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观堂应制题画诗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5年11月08日        版次:RB09    作者:申闻

    《王国维诗词笺注》,王国维著,陈永正笺注,上海古籍出版社2013年9月版,56 .00元。

    申闻 学者,苏州

    陈永正先生的《王国维诗词笺注》,可以说是迄今为止最好的观堂先生诗词注本,在笺释本事的同时,对个中字词、典故也有细致注解。观堂以《人间词话》著称于世,但诗歌创作却比小词要多,令人有些意外。陈氏在《诗词笺注前言》中谈及静安诗辑佚,称“共一百九十二首,是为全璧”,数量固然已超过以往各种注本,但却并不能自矜是“全璧”。盖赵元任先生早就说“说有易,说无难”,毕竟书囊无底,而新近浏览美国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藏宋元书画,于元人钱选《兰亭观鹅图》卷后,偶见王国维于民国十五年(1926)丙寅,应制题画诗一首,为《王国维诗词笺注》所未载:

    霅川妙绘世无多,内史风期意若何。须信飞潜无二理,跳天龙与戏池鹅。

    落款署“臣王国维敬题”,其诗侧身于郭则沄、周登皞、陈曾寿、王乃征、杨钟羲数十家题咏间,观堂墨迹外间流传无多,想必不致伪造。诗中所述,无非对末代皇帝溥仪的期望与祝福。陈氏《诗词笺注》,对王氏诗歌创作评价颇高,认为“在近代诗歌史上占有不容忽视的一席之位”。唯独于观堂的应制题画诗颇有微词,如《题御笔双鸲鹆》一诗笺释便说“作为御用文人,不免作应制之诗。一年中先后题图十余首,这些诗作,皆如静安在《文学小言》中所批判的‘文绣的文学’、‘铺缀的文学’、‘不足为真文学也’。一位杰出的诗人,竟沦为诗歌制作者,真令人扼腕叹息。”《题御笔花卉四幅》一题笺释也说“静安奉命题诗,了无新意”,在《南书房太监朱义方索题所藏陈子砺学使内直时画册》一诗笺更痛心疾首地说“静安为小皇帝题诗,为‘内务府大臣’题诗,甚至不能拒绝一个卑微的太监索题。他背离了‘感自己之感,言自己之言’的真正的文学主张了”。

    对于应酬诗作,自古名家如李杜、韩柳,皆不能免俗,不过大多自己编集时,会加以刊落。而《王国维诗词笺注》既有辑佚之事,则必不能避免此类作品掺入。陈氏想必对此也早已了然于胸,之所以语带微讽,相信是对王观堂之敬爱,从文学而推及其人,不免有知己痛惜之感,这或许有点鲁迅先生所说的“迂”了,却十分可爱,因正可见其诗人性情也。

    钱选的《兰亭观鹅图》卷,原是清宫旧藏,溥仪出宫时随身携带,伪满灭亡,流散坊间,被书画家王季迁(1906—2003)购得,携往美国,最后让售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寄身异域。

    《王国维全集》的编辑,耗时持久,搜罗佚文十分可观,但仍难免有遗珠之憾。尤其是流散海内外的书画碑帖中,往往可见其手迹。除题《兰亭观鹅图》诗外,在东京国立博物馆藏品中,高岛菊次郎槐安居所寄存的智永《真草千字文》关中本后,也有民国十二年(1923)罗振玉、王国维、梁启超题记,庄蕴宽、汪大燮观款。观堂题记仅一行:

    癸亥十月,原觉携来京师,匆匆一观,殊为怅惘。海宁王国维记(下钤“王国维”白文方印)。

    原 觉 姓 罗 ,原 名 罗 泽 堂(1891—1965),字韬庵,广东南海人。早年曾问学于康有为、梁启超,家富收藏,交游广泛。是民国时期广州博物馆的主要筹建人之一。吴其昌在《梁任公先生晚年言行记》中提到:

    又有粤人罗原觉,常携唐宋珍贵名迹来共赏。今日本影印流传之北宋武宗元笔《朝元仙仗图》长卷真迹,余早在梁宅罗氏携来时见之,真感觉有“五圣联龙衮,千官列雁行,冕旒俱秀发,旌旆尽飞扬”之气象。余对于中国宝绘欣赏之兴趣,最初即培基于此时。

    罗原觉因与梁启超、罗振玉的密切关系,结识王国维后,时常携带书画碑帖、古籍善本等登门拜访。罗氏收藏宋元名迹不少,吴其昌所见武宗元《朝元仙杖图》长卷,系广东顺德卢氏旧物,民国初散入坊间,罗原觉费巨资收入囊中,曾用珂罗版影印流传。晚年定居香港,所藏书画碑帖陆续散出,遍布大陆、香港、日本、美国,古籍多入藏香港大学冯平山图书馆。镇库之宝《朝元仙仗图》卷,竟不幸沦落美国某古董铺,被钱选《兰亭观鹅图》的收藏者王季迁慧眼识获,至今仍保藏于王氏后人处。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