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航海时代的海权争论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5年11月22日        版次:RB05    作者:王绍贝

    《塞尔登的中国地图》,(加)卜正民著,刘丽洁译,中信出版社2015年8月版,定价:42 .00元。

    王绍贝 自由撰稿人,汕头

    2009年,一幅罕见的中国地图在牛津大学图书馆揭开尘封已久的面纱,汉学家卜正民对包括地图在内的这一批塞尔登1659年捐献的档案进行了研究,惊奇地发现在整个17世纪上半叶,“塞尔登地图”是当时最精确的南海航海图。“无论是过去,还是接下来的400年中,都没有另一幅地图能够望其项背”。卜正民通过一步步推理小说式的研究、分析,揭示了塞尔登地图背后隐藏的惊人秘密,其推理的过程居然形成了对那个东方大航海时代的重构。卜正民以地图做引子来考察它所诞生的那个时代,带读者重新回到大航海时代,置身当日航海贸易的现场,展示了欧洲各国航海贸易全景画面,包括航海贸易路线、航海工具、明朝的海禁与走私贸易,甚至当日西方人对于海权的大争论。

    卜正民解读出来的“塞尔登地图”的密码主要有四条:其一,塞尔登地图是一幅由中国人在中国地区绘制的地图,地图上的中国包含的地理信息比图上其他任何地方都要多,但中国并不是这幅地图的核心,制图师是用一幅其他地方拿来的地图填充中国的位置,同时并没有努力尝试把地图的其余部分跟中国整合。对他来说,真正重要的是沿海,而不是内陆。中国并不是重点,却是一个起点。其二,地图令人震惊的准确性来源于先绘制航线,绘图师发明出一种天才的方法来勾画世界,这就是以海洋而非陆地作为出发点。这种方法帮助他部分解决了曲率的问题,催生出一幅令人震惊的地图。“塞尔登地图”其实是一张航海路线图,而图上的地形地貌都是事后加上去的,绘制结果的高质量,源于他的航线图中较高的数据质量。塞尔登地图上的罗盘图和比例尺透露出欧洲地图的影子,作者无疑是参考了欧洲地图的绘制方法,并见过欧洲地图。其三,塞尔登地图有一个磁场特征。绘图师无法解决曲率的问题造成了地图航线的偏斜,也不知道用投影法可以弥补地球表面的三维结构带来的偏差,于是他选择了作假,为了保证最重要的航线尽可能贴近它们真实的磁极方向,他不得不强行移动其他航线,使得它们在预定的交汇点看似合理地交汇。其四,塞尔登地图的作假存在一种模式,那就是在南海这片海域作假,因为这里没有为航海者所熟知的目的地,货船的领航员通常都是绕过南海,而不是穿过南海航行,因而南海的面积在塞尔登地图里萎缩了,假如这幅地图的绘图师出现在今天,他肯定会被我国外交部指控他侵犯了中国的海洋主权!

    卜正民还指出,塞尔登地图这一批档案出自约翰·塞尔登这位当时著名的英国海洋法学者绝非偶然,这里牵涉到塞尔登时代的一场海权争论。这场海权争论来源于荷兰与英国的海外贸易利益,新兴的资本主义国家荷兰依靠海外贸易迅速崛起,由于葡萄牙垄断了新加坡海峡所在地方的香料贸易,荷兰东印度公司与葡萄牙殖民者打起了官司,聘请了有“荷兰神童”之称的海牙国际法庭辩护律师格老秀斯来代表公司撰写法律简报,他参考了东印度公司提供的大量文献之后,超额完成任务,草拟出一本厚厚的题为“论捕获物与战利品法”的法学论稿,后来整理形成《海洋自由论》一书。该书一流入英格兰就遭到国王詹姆士一世的禁止,当时荷兰与英格兰的贸易竞争日趋激烈,英国抗议荷兰渔民一直在苏格兰东海岸外捕捞鲱鱼。1613年格老秀斯作为荷兰代表团的成员,赴伦敦就贸易争端展开磋商,他当着国王的面进行公开演讲,主张英荷两国应尽可能互相秉持友好的态度,根据各自意愿自由地发展贸易。作为一名宪政律师、国会议员和法律学者,塞尔登曾被詹姆士一世召见,当他听闻年轻的格老秀斯在国王面前的精彩表现时,他心里或许已经萌生了撰写《海洋封闭论》的想法。1619年他将此书手稿抄本呈交给詹姆士一世,他在书中提出英国的主权范围应当扩展到远至丹麦海岸的整个北海——— 跟中国目前对整个南海的主张如出一辙!

    在英国国王与议会的政治斗争中,塞尔登两次入狱,到了查理一世时期,国王为了强化英国海权,找到塞尔登的《海洋封闭论》,身处狱中的塞尔登只要出版该书,他就可以重获自由,塞尔登最终选择接受这个交易。《海洋封闭论》提出了两个命题:其一,根据自然法和国家法,海洋并不是为公共所有,而是可以像土地那样被私人占有,或者成为私人财产;其二,大不列颠国王是环绕该国的所有海洋的主人,这些海洋是大不列颠王国不可分割的永久附属品。《海洋封闭论》与《海洋自由论》针锋相对,但格老秀斯与塞尔登两位学者、同行却互相赞赏对方,他们都反对国家暴政,并且把法律看作是反对暴政的工具。两本书的出发点都是为己方利益辩护,他们的区别更多地在于服务的利益不同,而不是推崇法律的不同,英格兰和荷兰都宣称自己赢得了这场著名论战的胜利,但事实上谁都未能彻底说服对方。因此,今天的国际海洋法成了这两种观点的合体,既承认海洋自由又允许合理管辖,正是这两位伟人合力缔造了海事法律。当美国军舰进入南海巡航宣称这是在行使“无害通过权”,而中国外交部严正警告美国侵犯了中国南海主权的时候,我们仿佛听到了400多年前那场海洋应该是“自由”还是“封闭”的海权争论的回响。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