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衡量“代价”中学会选择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5年11月08日        版次:RB07    作者:陈心想

    《代价论》,郑也夫著,中信出版社2015年10月版,36 .00元。

    延伸阅读

    《文明是副产品》,郑也夫著,中信 出 版 社2 0 1 5年1 0月 版 ,4 2 .0 0元。

    陈心想 学者,美国

    岁月对于一件作品来说,是最严酷的考验。经过这一筛选的作品才慢慢沉淀为精品。郑也夫先生的《代价论:一个社会学的新视角》一书,穿过二十年的时间隧道再版,令人高兴。

    这本书篇幅不大,辐辏在“代价”概念下,涵盖的话题很广泛,从合作、竞争与团体生活、经济平等、男女平等、伦理的得失、分工与专业化、完善与停滞,到传统与反传统、歧异与一致、顺境与逆境、风险与保障、乌托邦意识形态等等。既有我们日常生活处处可见有感的问题,也有大社会的社会演化与意识形态问题,围绕“代价”这个核心主题下,都有着非常透彻独到的理解和解释。

    “合作必有代价,冲突自然有代价,禁止冲突代价更大,没有一种伦理是无代价的———《代价论》一书中的轮廓在不知不觉中清晰起来。”这是作者写作此书的最初原由,那是对自己亲历的社会历史的观察和审视。社会学家米尔斯认为,大师的研究都是与生活融为一体的,生活本身就是研究对象。《代价论》正与这主张不谋而合,都是思索我们日常生活现象和问题的结果,作为学术作品呈上来的。因此,与我们“不隔”,与我们的生活是一体的,虽然过了二十年依然觉得说的就是身边的事和理。

    此书前四章,是为明确定义和划清范畴而写的,尤其是对“目的论”、“决定论”和“理性”的论述,极为精妙,读者一定不要错过。这里不能呈现出书中所有的精彩之处,就拣一二说说。

    首先,我们看看顺境和逆境对人的发展的影响。富二代和官二代的社会问题比较受人们关注。这些二代们的生活和发展条件确实比他们的父代好很多。但是,从代价的角度看,“历史和现实的经验一再告诉我们:一个处在优越地位中的人往往要为他享有的诸种优越条件付出沉痛的代价。”波斯王居鲁士就对他的下人说:“安逸的环境会无例外地培养出没有胆量的人。”如果说到富二代和官二代,虽然二十年前还没有这个现象,但是对这个社会的新贵们而言,作者对历史的分析对他们很有借鉴意义。比如作者说“从历史的经验看,在社会地位的循环中越是暴发户越是要为获取的地位付出惨痛的代价。这首先是因为地位变化太大,无力抵抗各种享乐诱惑,保持旧有的心态。其次也因为他们与传统文化缺乏联系,未能从中学到修身齐家治国之道,因而更无规矩。”大概国学热和《弟子规》的再次走红与认识到失去了传统文化无规矩的一代二代们有关。

    近代社会以降,我们就在传统和反传统里打转转,而且曾经以为要实现现代化,就要打破所有传统。可是就在上世纪的八十年代主流是反传统的思潮下,郑先生就冷静地思考反传统问题。他探索后提出:“‘意义与价值’的系统永远是人的世界的基础,而‘意义与价值’永远带有非理性的、感情的光环……就保障社会秩序而言,神圣性是最可宝贵的资源……在很多情况下,时代的革新者未必要撕掉以往事物身上的全部神圣性,只需重新解释和改变这一神圣性所捍卫的传统的某些内容。也就是寻求转化,避免断裂,避免在连接不断的‘否定之否定’中把自己民族的信仰资源荡涤干净。”

    基督教完成了转化,仍然是当今西方世界的道德支柱。而“与此同时,倒是我华夏之传统和它的神圣外衣在几代叛逆者的手中几乎灭亡了……中国的传统在今人面前远比基督教的上帝在尼采的时代更为可怜。而这一传统沦丧的深远的副作用还未释放完毕,更难于为今人所尽悉。”读到这里,对照一下现实的社会历史,怎能不为二十年前智者发出的预见而震撼。

    再说乌托邦。这一章题目是“乌托邦——— 否定代价之代价”。乌托邦的社会是一个完美的社会,“这里的完美被确定为和谐。它既指个人自身的和谐,与他人间的和谐,又指持久和平,需求的充分满足,愉快的劳动、充裕的闲暇,平等或合理的不平等,没有专断的权威,全体公民的社会参与,等等。”乌托邦否定了代价的存在,但事实上乌托邦与其指导的实践总是南辕北辙,把人们带入痛苦的深渊,付出了沉痛的代价。那么,乌托邦有没有正功能了呢?答案是肯定的。“一个健全的社会必须兼备乌托邦主义者和保守主义者,前者是社会的解毒剂,后者是社会的镇定剂。前者针砭腐败堕落,后者制约轻狂躁动。只有在这个社会兼备了两种力量时,它才能最大限度地减少发展中的代价。”

    这就牵涉到伟大的“中庸”思想。有句老话“极高明而道中庸”。《代价论》的最后一章是极富启发性的“中庸与极”。人类行为的理想之境是中庸之途。但现实生活中总是存在着两极的,比如老人和年轻人,保守派和激进派,精英和大众,等等。如何实现中庸之道呢?作者认为首先要尊重和兼容“极”。比如“保守主义与激进主义,从来都是一个社会的政治思想中最重要的两极……一个失去了激进派批判力量的社会将从维护现状走向抱残守缺,一个失去了深刻保守主义的社会将从反传统走向反文化。只有在两极共存的情况下,我们才能找到张力,找到中庸之道。”所以,“真正可望追求到中庸之道的社会,恰恰不去剪除掉它头顶上两端的触角……中庸的获得不是靠着消除‘极’的存在,而恰恰是通过对‘极’的价值的尊重与兼容。两极间的张力是走上中庸之途的必要条件。”

    我们不断地面临选择,不管是个人、团体、还是社会,都无法避免选择与得失。这正是《代价论》的意义所在,它为我们提供了面对选择、衡量得失时的需要的视角、智慧以及纵观古今中外的宽阔视野。

    新版之“新”,主要在于原版内容保持不变,增加了一部分新内容,即本书中作者“观点的演变与批评之回应。”这部分共分九节,第一节是导言,概述了二十年来作者对书中一些观点的反思,及对诸方面批评的回应。之后各节则是导言中之概述的详细陈述。关于反思的例子,比如,在本书里对科举制在王朝末期失去公正性方面归为操作者的道德问题,作者在《代价论》完稿之后一年,写出了问答体文章“腐败与社会生态学”,更为深入地探讨了王朝生态演变与腐败发生之关系。这大概是作者对《代价论》中的观点最早做反思的部分。最近的反思所得,大概是作者的新著《文明是副产品》一书中关于“人类与一夫一妻制”的部分。关于回应批评的例子,比如就男女平等问题答九学者批评,对王小波的《〈代价论〉与乌托邦》批评文章的回应等等。从这些反思和回应里,我们可以追溯作者这二十年里的思路历程;这一历程一定程度上呈现出一位思想者的思想小史,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典型,学习如何做一个不断深化思想的学者。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