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癸酉夏初已归省

———《顾廷龙年谱》拾补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5年11月01日        版次:GB15    作者:申闻

    申闻 学者,苏州

    《顾廷龙全集》陆续校印之际,沈津先生所编《年谱》亦同时修订。近十年间,有《邓之诚日记》、《王伯祥日记》、《顾颉刚日记》等一手资料的印行,对于修订工作均有参考价值。但仍有大宗稿本,如即将印行的《刘承干日记》、《徐乃昌日记》,以及曾有整理之说的《傅增湘日记》等,恐不及被利用。与顾老交往密切的亲友中,尚有潘景郑先生数十年日记,未完成整理。浏览潘老民国二十二年(1933)癸酉日记,发现可补《顾廷龙年谱》处甚多。

    民国二十二年秋,顾老父亲顾元昌(竹庵)因病去世,《年谱》未注意到章鈺所撰《墓志铭》开头就说“夏初归省,订入秋复来。未几,闻侍父疾。又未几,闻遭父丧”,而仅于十月七日引用《先考行述》一段,总述其事。纵览本年,不免令人觉得,顾老似在父亲患病期间一直在北平,未南下省亲,其实他大半年都在苏州。据潘老五月初五日(5.28)日记,“得电话,知起潜今日返苏”,知他回苏之日正好是端午节,初七日“午时起潜来,畅谈至午后五时,同至观前”,是两人见面的记录。五月中,顾夫人潘承圭患病,十四日,潘景郑“往严衙前省二姊疾,热未退,而其所请医生李怡庵一不知名之孟河医生,起潜信之颇鉴,无下辞余地,少坐而返”,二十日午后,又“至严衙前省二姊,与起潜畅谈”。此后一直到十二月,都有过从的记录。

    闰五月

    初六日(6.28):为起潜作《愙斋著述考序》一篇,午后脱稿,未誊清。

    初七日:午后,跋起潜所藏晋辟雍碑。

    初八日:午后,题起潜所藏辟雍碑,夜誊稿。

    廿二日:午后,雀戏。起潜来。晚七时,同往自然食品公司,应吴诗初之约,同座者仅顾公硕一人而已,席散而返。

    廿三日(7.15):午后,起潜介绍一张天放君来,此人是起潜之师。因出示书、金石等若干种。佩诤同来,即与同往安徽会馆稍游,又至怡园略憩。至集宝斋坐久,拣金石拓片数品。起潜邀陪张君至凯司令晚饭。席散,同至新苏饭店,略坐而还。予赠张君敦拓二、盉拓一。

    廿六日(7.18):早起,起潜来,与之同往季孺叔祖处,起潜索观愙斋作品,出示信札等数种。谈至十一时,始返。

    廿八日:早起,往博习医院,又至起潜处稍坐,起潜以真定拓为赠。

    六月

    初六日:午后,起潜与沈勤庐来,沈先去,起潜谈至薄暮而去。

    十三日:以牙石章十一方,交起潜,请顾伊耕刻。

    十七日(8.7):午时,应起潜父子之约,瞿师及潘酉生先在,颉刚后来。饭后,与颉刚谈至四时始返。

    七月

    初二日(8.22):起潜来。午后,佩诤招往濂溪坊钱氏,观余氏(梁溪人)书籍,余检出词书若干种,约可四十四元。至薄暮始返。

    初五日:午时,至严衙前,起潜之母周年。

    初十日:以所借起潜之《积古斋款识》过录于自藏本上。

    八月

    十一日:起潜来。午后与两弟往田业。

    二十日(10.9):午时,至严衙前,吊竹庵大殓。

    九月

    初一日:午后,又至严衙前,与起潜长谈。

    十五日:饭后,访起潜长谈,至三时许返。

    十月

    初三日(11.20):起潜嘱转致章式之书,求撰墓志。

    十四日(12.1):暮,为起潜至集宝,讲墓志事。

    十一月

    初五日(12.21):午刻,起潜来。午后,与同至集宝,又至彭恭甫家,访湖帆,起潜求其篆盖也。

    十九日:午后,起潜来,坐久。同至百拥楼,又至集宝。

    十二月

    十三日:至严衙前,竹安安灵。

    十五日:起潜来,午后同往护龙。

    上述可说者有数事:顾老时方编纂《吴愙斋先生年谱》,故有《愙斋著述考》一稿,及访潘睦先(字季孺,吴大澂女婿)观手稿事。潘氏作《著述考序》今未见,后吴谱编成,前冠潘景郑序,为民国二十三年八月重撰。据六月十七日知,顾氏父子曾宴请吴梅、潘昌煦、顾颉刚、潘景郑,足证当时顾元昌身体尚可。两个月之后,竟然猝逝,故令章鈺颇感意外。墓志铭据《年谱》载,系顾老函求,今知是潘氏居中转寄。志盖初有意请吴湖帆题写,终未果,而由章钰一并篆成,刻石则经潘氏交集宝斋孙氏兄弟办理。另,七月初二日,潘氏同往濂溪坊观余氏负书草堂藏书,顾老虽到过潘家,但未同往。两年后,才从王佩诤处借录书目,作跋刊于《燕大图书馆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