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花道里乾坤大

    二十多年前刚上大学时,寒假第一次南下广州,除夕去逛花市,大惊艳,深夜作文以志之,回校后竟获传诵;藉此虚荣,遂留心岭南花事。到得读研究生时,转攻古代文学,始知素馨堪称岭南“国花”,然亦只留连于诗文之间而

  • 一个存在主义者的文学备忘录

    当小说家试图在文本(虚构文本)外构建自身文学形象时,他总会不由自主地倾向随笔,就像《新千年文学备忘录》之于卡尔维诺、《小说的艺术》之于昆德拉、《天真的和感伤的小说家》之于帕慕克、《我能否相信自己》之于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