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宫崎市定科举史研究的背后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5年11月15日        版次:RB08    作者:苏枕书

    秋田屋版《科举》封面。

    秋田屋版《科举》卷首图。

    ●京都读书记之二十

    苏枕书 作家,日本京都

    宮崎市定的《九品官人法研究》素为人所熟知,副标题为“科举前史”。宫崎很早有志研究胥吏,1954年在京大文学部开了同名讲义。但在研究过程中,由官员与胥吏的尊卑之差,联想到流品之差。而流品差别的产生在中世以后,那么就不容忽视极典型的中世制度:从汉亡魏兴至隋朝一直延续的九品官人法。1956年3月31日,宫崎在同朋舍出版了《九品官人法研究》,并作为“东洋史研究丛刊”的第一册。如今,该丛刊已出版至第79册,出版工作也交由京都大学学术出版会负责。

    宫崎此书除详尽介绍、分析九品官人法外,还为了对旧作《科举》作回应与补充,这一点从副标题也能看出。在他的理想中,想写三部书,官僚、胥吏、科举,读书人通过科举获得官僚身份,而他们在官场的实际行动,又离不开下层数量庞大的胥吏。这三者最是他关心之所在。不过这里提到的“旧作《科举》”并非后来中央公论社的畅销书《科举》,而是1946年秋田屋出版的《科举》,因其出版过程颇为曲折,故略作说明。

    首先是缘起。1939年,宫崎接到东亚研究所的委托任务,要求研究“清朝官制与官吏登用”,期限两年。此前他的专攻并非在清代,但时局非凡,此种任务也无法推辞。东亚研究院是1938年9月1日设立的“东亚问题综合大调查机关”,为直属内阁的国策机构。总裁是近卫文麿,干部多为高级军人,因此研究院军部色彩十分浓郁。其建立参考满铁调查部,试图对中国、苏联、东南亚、中东近东作全面的研究调查。这也反映在研究所的组织结构上。所内共分五个部门,其中第三部专门针对中国,有政治、社会文化、经济、满蒙各方面的考察。另有九个调查委员会,分管“对支投资调查”“黄河调查”“华侨调查”“黄土调查”“支那惯行调查”等课题。此外还有北京、上海两处分所,均与第三部、满铁调查部关系密切。东亚研究所资金丰厚,在搜集资料方面不遗余力,据说神田神保町的书价一时都被抬高。然而研究所毕竟组织仓促,人手不足,研究水平也有限。故而有关中国的研究任务,经常下派给东京、京都的两所东方文化学院。

    再说东方文化学院,其历史需溯及1925年5月决定设立的东方文化事业总委员会。之后分设北京委员会与上海委员会,各领北京人文研究所及上海自然研究所。1929年4月在日本国内建设东方文化学院,分立东西两京,东京代表者为服部宇之吉,京都代表者为狩野直喜。也许学院最初并不想与政治有何关涉,然而政治终究导致学院的分裂。中日战争爆发后,政府对东方文化学院也有了特别的要求,希望他们能对理解现代中国发挥作用。对此,东京方面表示认可,京都方面则坚持只研究中国传统文化。1938年4月1日,东方文化学院解体,东京的研究所从此称作新东方文化学院,京都的研究所则呼作东方文化研究所。东西两所的分裂,与距离政治中心的远近有关,也与两处研究人员下意识的对抗有关。聚集在京都的研究者不愿意步东京方面的后尘,更愿保持某种独立性。两处迥异的学风,对后来东西两京的研究影响深远,延续至今。

    不过,京都的东方文化研究所虽坚持不研究现代中国的立场,却无法拒绝东亚研究院有关中国古代研究的要求。每年,京大的羽田亨都会接到东亚研究所的委托,要求发动门下年轻弟子从事专门课题研究。时任助教授的宫崎便被分派到这个题目。不过宫崎的论文不太符合研究所要求的形式,便也束之高阁。随着战局日益激烈,已过服役义务年龄的宫崎被征召入伍。临出发之际,他以留下遗稿的热情埋头修订旧稿,专写科举制度,托付给大阪的出版社秋田屋。经历一番辗转,日本战败,他又回到京都,书稿也编辑完毕。不过战后用纸十分紧张,《科举》一书只好以草纸装订。而卷首一张原色印刷的“捷报”还是很吸引人,原件是宫崎1932年上海事变之际在中国购得。

    可怜秋田屋不久便倒闭,而其在大阪的总部也已毁于大阪空袭。宫崎的书稿因保存在金库而幸免于难。1962年,桑原武夫在中央 公 论 新 社 出 版《日 本 的 名著———近代思想》,此书畅销至今。桑原也邀请宫崎出书,宫崎遂将旧稿改写整理,新成一册小书,加上副标题“中国的考试地狱”。1960年代正是战后日本全面复兴的年代,入学竞争空前激烈,时人呼曰“应试地狱”。也许是题材顺应潮流,加上宫崎文章精彩,立刻成为热门书。而原先秋田屋一版,则奇货可居,一时炒出高价。1987年6月,此书修订版由平凡社收入东洋文库470号,为作区分,改名《科举史》。

    时过境迁,秋田屋旧版渐被遗忘,不过旧书店偶尔还能见到,价格也正常。曾在北白川人文研旁朋友书店分店买到一册。有关秋田屋,也值得多说两句。由1946年版《科举》标记发行者“田中太右卫门”可知,这就是江户时代以来大阪出版界著名的秋田屋宋荣堂。在《享保以后板元别书籍目录》(清文堂出版)及《享保以后大阪出版书籍目录》(同前)中均可见其名。明治年间,宋荣堂主人去世,老铺经营困难。夫人田中霜子刀自携长女与大塚卯三郎(财力雄厚,后继承田中太右卫门之名)苦求出路,终得复兴,留下不少优秀出版物。《科举》一书是秋田屋的绝响。搜索全国书店名,发现如今四国德岛有一家书店“田中宋荣堂”,不知是否与秋田屋有关。他日若去四国,应作寻访。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