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说余味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5年11月15日        版次:RB01    作者:刘铮

    《许多张脸,许多种情绪》,戴新伟著,安徽教育出版社2015年6月版,36.00元。

    编辑心水

    网络兴,而文章一变。博客起,文曼衍。微博热,章法衰。微信出,天下无文。当然,这说的都是旧体式。新的传播方式必然催生新的文体,文章不能孤立地看,须跟其传播方式一起看,否则评价就没了依凭。不过,印在报章杂志上、印在书里的旧体式,总归有些特点是要渐渐磨灭了。读新伟兄的文集《许多张脸,许多种情绪》,就想起旧体式的种种好,是多少保存在这书里面了。

    施蛰存先生晚年写过一篇相当跋扈的文章,大意是说唐宋八大家的文章,旁人的都入不了他的法眼了,只余下韩文公和王介甫两位的。其实,这话虽狂诞,但不无真实性。欧、苏的文章,读久了,都觉得松懈,有时候是撑个架子在那里。韩文公真掊击不破,虽经知堂那样拆台,也还拆不倒。所以说,旧体式必有菁华,立得住。

    新伟的文章近明人小品,不事涂泽,然而清淡有余味。我总觉得,旧体式的文章,好处即在余味。如他写别人口吻:“去古玩城买《王右丞集笺注》,老板说,哈,来啦。他正和一年龄相仿的中年人兴高采烈谈潘家园。后者见我买此书,说,小孩儿你在做学问啊?小孩儿连读,往昔听王贵忱先生这样说,总觉吃惊,今天突然明白,乃是东北人对年轻人的习惯用法。又如王老经常提起某某大佬来辄说‘与我好’,后来读齐世英的回忆录,也这样说。”一个字评语都没有,故好。

    又如他评《病夫治国》:“无论如何,大人物身上的重大历史时刻,都不可避免地影响了你我这样小人物的存在。大人物的疾病按照以前的看法,是大人物自己的小悲哀;然而在《病夫治国》里,则是大人物的疾病,小人物的悲哀。”让人想到“不怒自威”几个字。谈这本书,我以为不能写得比这更好了。

    我写什么,已不能入旧体式,但还略知其佳处,因自诩能读新伟兄之书,然其书佳处不止此,那也是余味。 □ 刘铮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