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日本史学泰斗宫崎市定《中国史》新译本推出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5年10月21日 10:49        版次:GB09    作者:高远

    1991年3月21日宫崎市定与刘俊文(左)、砺波护(中)合影。

    南都讯 记者高远 实习生 刘慧红 “若要说明我中国史研究的立足点,探讨就必须落在世界史的体系之中,不过这绝非因为我的中国史观点特别出色。总之,研究中国史应有的立场必须如此,只不过从前没有人说起罢了。”这是日本著名历史学家和汉学家,京都学派东洋史集大成者宫崎市定在自己的作品《中国史》1992年再版时,于跋语中写下的话语。如今,这本大师名作终于在大陆出版。“此次推出本书,也是出于为读者提供一个打量国史的新视角、为学界研究提供参照的愿望。”《宫崎市定中国史》责编、铁葫芦图书的编辑杨海泉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说。

    师从桑原骘藏等东洋史大家

    “我最初应该是在本科时就知晓宫崎市定了,若是想要了解京都学派,宫崎这个人必然无法绕开。”该书译者之一瞿柘如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如是说。据她介绍,出生于1901年的宫崎市定于1922年进入京都帝国大学文学部史学科学习,师从内藤湖南、桑原骘藏等人专攻东洋史,算是东洋史第二代中坚学者代表。他的代表作《九品官人法研究》有中文译本。1995年宫崎市定辞世。而他也一直以日本历史学家、汉学家、京都学派史学集大成者的身份被后人所铭记。

    瞿柘如最欣赏宫崎市定的一方面即宫崎自20多岁一直到晚年的笔耕不辍,“非常勤奋并且在不同的领域都去涉及,他做中国史的研究并不仅在这个圈子里转,而且还会以亚洲史、东亚史等角度去思考。

    此外,她还表示,宫崎最初开始就主张学术与史学之间不应存在壁垒,而且他也身体力行地做了不少打通学科之间障碍的努力。

    瞿柘如举例称,宫崎的本科毕业论文是《南宋末宰相贾似道》,兴趣在宋元之间;而后来因为工作、战争等因素,他也对科举制进行了不少研究;等到中晚年,他还做清雍正时期的相关研究,如官僚制度的研究等。

    “从他的作品全集就可以看出,宫崎的研究可以说一方面打通了时间的障碍,研究涵盖了古代史到近代史;而另外则是他令人佩服的眼光和经历,研究并不仅局限在某一个时代,打破学科壁垒,有一个全盘的掌握。”

    个人风格、启发性与可读性齐备

    据悉,初版的《宫崎市定中国史》完成于1978年,最早收入岩波书店出版的《宫崎市定全集》第一卷,后来多次推出单行本,并于上世纪80年代就翻译到台湾、韩国等地。

    虽是一部学者之书,瞿柘如则表示宫崎的这部作品不是写给学者看的,而是普通读者。“最初是给本科生看的教材,浅显易懂。”她说,或许表面上听名字这本书好像是一本学术书,但她却觉得这本书其实算是走了畅销书的路线,无论是从书本的行文上还是内容上,普罗大众都可以拿起来一读。

    瞿柘如说:“其实日本的学者,尤其一些大学者是非常热爱给民众写这些普及性的趣味读物的,这甚至都成了他们的一种责任或者说趣味所在,想要把自己的研究让更多人看,以浅显易懂的方式帮他们打开新的一扇窗。”对于书中涉及的方方面面,瞿柘如表示宫崎几乎都曾做过专门的研究。“他将中国置于世界史的进程之中,以‘景气史观’阐述盛衰兴亡,几乎从不引经据典,论述全凭记忆力与洞察力。”

    新译本完整收录民国史部分

    其实在国内,很多学者很早就注意到了宫崎市定。20世纪60年代,就以“内部读物”的形式出版过《宫崎市定论文选集》上下册及《东洋朴素主义的民族和文明主义的社会》。

    据杨海泉介绍,虽然此书上世纪80年代就已在台湾发售,但新推出的简体中文版特别收入了宫崎弟子、历史学家砺波护先生的评介性长文《宫崎市定的生涯》。而正文之后的自跋,则是宫崎在1992年再版时补写的综述,可视为一篇导读。此外,关于台版,杨海泉还表示,因为该书本是在上世纪80年代就已出版,民国史可以说改得不成样子,1949年之后的当然也没收。而简体版则完全收录了民国史的部分,仅是1949年后中华人民共和国一节没有收录,该章节包含整风运动、文化大革命、批林批孔运动、中苏之争、中国的现状,共计五千余字。杨海泉还表示,由于受时代环境、史学观等的影响,书中有些观点、见解与中国学界和读者的认识有所不同,但这些不妨碍其重要的学术参考价值,值得进一步探讨、商榷。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