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每个人心里有一个赤名莉香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5年10月21日 10:49        版次:GB12    作者:赵瑜

    《东京爱情故事》,柴门文著,苏枕书译,译林出版社2015年8月第一版,定价:98元。

    赵瑜 编辑,海口

    赤名莉香是一九七零年代出生的部分中国男生的情商启蒙者,可以这样说,作为一个七零后的男人,如果不给赤名莉香写一封信件,那么,我们的青春期永远不会结束。

    因为同名电视剧《东京爱情故事》的热播,四角恋爱故事取代了旧有的三角恋爱叙事模式,成为当年火热的情感话题。对于成长在上世纪八十年代的中国男生,这样的故事如同一味感情的芥末,直接打开我们封闭而陈旧的感官和两性观念,使我们瞬间中了赤名莉香的毒。

    近日阅读柴门文的原著,才知道这部作品有着更为贴近东京1990年代初的生活背景。和电视剧版不同的是,《东京爱情故事》纸本的开头部分,便设计了一场让人误解的故事:永尾完治满心欢喜地和长发女孩散步回家,女孩醉了酒,想要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再走。那只好开房了,永尾完治以为自己的青春期终于可以释放一回了,遗憾的是那女孩到房间便吐了一地。永尾完治很是泄气,他下楼结账,准备结账后回家睡觉,却发现,钱包忘记带了。在一楼翻着兜找钱的时候,竟然遇到了赤名莉香。完治尴尬极了,一是觉得自己找女人的事情被她发现,再则是发现赤名莉香和其他男人开房后的失落。避不开,只好找赤名莉香借钱。还好,一切都有惊无险,当永尾完治进入赤名莉香订好的房间后,里面并没有男人。永尾完治剧情猜测失败。

    这便是《东京爱情故事》纸本小说的开头部分。这一部分在电视剧版完全删除了。

    柴门文的原著小说更全面地刻画人物,比如,她给永尾完治设计了一个养鸽子的经历,并让永尾完治给那个醉酒的女孩讲述放鸽子的细节。这样的细节会让读者联想到赤名莉香,她刚刚被放了鸽子。这备注了永尾完治的心理活动,虽然他不能确定自己的感情,但是,他关心赤名莉香,这就是证据。

    男女相处中,情商高的一方一般是采取主动的那一个。而情商低的人,通常是隐藏喜欢和爱慕。《东京爱情故事》中,例证是如此的明晰。比如赤名莉香喜欢永尾完治,便主动送爱示爱,甚至求爱。而永尾完治喜欢关口里美,不语。关口里美喜欢三上健一,不表。

    1990年代中期,中国内地的封闭和迂腐依然浓郁,在《东京爱情故事》热播的时候,我们这些已经沉淀在青春期深处的大学生们,一方面修正自己的爱情观念,一方面又激烈地用对和错来衡量感情。犹记得当年,周末和女生们一起看电视,一群人痛骂关口里美不停地在两个男人之间打转的恶毒。

    《东京爱情故事》的美妙之处在于男女之间情商的启蒙。永尾完治羞涩单纯,那么,他便需要一个看过世间繁华的赤名莉香来温暖他。而关口里美的犹豫不决,则又需要三上健一的直接用身体来交流的方式启蒙。

    赤名莉香对永尾完治的喜欢,多少有一种对弱势者的同情。这是他们爱情的出发点,然而,爱情的事,每一分钟都会出现变化。当两个人一起奔波、一起喜悦、一起对着月亮发呆、一起食用彼此的身体,那么,低情商的永尾完治迅速将赤名莉香的情商平均了过来。

    电视剧的版本将赤名莉香的童年生活地改成了美国,仿佛美国就意味着文明的来源是正版的,好使得赤名莉香和永尾完治的感情对话中,赤名莉香的主动表达是因为有着美国的基因。

    而原著中的赤名莉香童年时是生活在非洲,在原著里,柴门文给赤名莉香设计了一个美妙的桥断,当永尾完治心情不好的时候,赤名莉香教他说非洲话,“我很悲伤”这句话用非洲话来说竟然是:哇哈哈哈。

    这么好的段子,因为编剧将莉香派到了美国,只好舍弃。

    故事的核心部分变化并不大,莉香知道完治是一个保守的人,是那种上一次床便要对女生负责终身的人。她不喜欢这样一种身体绑架,所以,她铺垫各种剧情,让永尾完治既能体味到她身体的美好,又不至于有道德上的约束感。

    她最后做到了,然而,这样的情商启蒙课,对永尾完治这种感情必须在封闭空间里才能进行的人来说,也会生出另外一种负作用。那就是,一旦关口肯回到他身边。他立即便在自己的心里计算关口的生活轨迹,以及关口在婚姻生活中里管理成本,和私有化程度。总之,这一系列的心理活动,都会在一瞬间完成计算,并以大数据的方式和赤名莉香形成对比。

    赤名莉香打开了永尾完治对女人的想象,让他走出了关口式良家女孩的单一模式,让他知道,原来女人还可以如此的妖娆,有温度。然而,赤名莉香也从永尾完治的身体里取到了对感情的执著。最后,当她离开永尾完治,成全他和关口的时候,她独自一人去了永尾完治的老家,这样,她拥有了永尾完治完整的青春期。

    在1990年代中期的中国大陆,赤名莉香的出现,重新定义了完美女性的性格及模样。赤名莉香毫不掩饰的真挚,以及将自己切成十份每一份都给心爱的男人的热烈,都让男性观众们陶醉。她不仅刷新了男人对女性的想象,最重要的一点,是,她用身体的释放来帮助男人降低道德上的自责和卑劣感。她就像一个心理的按摩师,一点一点将永尾完治融化。

    每一次想起赤名莉香,脑子里永远是电视剧片头曲那种悲伤的旋律。她是男性观众心里的悲剧人物。按照我们世俗的标准,她应该和永尾完治在一起。而三上健一呢,明明也决定改正自己花花公子的一面,认真而单纯地和关口里美爱一场。然而,小说永远不能低于观众的预期。作者给赤名莉香设计了一个孤独的结尾,让她满腔的热情结成了冰块。

    在中国,如果说赤名莉香是一代人的爱情启蒙者,其实也多是从乡村进入城市的凤凰男。那个时候,我曾经想过,每一个城市至少需要一万个赤名莉香,才能满足日益增长的低情商男性的爱情需求。

    生于1970年代,成长1990年代的我们,其实每一个人心里都活着一个赤名莉香,她让我们第一次知道,两性之间的爱,可以如此的简单热烈,可以如此的不计后果。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