓星有《金庸识小录》,颇受“金迷”欢迎。近读俞樾《春在堂诗》,瞥见《用洗蕉老人除夕诗韵述怀》,忆昔在沪上见清末刻本《润州杂咏》一种,戋戋小册,收诗无多,分两部分,界限明显。前半应是在苏北海州(今属江苏连云港,诗中言及朐山)任学官时所作,后半为镇江为官时诗。中间不相连属,界限分明。题作《润州杂咏》,不知何据,或是后人据内容所拟,撰者竟付之阙如。久疑其或为金庸祖父查文清遗诗。

    《杂咏》前半部分最后一题为《留别郑蔚南张肖岩两广文》,是离开连云港时惜别之作。后半部分第一首题为《纸鸢步洗蕉老人原韵》。俞樾《春在堂杂文》中有《故湖南巡抚恽公继室戴夫人墓志铭》:

    夫人浙江归安人,戴氏。生而明慧,读经史,通大义,喜论史事,诗词其绪余也。年二十三,归中丞公为继室。……侨寓吴中,中丞于寓庐西偏筑一小园,名曰云圃。圃有老栎树,慨然曰:吾即栎也。因署曰栎存草堂。又为夫人筑室,曰洗蕉吟馆。夫人晩年自称洗蕉老人,以此也。花晨月夕,每与中丞唱和其中,不复知有今昔升沉之事矣。

    可见,洗蕉老人是清末湖南巡抚恽世临(1817—1871,号次山)继室戴氏,晚年侨居吾吴。民国间,王蕴章撰《然脂余韵》,卷二选戴夫人名作《落叶》诗四律,前有小传云:

    乌程戴清,又号洗蕉老人,阳湖恽次山中丞之继室也。寄寓苏州,喜作打铜旗之戏,故苏人称为打铜旗之恽老太太。著有《洗蕉吟馆诗词钞》。

    俞樾《春在堂诗编》丁巳编有《落叶》四律,明言“次洗蕉老人韵”,时在同治七年(1857)。数十年后,王蕴章作诗话,所选与曲园无异。《纸鸢》一题,为女诗人集中常见者,《杂咏》作者应与戴清约略同时或稍后。

    《杂咏》后半第二首起,依次为《郊行》《得雨口占用三弟干臣留别韵》《雨后途中纪事》《舟中即事有感》《途中感述》《午行即景口占》,皆是往来地方巡查时随兴之作。此后《润州纪事竹枝词八首》《往乡勘案舟中放歌兼呈可庄太守用古通韵》《王可庄太守以诗送行即步元韵》《交卸润州感述》四题,是作者离职之记录。

    查文清(1851—1923),字沛思,号沧珊。浙江海宁人。先祖于元至正间从安徽婺源迁居海宁,历明清两代,家世儒素。七世祖查昇(声山),官至侍讲学士,以书法名世。文清本人中光绪十二年(1886)进士,曾任镇江丹阳知县。光绪十七年(1891)四月,因发生百姓捣毁教堂,杀死洋教士案,被奏劾革职。时任镇江知府的王仁堪(1848—1893),是王世襄的伯祖,即前诗中的“可庄太守”。教案发生时,王仁堪刚到任未久。《往乡勘案舟中放歌兼呈可庄太守用古通韵》一诗云:

    四客京口今主人,我道金焦是旧识。到官何当半日闲,夜坐堂皇案尘积。簿书丛里丹灶依,烦剧何堪复病剧。辜负名山到眼前,欲往从之不可即。感时长怀民社忧,伏莽未清盗充斥。讹言蜂起簧鼓深,欲痼吾民衅吾国。侥幸一邑托稍安,长揖归来权影息。

    从“讹言”、“吾国”、“吾民”诸语,隐约感到,所谓乡间勘案,似乎就是处理丹阳教案。涉事官员中,首当其冲者便是查文清。光绪十七年(1891)八月初五日,刘坤一《办结江苏镇江各属教案折》云:

    臣坤一迭次剀切示谕,饬令各属传集地方绅董,各向就地居民传谕诰诫,毋得轻听浮言,妄生猜忌。各该县未能先事豫防,究属咎有应得。苏属案系由丹阳首先滋事,将该县查文清甄别参革。署无锡县刘树仁、署江阴县孙贻绅、阳湖县叶怀善、金匮县汤曜,均摘去顶戴。代理如皋县莫炳琪,到任甫及三月,予以记过。并将该管汛弁一律摘去顶戴示惩。

    查文清离职返乡,读书作诗自娱。在《交卸润州感述》中有“弦歌有志总难成,草草深惭负此行。两岸青山应笑我,来时何暮去何名”之句,失落之情,宛然目前。据金庸回忆,祖父曾搜集先人诗,编为《海宁查氏诗抄》数百卷,已付雕版,但不幸未刻完就去世,因此没能刷印成书。只有十五页的《润州杂咏》,许是《查氏诗抄》中的零星散页,经有心人装订,得以传世。而今重读《杂咏》中润州各诗,又让人想起徐世昌所作像赞中那位“萧萧白发丹阳尹”。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