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柏克是辉格党人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5年11月01日        版次:GB16    作者:乔纳森

    ●西书识小之九十三

    乔纳森 编辑,广州

    最近出版的《埃德蒙·柏克:现代保守政治教父》(田飞龙译,北京大学出版社2015年8月第一版)是国内译介的第一部篇幅稍大的柏克评传。作者杰西·诺曼(Jesse Norman)作为英国的一位政客,学术修养毕竟有限,这部书写得通俗清浅,或许谈不上有什么学术性,好在为了解柏克的生平提供了一些资料。

    此书翻译得不很理想,比如寥寥数页的“导论”部分,就有四处明显的误译。下面就集中谈谈这四处误译,此外再举几个散见于书中的误例。

    例一:“他是最伟大的政党与代表制政府理论家,也是最伟大的现代极权思想理论家。”(第3页)原文为:He is the first great theorist of political parties and representative goverment,and the first great modern theorist of totalitarian thought.作者的口气显然没有那么大,他只是说:柏克是第一位研究政党、研究代议制政府的伟大理论家,也是第一位研究极权思想的伟大的现代理论家。

    例二:“他是英国散文大师,但在某种程度上却远离了当时的文学或学术论辩,部分原因在于他是一名行动着的政治家,从而或者也成了政治本身通常激发出来的不雅品味的受害者。”(第5页)后面半句的原文为:……and so perhaps a victim of the distaste that politics often inspires.译者把distaste一词的意思理解错了,它不是“不雅品味”,而是“讨厌、嫌恶”的意思。这半句是说:现实政治每每惹人嫌恶,他也难免因此受累。

    例三:“同时他还审慎地自我保留:如同他16岁时写信给最好的朋友理查德·沙克尔顿时所言:‘我们生活在一个人人息息相关的世界,唯一的保全之策就是保持沉默,在任何有预期后果的事物上保持沉默……’”(第5页)原文为:And he deliberately withholds himself:as he wrote at the age of sixteen to his best friend Richard Shackleton,‘We live in a world in which everyone is on the catch,and the only way to be safe is to be silent,silent in any affair of consequence……’这一句有三个地方译得不对,我们一个挨一个地说。首先,“自我保留”一词不甚通,这里deliberately withhold oneself是“刻意谦抑自处”的意思。其次,沙克尔顿用的短语on the catch,是十八世纪的用法,现在一般的词典里已查不到它的意思了,《牛津大词典》的解释为:in wait,on the lookout,义为“紧盯着”。总之,不是“息息相关”的意思。第三,译者不懂of consequence是什么意思,其实它就是“重要的”而已。因此,这句其实是说:柏克刻意谦抑自处,就像他16岁写给挚友理查德·沙克尔顿的信中所言,“吾人身处此众人环伺之世,保身之道惟渊默而已,凡百要事,不如一默……”

    例四:“在19世纪30年代,迪斯累利主张对包括柏克在内的托利党人进行识别,在暗示柏克站在自己一边时达到了政治划分的极致……”(第6页)原文为:In the 1830s Disraeli claimed to identify a Tory line of succession including Burke and culminating by implication in himself……先说一个常识,柏克是辉格党人,尽管属于辉格党中保守的一翼,但毕竟不是托利党人。因此,“包括柏克在内的托利党人”一说肯定是错的。事实上,译者完全没看懂作者在讲什么。这句其实是说:19世纪30年代,迪斯累利宣称找出了一条托利精神的传承谱系,把柏克也包括进去了,并暗示自己是这条精神谱系的最后传人……

    接下来,谈谈其它几处明显的理解错误的例子。

    例一:“在同一年,他的政敌公布了威尔克斯滑稽模仿教皇《论男人》(Essay on Man)诗作的讽刺诗《论女人》(Essay on Women)”(第70页)与“教皇”对应的原文是Pope,可在这里并不是“教皇”的意思,它指的是18世纪的英国诗人亚历山大·蒲柏(Alexander Pope)。蒲柏的《人论》是首很有名的诗,约翰·威尔克斯戏仿的诗题为《女人论》。

    例二:“在1824年居住于谢里丹(Sheridan)的生活中,托马斯·穆尔(Thomas Moore)更进一步,主张……”(第199页)此处的“谢里丹”并非地名,而是指18世纪的英国剧作家谢里丹。事实上,这句是说,托马斯·穆尔在1824年出版的《谢里丹传》中提出……

    例三:“威廉·赫兹利特说过:‘我对于任何一个属于反对党的人的感觉和坦率度总是有个检验,不管他是否承认柏克是一个伟人。’”(第205页)赫兹利特的原话是:It has always been with me a test of the sense and candour of any one belonging to the opposite party,whether he allowed Burke to be a great man.译者对whether一词理解有误,这句的意思其实是说:我总是把是否承认柏克是位伟人作为衡量敌对党派的成员到底有没有见识、诚恳不诚恳的一条标准。

    例四:“在都柏林三一学院的普罗沃斯特之家(the Provost‘s House)有一幅华美的柏克绘画……”(第217页)这里Provost是实指,而非人名。Provost一般被译为“教务长”,但在都柏林三一学院,Provost就是“校长”。这句的意思是说:在都柏林三一学院的校长室里有一幅柏克的油画肖像……

    还有一个须留意的问题。英国的the House of Commons,现在通译为“下议院”,本书的译者却一律译作“平民院”;“上议院”则译为“贵族院”。窃以为,重新起用“平民院”这个现已基本废弃的译名,恐怕没有必要。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