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葵文库往事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5年12月06日        版次:GB15    作者:苏枕书

    《南葵文库图书目录》(1913)书影。

    ●京都读书记之二十三

    苏枕书 作家,日本京都

    观天理图书馆藏《七经孟子考文》副本书影及京大人文研藏山井鼎手校闽刻本《十三经注疏》书影,均见“南葵文库”印鉴,遂有所留心。此名很容易联想到纪州德川家,因其领南方纪伊、伊势两国,又使用与幕府将军家相同的圆内三叶葵(“德川葵”)家纹。翻检明治四十一年(1908)发行《南葵文库图书目录》、大正二年编(1913)《南葵文库概要》等书,可知其大要。

    该文库创始人为纪州德川家第十五代主人德川赖伦(1872-1925)。赖伦原为御三卿之一的田安德川家第八代主人庆赖第六子,八岁过继纪州德川家第十四代主人茂承名下,搬入麻布饭仓邸。十三岁入学习院,成绩不佳,中学退学,转入山井幹六所办私塾读书。幹六即山井璞辅养子,为山井鼎后嗣。赖伦既承纪州藩之嗣,学于曾任职纪州支藩西条家的山井鼎后裔,也在情理之中。私塾名养正塾,设在饭仓邸内,同时招收旧藩子弟。可以想象山井家与赖伦的往来,应始于此时。据说旧纪州藩士多有不满赖伦学习成绩者,赖伦也颇为郁郁。明治二十九年(1906),尼古拉斯二世加冕式之际,赖伦随皇室成员赴俄观礼。后于巴黎告别众人,踏上欧美游历之旅,考察欧洲文明与教育制度,尤其留心图书馆建设。途中结识南方熊楠,并经其介绍,认识了孙中山。与当时许多有海外游学经历的贵族一样,欧美生活对赖伦影响甚巨。回国后,他即命人整理家藏图书,构思建设图书馆。

    学问之藩的纪州因依傍近畿学术圈,又靠近港口,自来藏书丰富。其中大量书籍在维新前已发派至江户赤坂的藩邸学问所,及和歌山藩校等地,以供藩士子弟学习。所谓藩邸,即常驻江户的武家从幕府得到的宅邸,颇类“驻京办事处”。各藩为教育藩士子弟,均设有藩校。成绩出众者,可领本藩助学金,游学江户。幕府亦有直属教学机构,著名的昌平坂学问所即为此。纪州藩在藩内设有讲释堂、学习堂、医学馆、明教馆、松坂学校,在江户藩邸有国学所(古学馆)、明教馆、兰学所等。维新后,幕府所有藩邸并江户城均由明治政府接收,纪州藩在赤坂的藏书俱移送至藩地伊势松坂,辗转之间,多有散逸。其中部分贵重书,又于明治九年(1876)奉纳于伊势神宫的神宫文库。除此之外,藩主身边尚留有两万余册藏书,这便是南葵文库最初的主体。

    明治三十五年(1902)四月,南葵文库竣工,地处东京麻布区饭仓町赖伦邸内,起先是为方便旧藩子弟读书,并不对外开放,书库利用率很低。后因藏书量扩大,遂扩建书库,并于明治四十一年(1908)十一月三日开放阅览,公开图书计58659册,均钤“南葵文库”之印。如此豪举,可谓传统书库向近代图书馆的真正转变。在大藏省印刷局发行的官报中,1908年10月10日有“文部省告示第二百三十九号”,云“私立南葵文库开设于东京市麻布区饭仓町”。出席公开仪式的有德川庆喜、板垣退助、后藤新平、鸠山和夫、下田歌子等各界名流。新收图书有江户藩邸国学所古学馆教头小中村清矩的五千册藏书,外务省编纂部坂田诸远的一万五千册藏书,众议院议员藏原惟郭洋书二千册,儒学家岛田篁村的一万余册汉籍等等。可注意者,是文库顾问山井幹六寄存的两千七百五十册汉籍。京大人文研藏山井鼎校《十三经注疏》即来源于此,有“昆仑”“山鼎之印”“君彝”“山井氏图书记”“南葵文库”等印,可见流传之序。“山井氏图书记”,应为幹六家所留,有推测云或为幹六养子山井良印记,未有确证。但至少可确定,这套《十三经注疏》,确由崑崙传至幹六一家,又进入南葵文库。在1913年《南葵文库图书目录》(276页)中,确能见到“《十三经注疏》(毛诗二册欠)”,注云“山井鼎校 嘉靖年刊”。

    南葵文库建筑采用当时一流理念及技术,照明、供暖、下水系统、电梯等设施均尽善尽美,专设妇人读书室,并有幽美庭园,足见赖伦游西之后的品位与心得,也可反映其时日人追求西洋公共文明的热意与努力。“第一书库书架为桧木制,与天井相接,深二尺,幅据各窗距离调整大小。楼下十六层,楼上十四层,共六十函,据书籍体型自由调整。设有玻璃窗,防止尘埃、湿气侵入……”令人神往。此外,南葵文库还时常举行各种文化讲座、音乐会、面向妇女儿童的趣味活动等等,开一时之风气。

    不过,个人的美意、完善的设施及先进的理念并不足以支持图书馆的运行,南葵文库管理不专业、部分设施形同虚设、图书利用率太低、耗费过巨等难题日益凸显,渐至步履维艰。凭个人之热情、一家之财力,的确很难支撑图书馆、博物馆等设施,许多私人文化设施最终都会交给专业机构管理运营,比照静嘉堂文库、东洋文库、书道博物馆、泉屋博古馆等处历史及命运,一望可知。

    时代急转,忽至大正十二年(1923),关东大地震的发生,彻底改变南葵文库的命运——— 东京大学附属图书馆在震灾中遭遇火厄,损失惨重,正为经营图书馆苦恼的赖伦遂趁此机会,将南葵文库大部分藏书一举捐赠东大附图。这在当时相当轰动,传为美谈。交接仪式于次年进行。1924年7月24日《官报》载文部省公告:“本月四日,于东京帝国大学受领侯爵德川赖伦寄赠东京市麻布区饭仓町六丁目十四番地南葵文库,呼为东京帝国大学附属图书馆分馆南葵文库。”南葵文库由东大附图接管,原有二十余名馆员绝大部分离职归乡。赖伦只带走一位旧馆员,及一部分与本家族渊源密切、难以割舍的善本,迁至代代木地区新筑的府邸静和园,新书房名九思斋。南葵文库图书搬运至东大后,建筑暂时作为纪州德川家育英组织的办公室,结束其短暂的二十余年私人图书馆生涯。对于赖伦本人及南葵文库旧人而言,此举必然情非得已,失落可想而知。但回头看来,对于图书而言,未必不是妥善的归宿。

    1925年,赖伦病死,被送往纪州藩菩提寺长保寺安葬。前番往长保寺访古,在墓园内遥望过他在这陌生的、名义的故土安眠的墓塚。

    1933年,赖伦之子、十六代赖贞(1892-1954)将南葵文库旧建筑原样移往神奈川南部滨海的大矶。赖贞爱好音乐,兴建南葵乐堂,邀请世界各地音乐名家到府中。然而乐堂的生命比文库更短暂。赖贞缺乏理财能力,一味豪掷私财,最终破产,不得不逐一倒卖家产,从府邸到各种收藏。1979年,热海伊豆山温泉旅馆“蓬莱旅馆”老板娘买下旧日南葵文库建筑,将之从大矶迁往热海,改建为旅馆,如今则是一家地中海风格的上品温泉酒店。有心人在酒店内发现吊灯上镌刻的三叶葵纹,是南葵文库一痕旧迹。整个故事讲完,真是很好的小说素材,令人唏嘘。

    有关南葵文库藏书,尚有诸多可论,且待别篇。暂提一笔,出海在外的山井良回国后,发现山井家寄存图书在自己不知情的情况下已一并捐与东大,遂认为是南葵文库管理人员交接时的失误,要求东大返还家族藏书。但交接手续已完成,东大自然不允,此事便不了了之。然而因缘有定,后来山井良整理自家藏书,发现有些珍籍一开始就未寄存南葵文库。而赖伦遗物中,也发现不少未曾交给东大的山井家旧藏。这些书籍后来复流往拍卖场,文首提到的两种,即在此列。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