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藏书得失寸心知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5年11月08日        版次:RB03    作者:瘦猪

    《失书记·得书记》,韦力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 0 15年9月版,99 .00元。

    瘦猪 自由撰稿人,北京

    两本书,先从《失书记》看起。得不到的,总是最好的。人情世态,大抵如此。失去者,念兹在兹,比之获得,更有一份玄机禅味。若能洞彻,庶几近乎得道也哉。然而《失书记》看得惊心动魄,明知得失与我一毛钱关系都没有,每每紧要关头,却比作者还“肝儿颤”。韦力先生把那种与好书失之交臂的眼睁睁,写得极为传神,可见他讲故事的功力。再者,一部古籍善本动辄数十万元,非常触动我这个穷人的目。

    我完全不懂藏书,但因为爱看书———很多大作家、大学者本身亦是藏书家——— 与藏书相关的一些文章及书籍也看了不少。对中国藏书史也略微了解一点。中国最早是官家藏书。老聃就是“周守藏室之史也”。私人藏书大概最早出现在战国时期,成语学富五车就来源于战国时宋人惠施。纸张和印刷术发明后,尤其是卷轴写本变为册装的形式改进,书籍数量呈几何级增加。隋代皇家图书馆已有机械装置配套,唐玄宗与百官面对四库书“无不叹骇”。有记载的唐代藏书过万卷者,不下十人。韩愈赞李泌:“邺侯家书多,插架三万轴”。但这个藏书量,比之后人,亦犹小巫见大巫也。

    田涛的书房,二十平米左右,六七个书架。韦力觉得不算多。田涛说,“我还有这么十间屋子(的藏书)”。韦力觉得还是不算多。其实当时田涛的古籍已有五万多册了,他还属于那种比较专门(以收藏法学类古籍为主)的藏书家。有家媒体的一篇报道介绍:“韦力有一个600多平方米的‘藏书楼’,收藏有8000余部、7万余册古籍善本。其中宋元及以前刊本、写本50余件、200余册,宋元递修和宋元明递修本近20部、300余册,明刊本1200余部、1万余册,名家批校本及抄校稿本800余部,活字本600余部,碑帖1700余种。被誉为民间收藏古籍善本最多的人。”

    韦力打小喜欢集邮,高中时喜欢上了古书。一开始跟着瞎抢,“看着哪本整齐,哪本好看就买”。回头看当年收获,“大部分都是垃圾”。有钱之后,就是我都包了的土豪做法。行当里的老人告诉他,古书不是这种买法。

    那是哪种买法呢?经过二十多年摸爬滚打之后,韦力有了自己的藏书经验、理论和研究。他认为藏书家的目的是收藏好书,不是以批评的角度来判断该不该收藏。他从最初的单纯藏书转变为兼顾研究、鉴定、比勘工作了。韦力依靠自身藏书资源,致力于七大类别研究,清代经学版本、活字本、批校本和印谱。“其他的我要保密,不能都给别人知道了”。

    韦力写了不少关于藏书的书,《得书记》、《失书记》肯定是最好看的。里面的故事个个精彩,好像但凡跟收藏有关的行当都很传奇,有的故事真跟瞎编的似的。在这些故事里,韦力简叙了我国改革开放以来藏书行业的嬗变,披露了一些行业“潜规则”,然则还是有很多事情的曲折经过,当事人的名字,韦力或简单几句话,或一笔略过,有时干脆明说“该隐讳的地方,还是模糊过去吧”。否则看着会更过瘾。韦力很看重名对珍品与物质利益时,不同人的不同态度和行为,以及得失之后的不同反应,他以为此处颇可见人性之差异。尤为可贵的是,韦力并不讳言自己当时的想法。有好些次,他做了“君子”,事后悔青了肠子。但我觉得这更符合君子标准。

    简单举几个书中例子。韦力花一万元从书友处购得一部品相较差的宗谱,另花钱修补。后因上了一本书影,该书友认为当初的价钱低了,竟然索回,还要送他一部抄本作为补偿修补的费用。韦力“好人做到这个份上,怎能贪这点小便宜”?然则“每每念及,还是觉得自己真的傻透了”。我觉得韦力的傻,在于不知道对这种唯利是图的书友,就是要在利益上狠狠打击他才行。坚决不退,要退也行,价钱翻倍。

    与此相反,韦力在拍卖会上将清代《祺祥时宪书》让给一位友人。后来友人看到他发表在《南方都市报》上的文章,知道韦力非常心仪,便把此书送给了韦力。同样藏书,差距咋这么大啊。

    黄裳先生为给夫人治病,变卖一些藏书,却要求拍卖方不得提及其姓名。提及黄裳的大名,一定会卖出更高的价钱,韦力不明白黄裳的用意。我想,这是黄裳爱惜羽毛的举动吧,无论如何,出卖藏品对于一个藏书家都是一件难以接受的事情。

    杜工部诗曰,“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写文章是熬心血的事,收藏亦如此,这里当然指的是真正的收藏,而非投资性的收藏。前者正如太史公之“藏之名山,传之其人”的境界,后者只能是“收”,根本谈不上“藏”(以卖养藏不在此列)。抗战时期,郑振铎在沦陷区抢救古籍,还冒着生命危险呢。

    “得知我幸,失之我命。”韦力的感触太深了,“得与失,本来就没有科学化的尺度,全在人心。”他坦承“用不着拿一大堆悬而又悬的人生哲理来欺骗自己,我还是喜欢真真实实地得到,这样才能成全自己的真欢愉。”此诚可谓大实话也。

    我没财力藏书,却喜欢看相关的书籍,有个原因,就是古籍善本代表了传统文化的精萃部分。看看书里精美的古籍插图,就很满足。

    韦力自谦说:“(书中)记录着古书的流传,和当代藏书人的往来,算是以补藏书史的小阙。”其实,很多藏书家归道山前后,他们及后人都将藏书捐给了国家。即使后人继承,只要传承有序,保存妥善,也是对传统文化的贡献。中国历来有私人藏书的传统,它对官方藏书起到重大的补充和支持作用。有人问起以后的去向,韦力看得很开:“(藏书)以后归谁,我也管不了,只是经过我的手,书保护下去了。”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