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亿万富翁特朗普一张大嘴搅动四方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5年11月01日        版次:GB04    作者:Dawn

    特朗普效应

    由于特朗普的引人注目,他在共和党辩论赛中日益成为焦点。《华盛顿邮报》统计了第一次和第二次辩论的交锋情况,发现在第二次辩论中其他候选人对特朗普的“攻击”明显增多,当然特朗普也积极还击,在这之中,他和杰布·布什的互动最为频繁。

    特朗普语录

    ●“奥巴马建医保网站花了50亿美元……我有好多网站,请人做的,一个才3美元。”

    ●“我有好多钱,比他们的钱加一块都多,比他们那些骗人的捐款加起来都多——— 但我就是想做我自己。”

    ●“墨西哥可不是把最好的人送过来,他们带来了毒品,带来了犯罪,他们是强奸犯。”

    有钱、任性———这两个词用来形容美国共和党候选人特朗普再合适不过。他口无遮拦,丝毫不顾政治正确与否,支持率却居高不下。一开始被当成笑话,现在成了人人剖析的“现象”。

    炫富不止

    “我真的很有钱。”

    这是共和党候选人特朗普经常挂在嘴上的话。

    据特朗普说,这是选民应当选他的主要理由之一,因为他太有钱了,根本不需要迎合那些捐款人;他太有钱了,可以把其他所有共和党候选人打包买入或者卖掉。

    到底多有钱呢?《福布斯杂志》的数字是将近45亿美元,特朗普自称净资产100亿美元。总之,特朗普美国史上最有钱的总统候选人。

    按照华盛顿的价值观,候选人最忌夸富,特别是保守的共和党人。原则上特朗普应该学习小布什,即便腰缠万贯,也要摆出亲民姿态,宣称自己喜欢吃熏猪皮。但特朗普不,他带记者参观自己的豪宅、飞机、游艇,任他们写得纸醉金迷。“当你特别有钱时,自然就是这样过日子。”

    奇怪的是,此举并未引起选民的反感。这不仅仅是因为他说的是实话,他还进一步把炫富变成了一种美德。他说,作为一个发展商,自己终生都在跟建筑工人和其他蓝领打交道,所以他的钱对穷人来说不是问题。“他们会觉得我的钱能给很多人带来好处,特别是有抱负的人。”他说,他的商业才智和他的钱都说明他是位成功者,他凭借自信建立了商业王国和国际品牌,现在要用来引领国家。

    更重要的是,因为自己拿钱竞选,他享有了别人难以享受的“言论自由”。“我用的是自己的钱。”他说,“我不用说客,不需要捐款人。”他天天提醒选民,他的对手都被藏在背后的捐款者收买了。一个亿万富翁打这种民粹牌可能有点违和,但因为富有,特朗普的话显得更有说服力。他的标志性事业———房地产———具有实体性,把他跟那些搞对冲基金的家伙区别开来,他抨击进行可疑的金融交易,把美国的工作机会都外包出去。

    磁器店里的野牛

    而让对手嫉妒的是,特朗普的“畅所欲言”不限于金钱。自从6月宣布参选,他在移民、女性、外交等问题上的立场表达,无不引起喧哗。他说墨西哥人带来了毒品和强奸,说电视台女主持人“全身冒血”(被认为是讽刺对方处于生理期脾气暴躁),最新的反主流言论是“如果卡扎菲和萨达姆继续掌权,中东会更稳定”。

    虽然不断“犯忌”,特朗普在共和党的民调中支持率却一路上扬,远超过其他候选人,直到几天前共和党第三次辩论之后,他才在一次全国民调中从占据了100多天的榜首滑到第二名。

    特朗普现象让见识最广的大选分析师也沉不住气:一个看上去偏执、自恋、粗鲁的人是怎么占据全国舞台,并形成实在威胁的?

    有人说这是媒体的错,《华盛顿邮报》画了一张图表,试图证明特朗普的民调结果跟大规模的媒体曝光有很大关系;也有人怪美国群众品位差,迷恋名流和真人秀;更有人钻进故纸堆,研究美国政治偏执风,甚至一路追溯到了马克·吐温。

    一片吵闹声中,有乐观主义者站出来,建议从正面角度理解特朗普的崛起。他们说,特朗普不是公害。恰恰相反,他的走红可能是件好事。首先,特朗普给大选打了一针兴奋剂,促使公众更关注公共事务。毕竟,如果辩论台上只有杰布·布什和斯科特·沃克,就不会有观看《权力游戏》的效果,公众就不会有兴趣追着看三个多小时。其次,他们说,特朗普仿佛闯进磁器店的野牛,以粗鲁方式,揭示美国政治痼疾,或会促进改革。

    共和党进退两难

    事实上,类似特朗普的人物在美国各级选举中都出现过,只是影响稍逊。1968年到1990年间,喜剧演员帕特·鲍尔森参加过几次总统,想引起人们对政治荒诞性的关注。在1996年新罕布什尔的初选中,他位居第二,并在四个州的初选中获得资格。但在加州他被驱逐出局,一位大佬说:“我不希望总统大选变成闹剧。”

    在一些人看来,总统选举正在变成某种闹剧,特朗普就是证明。因为特朗普“贱招”太多,一些共和党人想跟他划清界限。说他是“假冒伪劣”,呼吁选民不要理会他那些“野蛮人的疯话”,强调共和党一向尊敬女性、欢迎移民、热爱西班牙裔。

    但是,一些评论者指出,特朗普只是大声地把其他共和党政客试图掩饰的观点说了出来。事实上,不只保守派为特朗普的“有毒言论”辩护,连更主流的共和党候选人也为他说话,比如本·卡森就和他一样,赞成取消在美出生儿童的公民权。特朗普喊着要大规模遣返非法移民,这也是包括罗姆尼在内许多共和党人的立场。许多共和党候选人认为应当禁止被强奸女性和可能难产死亡的女性堕胎,这就难怪特朗普说凯莉“全身冒血”之后,支持率又上一层楼。

    特朗普让共和党大佬颇是为难:他们想要特朗普吸引的选民,但不希望选民关注特朗普的立场。问题是其他候选人一直落后,没法对特朗普形成挑战,包括大佬们最初看好的杰布·布什。

    对谁都是挑战

    这让民主党十分高兴,一些阴谋论者甚至怀疑特朗普是希拉里安插的卧底。但对希拉里来说,特朗普是把双刃剑,伤了共和党,也衬托出她的弱点。她本就喜欢回避一些有争议的问题,与特朗普的“任性”一比较,更显糟糕。特朗普还夸耀说克林顿夫妇参加了他上次的婚礼,因为他给他们捐了钱。

    特朗普不仅影响到希拉里,对新闻媒体和政治分析师也是个打击,因为他们的预言不断失灵。7月份特朗普讽刺“越战英雄”麦凯恩后,《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和CN N都宣布他马上完蛋;首次辩论结束后两周,他们又预言特朗普不会再领跑民调,结果都未应验。一些“有节操”的媒体决定停止关注特朗普,《赫芬顿邮报》则宣布把特朗普的报道调到娱乐板块去。但特朗普的粉丝不管他是出现在时政版还是娱乐版;抨击他竞选纲领不一致也没用,因为特朗普根本没什么纲领,只有心血来潮时发表的意见,他说那都是看报纸或脱口秀时冒出来的想法。《华尔街日报》专栏作者肯伯利·斯特拉塞抱怨特朗普对外交政策不通,特朗普表示不用费这个心,因为外交政策天天都在变。

    特朗普对大选游戏规则也形成了挑战。美国政治背后有大批战略师、顾问、民调分析师在运作。希拉里遭遇“邮件门”后,为帮她塑造形象,战略师挖空心思。这套竞选技巧诞生于1960年代,一直奏效,但特朗普的选举是“非职业化”的。他不在初选州搞小规模的演讲会,不接受政坛新秀的邀约,老是诋毁卡尔·罗夫这样的共和党大牛,不怕得罪最有权力的媒体,却并未为此付出任何政治代价。他最热衷的就是不断发推特讽刺人,和奥巴马一样,是社交媒体时代的新星。

    “推特总统”或“血雨腥风”

    特朗普对后2016时代美国政治的影响很难估计。关于他,最精彩的评论来自演员欧文·威尔逊:“你会忍不住被他吸引。因为我们早已习惯两党政治家像演员一样,总是说些正确的话,突然有人不按剧本来,很精彩。”没错,虽然有人说特朗普是娱乐人物,事实上他的对手更像在演戏。美国政治市场对即兴发挥的需求极大,而特朗普暂时垄断了这个市场。此外,就像一位共和党改革派所言,特朗普迎合了平民对中产选举的厌倦之情。鉴于共和党群众对于精英主义的普遍敌视,可以预测一段时间内特朗普的人气不会消退。有人甚至说他将成为美国第一位“推特总统”——— 回看历史,胜出的总是最能熟练掌握媒体工具的人,而特朗普对社交媒体的运用比其他候选人都自如和充分。

    但也有分析师指出,共和党的焦虑有道理。在美国,歧视女性、西班牙人、黑人和亚裔是无法赢得选举人团的支持的。如果特朗普的支持率逐渐下降,在明年7月提名之前淡出舞台,那是最好。如果目前情况一直持续,对共和党的总体布局无益,届时或许会有人出大钱,策划把特朗普拉下台,那将迎来一番“血雨腥风”,因为特朗普永远不会静静地走开。 编译:Dawn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