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竞选资金:钱从哪里来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5年11月01日        版次:GB07    作者:Dawn

    最高额捐款者中有两位住在迈阿密附近的印第安溪岛,美国房价最贵的街区。

    候选人不一定个个爱钱,但想当总统,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因为竞选是一场资本密集型竞赛,巨额经费全靠自己掏显然不现实,那他们的钱都是哪儿来的呢?

    “大户”与“散户”

    据《赫芬顿邮报》报道,从7月份到9月份,两党23位候选人共筹到了1.44亿美元,他们的渠道各有不同。一些人高度依赖大笔捐款,包括共和党的杰布·布什、约翰·卡西奇和克里斯·克里斯蒂,以及民主党的领跑者希拉里。一些人则依靠小额捐款,积少成多,共和党一方有本·卡森、泰德·克鲁兹,民主党一边则是伯尔尼·桑德斯。

    筹钱方式对候选人有重要影响。按照竞选资金管理规定,个人捐款者一次给候选人委会员的捐款额有上限,最多5400美元,初选2700美元,全国大选2700美元。这意味着随着时间的流逝,过度依赖小额捐款的人可能把钱耗干,解决的关键是扩大“钱池”,吸纳更多小额捐款者。而在7月到9月这段时间内,有17位候选人所筹金额超过50万美元。其中共和党看好的杰布·布什、卡西奇、克里斯蒂和佛罗里达州参议员马克·鲁比奥主要筹款来源都是“大户”,而不那么受宠的“局外人”要么用自己的钱(如特朗普),要么是靠200美元以下的小额捐款。共和党候选人中,卡森在小额募捐赛中领先,依靠200以下捐款筹到1240万美元。但他的筹款模式可持续性不够,第三季度预算2000万美元相当大一部分用在筹款活动上,算下来每筹1美元,成本达50美分,如此一来,要想维持现在的筹款节奏,其他方面的支出就捉襟见肘了。杰布·布什则深度依赖“大户”,从他们那里筹到950万美元,占总筹款额的71%,但与竞选启动最初半个月相比有所下降,当时比例为85%。他有340位筹款人员帮忙,每人至少筹了17600美元。在吸引“散户”方面杰布魅力一般,只从他们手里拿到876603美元,占该时期筹款总额的5%。但他还不是第三季度最依赖“大户”的候选人,这一荣誉归于克里斯蒂,他筹到420万美元,其中320万来自“大户”,“散户”只贡献了141428美元,是共和党最低的。

    民主党方面,至少两位领跑者在筹款方面差异巨大。希拉里的筹款大部分来自“大户”,桑德斯则几乎完全依靠“散户”。他第三季度筹到2600多万美元,只有305743美元来自大额捐款,不到200美元的捐款贡献了2000万美元,占其筹款总额的77%,在17位候选人中比例最高。相比之下,希拉里从“大户”那里拿到1600万美元,占总额的53%。但她也颇得小额捐款者的青睐,小于200美元的捐款加起来有520万美元。此外,她也培育了一个由愿意反复捐款的忠诚支持者组成的“捐款池”。 编译:Dawn

    “超级大户”构成分析

    和普通大户不同,坐拥巨资的“超级大户”会利用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简称PA C ))曲线向自己支持的候选人捐款———跟候选人办公室不同,作为独立团体的超级PA C可以接受的捐款没有额度限制。那么,在2006年大选中挥金如土的“超级捐款大户”都有哪些?他们之间有哪些商业、个人和意识形态方面的联系?

    油气产业

    调查发现,其中一个引人注目的群体来自能源产业。过去十年里美国页岩油气资源的大开发造就一大波新的千万富翁、亿万富翁。如今他们把数百万美元投入总统选举,最大额支票几乎都写给了共和党人和支持他们的超级PA C。其中包括首要油气公司(ChiefOiland Gas)老板特里弗·里斯-琼斯、Ariel公司(俄亥俄州天然气压缩机制造公司)老板凯伦·布赫瓦尔德·赖特,还有丹·威尔克斯和法里斯·威尔克斯兄弟,从事货车运输和设备行业的他们在页岩油气开采热潮中掘金甚多,这次在大选中投入1500多万美元。

    得州的老石油家族一向与大选有渊源。已故的赌业和石油业大亨H.L.亨特曾被视为美国首富,这次他的后代为候选人捐出至少230万美元。依照传统,他们支持共和党。其中唯一在世的亨特继承人莱伊·李·亨特与妻子一起为杰布·布什捐了200多万美元。

    金融投资者

    另一个舍得投资的群体自然是金融业者。对冲基金投资人乔治·索罗斯是有名的自由派捐款人,这次向一个支持希拉里的PA C捐了100万美元。1992年他对赌英镑时赚了10亿美元,那次交易中的合伙人是斯坦利·F·德鲁肯米勒,此人现在跟共和党人克里斯·克里斯蒂走得很近,在克里斯蒂、杰布·布什和约翰·卡西奇身上投了30多万美元。

    神秘捐款人

    值得注意的是,有一些巨额捐款来源相当神秘,从公开记录中很难查到捐款人的身份背景。比如一个名叫陈舒特(音译,C henShuTe)的人向一个支持杰布·布什的PAC捐了50万美元。该PA C告诉联邦选举委员会,陈住在香港,但公开记录里没有他任何资料,也不知道他是不是美国人(持绿卡者可以捐钱,但是外国人不行)。另有数十万美元捐款来自一些资料不详的有限责任公司,其中一家叫T H控股有限公司(THHoldings L.L.C.)。它和博迈公司(Neuberger Berman)位于纽约同一栋办公楼里,博迈是一家投资管理公司,负责人是杰布·布什一位表亲,公司里有十几位员工或管理人向杰布或支持他的PA C捐款。

    达拉斯王朝

    前总统布什和其他达拉斯共和党资深人士居住的PrestonH ollow社区捐款数额惊人,在所有候选人及其超级PA C筹款总额中占比将近13%。这些钱有很多流向了杰布·布什,但这个社区最有钱的一些捐款人支持的是得州州长里克·佩里(后来退出了竞逐)。达拉斯石油管道巨头凯尔茨·沃伦向支持佩里的一个PA C捐了600万美元,另外一个富豪居民达尔文·迪森捐了大约500万美元。

    左派有钱人

    希拉里的许多大捐款人跟民主联盟(D em ocracyA lliance)有关。这是一个俱乐部,力求建立一个左倾智囊机构、活动组织和草根组织体系。索罗斯先生是创立人之一,成员包括同样搞对冲基金的S·唐纳德·索思曼,以及靠开发图书馆计算机系统发了财的斯蒂芬·M·西尔伯斯坦圣。希拉里还受到艾米·戈德曼·福勒和帕特丽夏·A·斯特瑞克的支持,前者是纽约地产家族的女继承人,后者是科罗拉多一个有影响力的捐款团体成员。

    重塑政党规避风险

    据分析,这些“超级大户”出手大方,有的是因为与候选人有个人、区域或行业上的瓜葛,比如杰布·布什的父亲靠石油发财,他自己也在华尔街做过。除此之外,捐款也反映了“超级大户”力图重塑政党、规避风险的愿望,尤其是从事能源和金融行业的人。这两个行业的迅速发展令美国贫富差距进一步扩大,今年6月进行的一项投票表明,三分之二的美国人支持对年收入百万美元以上的家庭提高税率,而金融业正在面对更严格的监管。页岩油的开采在制造大量财富的同时也生产了过量的石油,多数业内人士希望取消长达40年的石油出口禁令后,还能建设更多的输油管道。

    和产业投资一样,这些人政治投资也不拘一格,有人甚至把赌注下在传统捐款者刻意回避的候选人身上,比如共和党许多大佬看不上的泰德·克鲁兹。“在别人还没明白的时候下个大注,这是能源业和股市成功的普遍法则。”保守派组织“繁荣美国人协会”负责人蒂姆·菲利普说。

    编译:Dawn

    数字

    2016年大选背后的158个家庭

    10月中旬,《纽约时报》发表一篇报道,调查了在2016年大选捐款中表现活跃的158个家庭。根据联邦选委员会6月30日披露的数据,这158个家庭给两党候选人捐了1 .76亿美元,占他们总筹款额的一半。报道表示,这么多的人和公司在这么早的阶段就给大选提供这么多资金,非常少见,上次发生这种情形还是“水门事件”之前。

    这些家庭极其低调,很少愿意谈论捐款或自己的政治立场,不少人使用的是商业地址或公共邮箱,或通过有限责任公司、信托基金捐款。一些捐款人或为保护隐私,或出于税务原因,未将所住的房子登记在自己名下,进一步隐藏了他们的家庭或社会关系。尽管如此,通过查阅公共文件,如选民登记、商业记录、联邦竞选委员会数据等,还是可以勾勒揭示出一个在地理、社会和经济上自成一体、远离大部分美国人的阶层。综合分析,可以发现这些决定美国政治未来的家庭有以下特点:

    ●158个家庭中有138个支持共和党候选人,只有20个支持民主党。专家认为,美国人口构成自然倾向民主党政策,这种差异可产生中和效果。

    ●每个家庭捐出至少25万美元。不过他们中50多人位列美国福布斯400富豪排行榜,其中一位每月税后收入6850万美元,他捐给共和党候选人30万美元,算起来相当于普通美国家庭捐出21美元。

    ●这些家庭喜欢聚居在少数几个富人区,尤其是得州和佛州,互为商业伙伴、亲家和牌友。他们所住的街区加起来约有新奥尔良市那么大,但少数族裔占不到五分之一,几乎没有黑人,薪资收入是全国平均水平的4.5倍。

    ●158个家庭多为白手起家,其中64个从事金融行业,17个从事能源行业,只有39个是继承而来的财富。

    ●捐款数目最大的3个家庭支持的都是共和党参议员泰德·克鲁兹。 编译:Dawn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