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明代名人传》中译本指瑕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5年10月21日 10:49        版次:GB15    作者:乔纳森

    ●西书识小之九十二

    乔纳森 编辑,广州

    富路特、房兆楹主编的英文版《明代名人传》上下册由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出版社于1976年推出,这套书的作者阵容集一时之选,包括伯戴克、陈学霖、达德斯、邓恩、杜维明、福赫伯、傅吾康、郭颖颐、贺凯、黄培、黄仁宇、蒋彝、李田意、李铸晋、刘若愚、柳存仁、牟复礼、秦家懿、冉云华、司律思、王赓武等一百多位知名学者。《明代名人传》是上世纪70年代国际汉学界的一项标志性工程,今天,我们要想再组织这么多达到如此级别的学者共同完成篇幅这么大的著作(英文版共1751页),简直不可能了。《明代名人传》的优点之一是内容多经专家考订,简明却不肤浅,绝非现在破绽百出的“百度百科”之类可比。正因为它的学术水平相当高,所以多年来《明代名人传》一直是治明史以及元史、清史的学者的重要工具书。

    今年,国内终于出版了《明代名人传》中译本(北京时代华文书局2015年4月第一版),装订为皇皇六册,厚达2437页,可谓近年中国学术翻译界、学术出版界的一大成就,想必会受到学者及历史爱好者的欢迎。

    我在阅读《明代名人传》中译本的过程中,随机选取了数十条条目,与英文原著对照。可以看出,中译本的质量是比较好的,多数译文基本准确,尤其是在官职专名的还原方面,相当精确,可见编者、译者是下了大功夫的。当然,全书篇幅甚钜,翻译、编辑、校对成于众手,不免会出现一些问题,以下谨就个人发现的一些舛讹失误之处做一点查缺补漏的工作,希望对读者能有所助益。

    一,词义理解错误

    译者有时对英文词语的把握有偏差,造成失误。如“吴承恩”条,“……1929年末,有人在北平的故宫博物院里发现《射阳先生存稿》1529年版的抄本(也许是现存的唯一的初版抄本)……”(第2040页),文中与“抄本”对应的原文是copy,其实只是“本”的意思。事实上,《射阳先生存稿》为刻本,根本不是抄本。再如“袁黄”条,“袁黄的散文集《评注八代文宗》是为了应对科举考试所作”(第2245页),与“散文集”对应的原文为anthol-ogy,意思是“选集”。看《评注八代文宗》的书名也猜得到它只会是袁黄编选而成的。又如“唐寅”条,“其所作诗文有时候粗俗到了极点”(第1721页),文中与“粗俗”对应的原文为col-loqu ial,只是“口语化”的意思。又如“宋濂”条,“他也偶尔为朱元璋抄写公文”(第1679页),与“抄写”对应的原文为com posed,意为起草。写作,究竟与抄写不同。

    二,句意理解错误

    在我比对过的《明代名人传》诸条目中,“杨慎”一条是错得最多、最厉害的。这里所举词义、句意理解错误的例子均出此条。例一:“一些迅速流行的诗集也往往被归于杨慎名下”(第2111页)。原文为:S om e prom ptbooksfor w ritersof poetryarealsoattributedtohim,这里所谓prom pt books,原义为戏班子里用的剧本,可能类似中国戏曲里所谓“院本”,但这里显然是个比喻的说法,结合上下文来看,就是“兔园册子”的意思。我疑心原作者心目中依据的来源是《四库全书总目提要》中《翰苑琼琚》条:“旧本题明杨慎编。其书饾飣补缀,类乡塾兔园册子。中间割裂《尚书》,尤为庸妄。疑非慎之所为。”例二:“在流放的日子里,杨慎成为了博学的代名词。”(同上)原文为:Yanginexilebecam etheobject ofgeneral interest,意思是:流放中的杨慎成了大众关注的对象。例三:“杨慎的生平经历和著作引起了诸多如此的攻击。”(第2112页)原文为:T heinterestin hislifeand w orksw asarousedevenm orebysuchattacks,意思是:杨慎的立身处世和文章著作越受人攻击,人们对他的兴趣反而越大。例四:“在杨慎的所有著作中,关于云南的部分尤为引人注目,这也使得杨慎更为知名。”(同上)后面半句的原文为:about w hichhebe-cam ew ell inform ed,意思是说,在云南问题上他闻见极广。例五:“毫无疑问的是《南诏野史》参考了《滇载记》中的内容,并在1544年陆楫的《古今说海》中二者的作者便已经混淆。”(同上)后面半句的原文为:foritw as incorporatedinK u-chinshuo-hai……,意思是说,因为《滇载记》早就被收录于1544年陆楫编纂的《古今说海》中。这是说《滇载记》刊行在《南诏野史》之先。例六:“在杨慎的另一部著作中,有木公所作的有关丽江纳西族酋长历史的序”(第2113页),这里译者把相互关系搞颠倒了,实际上是杨慎为木公的书作序。显然,原作者是指杨慎为木公的《木氏宦谱》写序。此外,“杨慎”条还有些小误,就不一一开列了。

    三,人名、书名错误

    《明代名人传》中译本中人名、书名的舛讹,有些属于从拉丁拼写或英文书名转(译)为中文时出错,也有些是由于粗心,把原书中的中文抄错了。还有些是多数条目里译对了,个别条目弄错了,则属于编校的问题。

    人名之讹:如“德清”条,“祩红大师”(第1742页),当作祩宏大师。如“马欢”条,“王大渊”(第1392页),当作汪大渊。如“沈德符”条,“沈时行”(第1628页),当作申时行。如“石亨”条,“林傅甲”(第1646页),当作林传甲。《明代名人传》的撰者名字出错的例子有“马欢”条作者王赓武误为“王广武”(第1393页)、“邵元节”条作者柳存仁误为“刘存仁”(第1601页)

    书名之误:如“王世贞”条,《金品梅》(第1933页),当作《金瓶梅》,属手民之误。如“马欢”条,《西洋藩国志》(第1392页),当作《西洋番国志》。第2074页、2119页、2129页参考文献中所列傅吾康著作均被译作《明史材料介绍》,其实傅吾康这部著作是《明代名人传》最倚重的参考资料之一,它有中文书名《明代史籍汇考》,《明代名人传》中译本中许多地方并不误,可见属于编校失误。如“宋濂”条:“钱穆,‘读明初开国功臣诗文集’,《新亚洲杂志》(T heN ew A sia Journal)……”(第1684页)。按,杂志名当作《新亚学报》,文章的题目当作《读明初开国诸臣诗文集》。如“石亨”条,《坊巷志》(第1646页),当作《京师坊巷志》,《华裔学报》(同上),当作《华裔学志》。

    此类讹误不胜枚举,不再多列了。当然,以上提到的问题其实都是局部的,假如读者因此忽视了《明代名人传》这部好书,那就非我所愿了。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