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两个宠儿,两种境遇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5年11月01日        版次:GB04    作者:Dawn

    10月14日,内华达州北拉斯维加斯,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与内华达州议员尼尔森·阿卢约在拉票间隙一起去买冰淇淋。

    语录

    “我不会要求任何人因为我姓克林顿就投我一票。我参加竞选是因为我认为自己能够提供美国人所需要的的东西,并且我能同共和党抗衡。”

    希拉里·克林顿与杰布·布什分别被认为是两党大佬的“宠儿”,而两人的背景也有诸多相似之处,但竞逐才开始几个月,双方的走势就出现了巨大差异。

    从最近的新闻看,希拉里·克林顿和杰布·布什的境遇堪称“冰火两重天”,对比十分鲜明。上周希拉里在马拉松似的班加西袭击听证会上舌战群儒,经受住了共和党人的“拷问”。听证会结束当天晚上,大笔选民捐款涌向希拉里。次日,全美公共机构最大劳工组织A FSCM E宣布支持希拉里,这是她跟参议员伯尔尼·桑德斯之间争取劳工组织支持的战斗中取得的一大胜利。

    与此同时,杰布·布什竞选团队那边爆出的新闻是:减员,减薪,幅度达40%。人们早知道杰布的大选花钱太凶,有传言说,由于他在民调中落后太多,现在筹款陷于停滞,看来不是空穴来风。为了正面宣传,杰布团队把减支说成持久战之必需。竞选顾问肯定是要这样表态,但共和党人正对杰布失去信心。上周连续三项民调显示杰布在共和党选民中只能得到5%的支持。一位资深共和党人对《纽约时报》说,这几个月简直是场政治灾难,“难以置信,杰布从重头戏变成了毛毛雨。”

    “政治运动员”

    从这场角逐一开始,人们就经常把希拉里·克林顿与杰布·布什相提并论。他们都有丰富的从政经历,是美国政坛的熟面孔———希拉里干过参议员、国务卿,从未离开舞台,杰布·布什履历稍逊,但也当过八年州长;两人都对总统这个职位不陌生,希拉里是前第一夫人,杰布的爸爸和哥哥都是总统。今年4月,当希拉里宣布参选时,一些人就开始讨论杰布会否上场。当他6月份宣布参选,围观者立刻为他们送上了“克林顿2.0”和“布什3.0”的雅号。

    两人刚一登台便获得许多党内资深人士的背书。最初的民调中,杰布以42.4%微幅落后希拉里的47.6%,但共和党并不担心。与哥哥小布什相比,杰布更加聪明稳重。老布什说过,他的5个子女中,杰布最有潜力入主白宫。担任州长期间,他口碑良好。本来共和党在移民中基础薄弱,但杰布娶了一个墨西哥籍妻子,他本人会说一口流利的西班牙语。相形之下,希拉里倒是让民主党有点担心。她担任国务卿期间表现不错,受欢迎指数飙升。不料接下来全美国见证了希拉里如何处理“邮件门”——— 她被指担任公职期间用个人邮件服务器处理公务,危及到国家安全。在新闻发布会上,她显得尖刻、固执,未能表现出最基本的政治技巧。这让民主党人再度想起希拉里曾是一个多么令人讨厌的候选人。曾担任尼克松和里根竞选顾问的帕特·布查南把政治家称为“政治运动员”,除了意识形态、政策偏好,还要善于在赛场上表现和发挥,而这种魅力和悟性是与生俱来的。在他看来,希拉里是离天生政客最远的那一类。回顾希拉里的竞选之路,这种刻苦感很明显。在她两次参议员竞选和2008年不成功的总统竞选中,常要加倍努力,才能运用最普通的技巧。希拉里是实干家,但未必是一个好的竞选者。

    那么,这几个月到底发生了什么,以至于共和党的宠儿落下这么多呢?

    不能全怪特朗普

    最明显的答案就是杰布要对付特朗普,希拉里不用。特朗普几乎一直占据着媒体热点,不仅遮蔽了杰布,还不时为他引来炮火,改变了共和党内角逐的局面。但在这方面,杰布没有收到多少同情。事实上,他的问题也不能全怪特朗普。按照民调总分析,他还落在本·卡森、马可·卢比奥和泰德·克鲁兹后面,在全国范围内,他的支持率也仅有7.2%。对于一个主要卖点是可选性的候选人来说,这些数字太惨了。而在民主党那边,哪怕是“邮件门”丑闻缠身之时,希拉里也适度领先。

    糟糕的成绩部分缘于杰布自己的失误。二月份进行第一次大型演讲时,他把伊朗跟伊拉克混了,搞不清极端组织IS大概有多少武装人员,类似的错误还有很多。如果他能拿出创新和有内容的政策纲领让人们惊艳一下,那口头上的失误或许会被忽略。但这方面他也没有值得夸耀的东西,他说自己的减税方案可以让G DP一年增长四个点,但没有实际论据支撑;他的外交纲领非常空泛,根本无法跟希拉里抗衡;在社会事务方面———比如控枪和流产———他的立场也不突出。2000年小布什的竞选主题是“有同情心的保守主义”,杰布让人记住的只有一句口号———“杰布!”

    而希拉里是以“一直在进步”的姿态竞选。在民主党第一次辩论中,她说自己是着眼做事的改革派,为论证这一点她摆出一系列方案,包括带薪病休、扩大幼儿园服务、提高最低工资、降低大学费用等,这些方案都不激进,但加在一起,显出了努力解决问题的诚意,让中产阶层精神一振。

    两个错误的假设

    至今杰布没有拿出可摆上台面的东西。哪怕是他以后演讲技巧有提升,哪怕特朗普退出,也难保证他获得提名。现在看起来,他整个竞选活动是基于两个错误的假设。头一个假设是认为共和党选民立场趋中。在移民政策上,为区别于其他候选人,杰布坚持规矩的非法移民应有拿到美国身份的机会,结果引来了保守派的抨击,谴责他在提倡“大赦”。民调显示,大部分共和党选民赞成大规模遣返非法移民,特朗普就利用了这一点。第二个假设是认为共和党选民热衷于重建布什王朝。从一开始,这个假设就有点可疑。美国史上从未有三任总统出自同一家族,当杰布宣布参选,不少人都问为何30年里要有3位布什总统。因为急着推出杰布,共和党当权派想方设法淡化杰布的王朝色彩,可惜做了许多努力,杰布的支持率还是没能猛涨,其实2013年他妈妈芭芭拉在为其他共和党人站台时就说了:“这里有许多有资格的人,布什总统已经够多了。”

    希拉里的竞选也有个家族问题,但是两者区别明显。亚当斯、哈里森和罗斯福的故事都证明,美国人对一个家庭出两个总统并不排斥。而且希拉里当过参议员,干过国务卿,早就独立于总统丈夫。与此同时,还要承认,克林顿任期在民主党选民中的口碑比小布什在共和党人中的口碑好,多数人把克林顿跟和平繁荣及足以对抗共和党的攻击联系在一起。但小布什在共和党内无法激起这样的认同感,他卸任之际,美国经济衰退,身陷两场战争。有段时间,杰布和为他背书的大佬不断摆出姿态,跟小布什划清界限,但特朗普一来,这个战略就不灵了———他不断把伊战描绘成一场灾难,反复把杰布跟小布什联系在一起,迫使共和党人思考再选一个布什总统是不是个馊主意。

    现在离共和党的艾奥瓦州初选还有三个多月,杰布若想翻盘,得好好应对特朗普的发难。过去两周,希拉里一直在面对挑战,先是第一场民主党辩论,然后是班加西听证会,她奋起迎战,收获甚丰,现在轮到杰布了。用一位共和党大佬的话说,杰布真的需要来一次一鸣惊人,而且要非常闪亮,否则宠儿光环将彻底消失。  编译:Dawn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