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方唱罢我登场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5年11月01日        版次:GB03    作者:潍滢

    希拉里:每天美国人都需要一个冠军,我希望能成为那个冠军。

    伯尼·桑德斯:低估我的人要谨慎了。

    马丁·奥马利:现在必须挽救美国,才能重塑梦想。

    兰德·保罗:是时候开一条新路,一条通向公正、机会、自由之路。

    泰德·克鲁兹:美国人民站起来为自由而战的力量是无穷的。

    帕塔基:我能赢得大选,我能领导国家,我能将华盛顿改变到最好。

    桑托姆:工薪家庭不需要另一个跟大政府和大资金有牵连的总统。

    哈克比:我知道,演讲跟管理一个纳税人供养的可信政府是两回事。

    本·卡森:或许我从政不会是正确决定,因为我不是政客。

    卡莉·弗奥莉娜:在很多事情上克林顿夫人做不到诚实。

    克里斯·克里斯蒂:我已做好准备为美利坚人民战斗。

    劳伦斯·莱斯格:这种僵局、美国政治的党派平台在华盛顿已行不通。

    马克·卢比奥:这是我们这一代人的时代,领导美国的新世纪。

    杰布·布什:我不认为任何人或任何事是理所当然的,我由衷参选,为胜利而战。

    特朗普:女士们先生们,我现在正式宣布竞选总统。

    2014年11月,美国中期选举结束,意味着2016年总统选举的大戏揭开帷幕。共和党人、前神经外科医生本·卡森于2014年11月7日率先宣布竞选总统,接着越来越多的候选人加入竞选行列。

    4“驴子”对阵15“大象”

    到10月30日,民主党有4名候选人。他们是:

    希拉里。今年4月12日通过社交媒体宣布参选,作为前第一夫人、前参议员、前国务卿,她被认为是民主党没有争议的领跑候选人。

    伯纳德·桑德斯。佛蒙特州参议员,5月1日加入竞选行列。他曾说美国选举需要一场革命,把权力从亿万富豪手中交还到工人阶级手中。

    马丁·奥马利,前马里兰州州长,今年5月30日宣布参选,目标是颠覆“希拉里一定能获得党内提名”的传统思维。

    劳伦斯·莱斯格,前罗德岛州州长,哈佛大学法学院教授,今年9月9日参选。

    而共和党目前共有15名参选人,以下是其中主要竞争者:

    本·卡森,前神经外科医生。自称不是政治人物,也不喜欢政治,却于2014年11月7日首先宣布竞选总统,并且意外地在共和党内赢得相当高支持率。他言论激进,曾公开反对穆族人当美国总统。

    唐纳德·特朗普:地产大亨,商业巨富,20年来一直被传会从政,终于在今年6月17日宣布竞选共和党提名。言论不羁,政策极端,曾要求奥巴马提供出生证明。

    杰布·布什,前佛罗里达州州长,布什政治王朝继承人,6月15日宣布角逐总统选举,其超级筹款能力保证他会是共和党内最有竞争力的候选人。

    兰德·保罗,4月7日宣布作为共和党员参选,但实际是“茶党运动”代表,观点保守。

    泰德·克鲁兹,德克萨斯州参议员,拉丁裔,今年3月23日宣布竞选。代表共和党,却是“茶党运动”捧起的政治明星,坚决反对医保改革。

    卡莉·费奥莉娜,惠普前执行官,5月4日参选,没有从政经验,希望以经济政策赢得支持。

    麦克·哈克比,前阿肯色州州长。2008年曾竞选党内提名失败,今年6月3日卷土重来。

    里克·桑托姆,前参议员,2012年竞选失败,今年7月13日再次竞选,普遍被认为是美国大选历史上政策观点最保守的参选者,他支持工薪阶层,反对大政府大预算。

    乔治·帕塔基,担任过3任纽约州州长,也是“9·11”事件发生时的纽约市长。今年5月28日参选。

    马克·卢比奥,古巴移民之子,今年4月13日宣布逐鹿白宫,将自己包装成共和党内年轻一代领袖。

    克里斯·克里斯蒂,新泽西州州长,今年6月30日宣布竞选白宫之主。

    退出竞选的有以下6位:

    1、米特·罗姆尼。共和党人,1月30日宣布退出大选,原因是:“捐资者的支持意愿已被慢慢“侵蚀”。

    2、里克·佩里。共和党人,得克萨斯州任职时间最长的前州长,9月12日退选,退选原因是缺钱缺人气。

    3、迈克·彭斯。共和党人、印第安纳州的州长,退选原因是支持率不够。

    4、斯科特·沃克。共和党人、威斯康辛州州长,9月22日退选,原因是“差钱”。

    5、伊丽莎白·沃伦。民主党参议员,退选是因为支持率不够。

    6、吉姆·韦伯。民主党人,前弗吉尼亚州联邦参议员,10月20日宣布退出竞选。吉姆·韦伯10月20日宣布退出民主党初选,理由是理念与民主党不相容。

    驴象观点大P K信息藏天机

    财政问题、堕胎、移民政策、同性恋婚姻、气候变化、枪支政策……这些都是驴象争战中的重要议题。

    民主党选民认为自己的政党在同性恋婚姻、堕胎和气候变化这3个议题上最能代表公众,民主党的初选选民们也确信自己的政党代表了美国政治的中间声音。

    而共和党人则觉得他们最主流的政策是枪支和财政政策。但共和党人在同性恋婚姻、堕胎和气候政策上非常疑惑,只有略高于一半的人认为政党政策是代表主流。这种不自信的差别在两党内是非常明显的。

    在独立选民看来,民主党在同性恋婚姻、气候变化、堕胎议题上有优势;共和党在枪支政策上占上风。最有趣的是,在移民和财政政策问题上,独立选民认为民主党和共和党都不是主流!

    这些信息能启示两党在大选的下一阶段重点是什么,也表明了对于候选人来说最需要小心处理的话题是什么?

    例如,对于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来说,现在谈及严格管理枪支的话题或许能在明年春天提名之前赢得更多党内支持,但是一旦获得提名进入大选阶段后,这些言论就会反过来对其不利。同样共和党候选人如果在同性婚姻、堕胎和环保方面坚持非常强硬的保守态度,在初选阶段的确能提升党内人气,但长期来看会造成更大伤害。

    这也暗示在2016年的大选中,移民和财政应该是两党候选人最努力的关键问题,候选人都要拿出最优政策,在这两个政策上抓住民心的人相信就是未来的白宫主人。

    大选分析

    民主党:

    拜登不参选有利于党内团结

    到目前为止,对民主党大选局势影响最大的消息,是副总统拜登日前宣布不参加竞选。分析家认为,此举有利于民主党党内团结。

    10月21日,经过好几个月的深思,拜登宣布不参加竞选,称原因是筹款“窗口期”已经关闭。不过他表示不竞选并不意味着保持沉默,这说明未来如果有需要,他会继续其政治生涯。

    拜登选择在白宫南草坪发表准备好的讲话。在这个距离椭圆办公室最近的位置,他宣布了可能是一生中最重要的决定。他坚持说,民主党必须把中产阶级作为努力的中心,尽管在华盛顿的政治术语中,中产阶级多半已经沦为“下等”的同义词。他说,经济上的不平等已经威胁到美国民主,这一点必须改变。他说自己曾渴望成为能治愈癌症的总统,暗示如果当选,支持癌症研究将是一个主要政策———今年他的长子博·拜登死于脑癌。

    很多人注意到,这份声明只要稍微改几个字就是一份竞选声明而非弃选声明,但是拜登一再重申,失去长子的悲痛亦是参选的真实障碍。当然,10月26日,他又再度出声,称不参选是因为自己不可能赢。

    的确如此。作为副总统,作为有两次竞选经验的人,拜登的确考虑过竞选,问题是他在“看不见的初选”中已经失败,希拉里早就吸引大量的拥戴者和捐款,很早就成为党内一致选择。拜登近来犹豫的原因,很可能是想等待希拉里的竞选出现大错,但机会一直没有出现,甚至是“邮件门”也没有对她造成大的影响。现在希拉里获得提名只是时间问题,以其经验和技巧,出现重大政治失误是不可能的。

    拜登一直是民主党党内的第二选择。从逻辑上说,如果希拉里出意外,拜登依旧会在紧急情况下参选。他宣布不竞选,很大程度是为了完成民主党内的统一。另外,他的不参选也结束了希拉里一直以来的担心。这充分说明,拜登才是希拉里最惧怕的党内对手,因为他的同情心,他的政治经验和他的诚实都是希拉里不能抗衡的。

    其实,很多共和党人希望最后面对的对手是拜登而非希拉里,因为他是共和党心目中“真正的朋友”,拜登本人也曾说:“共和党人不是敌人,暂时是对手,今后是朋友。”

    共和党:

    两翼分化走向分裂

    分析家指出,今年大选的主要新闻颇能证明,共和党内部正在稳定分裂中。首先我们需要区分共和党内的保守派和反叛派。保守派相对富裕,他们的主要政策目标是经济性的———一般来说,他们并不关心令人兴奋的社会议题,从同性恋婚姻、枪支权益到公校改革。而反叛派的经济环境则要困难得多,通常不仅不富裕,甚至还达不到财政稳定,他们总会被保守派不关心的社会话题搅动情绪。

    对于反叛派来说,规定高管必须公开自己与普通员工的薪酬差距的《托德·弗朗克法案》跟他们没有关系,提到美联储或者利率,他们更多想到的是阴谋论而不是投资策略,国际贸易谈判问题激起他们的是恐惧而非热情。对于保守派来说,医保改革是一项福利,应该被限制、减少甚至完全私有化,但在反叛派看来,这是社会安全网络的重要部分。

    共和党内两翼的分化已非常明显,他们来自不同的社会背景,而需求、利益和关心的政策是完全不同的,但这两个非常不同的群体在相当长时间内分享着同一个政党。

    从1988年到2012年的大选来看,共和党初选阶段的竞争总有着可预见的结构,会有一个保守派喜欢的候选人,也会有一个反叛派支持的“外来者”。1988年保守派选择当时的副总统布什,反叛派选择帕特·罗宾逊。1992年反叛派选择另一个帕特(Pat B uchanan),1996年保守派支持鲍勃·多尔,反叛派支持阿兰·肯耶斯,阿兰·肯耶斯在2000年大选中延续角色,与之分享舞台的是保守派点将的加里·鲍尔。情况延续到2012年,反叛派的代表是里克·桑托姆,保守派代言人是罗姆尼。

    这种模式已深入共和党提名过程,最终结果总是保守派的候选人胜利,主要原因当然是金钱。保守派的候选人能在圈内吸引大量资金,反叛派候选人永远没有充足资金回应对手系统性负面广告。只是在2016年大选,这种模式神奇地消失了,或者说在众人面前瓦解了。

    记者们很难准确捕捉在共和党内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们只看到太多新闻和社论预测特朗普以及本·卡森马上就要倒台,或者解释保守派正在努力整顿力量推出最合适的代言人。只是到目前为止所有这些预测都不曾成真,大家带着娱乐的精神提出另一个假说:或者我们瞥到了一个最稳定的政党正在慢慢溶解的过程。

    为了便于分析,我们把共和党的候选人根据他们的政策方向也分为保守派和反叛派,特朗普,本·卡森,卡里·弗莉娜,泰德·克鲁兹,迈克尔·哈克比以及里克·桑托姆属于反叛派的代表,而杰布·布什,马克·卢比奥,约翰·卡西奇,克里斯·克里斯蒂,林赛·格莱姆和乔治·帕塔基是保守派的代表。保罗·兰德因为在宗教和社会政策的很多方面都是特例,因此不归属于任何一派。当然这种区别不是绝对的,卡里·弗莉娜在保守派也能获得一定支持,泰德·克鲁兹是参议员而且已经从保守派那里筹集到一定资金,但是他的竞选纲领完全是反叛派的。目前为止,两派的区别在候选人中还是较明显的。

    但这次大选保守派落后于反叛派是几个月前就出现的趋势。反叛派的候选人一直获得55%到65%的支持率,根据最新的路透社民调,特朗普、卡森、克鲁兹、弗莉娜、哈克比和桑托姆一共获得63%的支持率,根据N B C的民调,这6人组合的支持率是66%。而保守派候选人的联合支持率从路透社的24 %下降到N B C的19%,也就是说这一次,反叛派候选人的支持率是成功派的一倍甚至更多!这是从未有过的。

    分析家提出两个问题:为什么这次初选跟历史如此不同?接下来保守派该怎么办?

    这次初选起义派占上风明显说明,共和党的基础选民跟保守人士渐行渐远,其中的原因写几本书也说不完,但简而言之,极端保守的宗教右翼力量正被各种社会原因分流,保守派在例如种族、婚姻、税收等各种问题上释放的信号正被社交媒体带来的无限可能性混淆。

    保守派现在该怎么做?他们很有钱这是肯定的。历史上他们会用大量资金针对竞争对手发布污蔑性、误导性负面广告,不过这次这么做能否奏效就不一定了。

    本版编译:潍滢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