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难民:欧洲的赌注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5年10月21日 10:49        版次:GB08    作者:MikkelBarslund

    面对难民,欧洲正进行一次全球化的伟大试验,如果吸取各种经验,成功几率很大。

    美国和加拿大是移民国家,现代欧洲却不是。欧洲在过去几百年来是单一文化和民族为主体,欧盟的创建更是全球化背景下的奇迹。可是,难民和移民问题让欧洲面对极大挑战,对其文化、经济的影响也将是深刻的。

    欧洲经济最近几年挣扎在增长和衰退之间,欧洲大陆人口增长率又是世界最低之一。德国作为欧洲经济核心,未来45年人口将减少1100万,足以摧毁政府福利系统和未来经济。其他国家从法国到西班牙都有类似忧虑,只有靠移民政策才能解决人口结构问题。

    在金融危机、欧元危机和债务危机的轮番轰炸下,欧洲民粹主义情绪明显高涨,很多政府不肯相信“难民和移民潮能刺激长期经济繁荣”这个事实。法国极右翼政治家勒庞最近说:“德国人或许觉得自己的人口要灭绝了,所以要从难民潮中招募廉价奴隶。”其实德国欢迎难民主要是基于痛苦的一战和二战历史,德国以前制造了太多难民,也有很多德国难民被宽容接纳。

    但欧洲多国指责德国制造道德危机,不情愿甚至拒绝分担接纳难民及相关成本,导致难民问题成为检测欧洲统一程度的手段。问题在于,很多政府和政党必须明白,接纳难民和移民,接纳非欧洲文化背景的外来者,并不完全是社会经济负担,难民潮带来的文化撞击,或许有时是暴力的,最终却成为文化融合和发展的动力。

    反移民阵营描绘的图像是难民缺乏教育和培训,给国家增加负担同时拉低工资水平。短期来看这是现实,德国已增雇3000名警察应付难民潮,政府还预留67亿美元的预算为难民提供住所、食物、教育、语言和技能培训。但别忘记,今天德国的成功,尤其是制造业垄断,跟1960年大批土耳其移民前来就业并最终与德意志文化融合是分不开的。

    研究发现,移民不会拉低一般工资水平,因为他们首先选择的是经济阶梯最下层、收入最低、最辛苦的工作。这使本地人有机会选择上层工作。有研究显示,在英国,相对本地人,移民的教育程度更高,生产力更高、对政府福利的依赖度更低。丹麦从1994年起增加接受非欧盟移民,使其占人口比例从1994年的1 .5%增加到20 0 8年的5%,主要来源是波斯尼亚、伊拉克和索马里,数据显示在这14年中新增移民对工资水平没有负面影响,因为本地人适应性地往工资链的上层移动了。

    人口、资金和货物的自由移动是全球化的定义,而全球化的确繁荣了经济,提高平均生活水平。欧洲必须以整体,以一个地区的形象来面对这次危机,而不是分歧、争执。19世纪有1/3的瑞典人、爱尔兰人和意大利人移民到美国,今天的美国就是移民国家成功的范例。

    把难民长期集中在难民营,会造成难民和本地人之间的隔阂与恐惧。欧洲正在进行一次全球化的伟大试验,不是没有风险,但成功几率要大得多。这不仅是一次经济实验,更是文化实验,德国将成为“泛欧洲文化”的领袖,而难民将在文化和经济上全面支持新的国家。

    ●MikkelBarslund(欧洲政策研究中心经济学家)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