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青”的必读书来了!

《巴黎评论·作家访谈》第二辑面世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5年11月22日        版次:RB01    作者:朱蓉婷

    扫描二维码,关注“南方都市报—副刊”(微信号:nfdsbw hfk),文化新闻、大家、每日专栏、阅读周刊、漫画等诸多精彩内容,尽在掌中。

    book

    review

    weekly

    南都讯 见习记者朱蓉婷 美国著名文学杂志《巴黎评论》最持久也最具影响力的特色栏目“作家访谈”自1953年创刊号中的E.M .福斯特访谈以来,一期不落地刊登当代最伟大的作家长篇访谈,几乎收录了20世纪下半叶至今大多数世界文坛最重要的作家,经历半个多世纪,有人说,这是“世界历史上持续时间最长的文化对话行为之一”。在这些访谈中,作家们个性迥然,妙语连珠,他们坦露自己的写作癖好,谈论虚构与现实,聊自己的作品也评论别的作家,更时不时吐槽一下评论界和翻译界,借用美国作家科伦·麦凯恩的评价,哪儿还有别的地方能把世界上最伟大的作家和他们说过的智慧、荒唐、愤怒之言都集结到一块的呢?近期,由上海文艺出版社联合九久读书人策划的《巴黎评论·作家访谈》系列中文版第二辑上市,此前,第一辑曾于2012年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策划编辑彭伦向南都记者透露,该系列第三、四辑也将于明年和读者见面。

    树立访谈文体的典范

    《巴黎评论·作家访谈》最初冠以“小说的艺术”为题,逐渐扩展到“诗歌的艺术”、“批评的艺术”等,迄今已达三百多篇,成为这份文学杂志的招牌,也树立了访谈这一特殊文体的典范。访谈者从准备到采访,往往历时数月甚至跨年。作家们谈论各自的写作习惯、方法,困惑的时刻,如何克服困难,文坛秘辛……连奥尔罕·帕慕克也坦言自己受到了《巴黎评论·作家访谈》的影响,“在访谈中,他们聊自己的写作习惯,圈内秘闻,写作方法,脆弱的时刻,遇到困难是怎么克服的。我需要了解他们的经历,越快越好。”这些访谈妙趣横生的内容、重要的文献价值,令这一栏目本身也成为一个传奇。

    当被问及最喜欢哪一篇访谈时,策划编辑彭伦坦言虽然每篇访谈都很精彩,并且都能体现作家的个性,但冯内古特那篇由于其独特的个人经历而犹具亮点,他是二战老兵,曾在保吉战役中被德军俘虏,关押在德国城市德累斯顿,经历了德累斯顿大轰炸,亲眼目睹过地狱一般的战争场面,“他本身就是一个很好玩的人,再加上他谈到自己在德累斯顿大轰炸期间的那段经历,使得他那篇访谈是比较特别的一篇。”

    “像上了一学期的创意写作课”

    “如果你是一个年轻作家,或是有志想要开始写作的人,那么这本书对你来说将有着更为重要的意义。读这些作家的访谈就像上了一学期的创意写作课一样。”策划编辑彭伦说,“《巴黎评论·作家访谈》之所以受到这么多作家的好评,这么多作家愿意接受他们的采访,主要还是因为这些访谈围绕着创作、围绕着作品,这个对作家来说是比较愿意去谈的,这也是对真正的写作者最有帮助的地方。”

    比如,也许我们会好奇,作家需要一个理想写作环境吗?“我不用逃走。”艾萨克·什维斯·辛格说,也许人们会认为作家只有逃到一个遥远的岛上才能写作,实际上,“被人打搅是人生的一个部分。被人打搅是有用处的,因为你中断了写作,你休息的时候,你在忙着做别的事的时候,你的视角会发生变化,或者视野会变得开阔。”E·B·怀特更是直截了当地说:“一个等待理想写作环境的作家临死也写不了一个字。”

    中文版编选别出心裁

    《巴黎评论·作家访谈》每一辑收录16位作家的访谈,几乎每一篇都由不同的译者来完成,彭伦对此表示,这是为了尽量保证译者对作家和作品的熟悉,于是每一篇都可以让译者根据自己擅长的领域和喜欢的作家来选,比如让但汉松翻译唐·徳里罗,就是因为他本身就对美国后现代主义文学非常熟悉,哈罗德·品特的访谈的译者李亦男是中央戏剧学院的老师,也在美国和德国学过戏剧,对当代戏剧也都非常了解。

    此次中文版采用的是与英文版全然不同的排序方式,彭伦表示,他们根据作家是中国的熟悉程度进行了拣选,“英文版收录的有些作家是中国读者不熟悉的,或者根本就没在国内出版过作品,像这样的作家我们就暂时不选了,我们目前选择的都是中国读者比较熟悉的作家。”由于不拘泥于原有英文版本的篇目格局,全新中文版将有可能扩充到第五辑,收录更多的访谈。但记者发现,英文版第二辑中的福克纳的长篇访谈并未被收录,问起原因,彭伦解释道,由于《巴黎评论》杂志社并没有文章的版权,所以无法被收录进中文版,“这是唯一一个比较遗憾的事情”,策划编辑彭伦说。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