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报

正文

译者高莽:用艺术的手法来记录社会生活

作者:黄茜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5年10月11日 星期日    编辑:南都   版次:GB11   版名: 诺贝尔文学奖专题
在翻译界德高望重的高莽先生在上世纪80年底就翻译了阿列克谢耶维奇的《锌皮娃娃兵》并与阿列克谢耶维奇有过交往,他接受了南都的专访。

    南都讯记者黄茜 在翻译界德高望重的高莽先生在上世纪80年底就翻译了阿列克谢耶维奇的《锌皮娃娃兵》并与阿列克谢耶维奇有过交往,他接受了南都的专访。

    南都:《锌皮娃娃兵》是你哪一年翻译的?翻译的时候有什么感触?

    高莽: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因为什么原因翻译的呢?可能当时政治上有些背景,让我想起来苏联怎么样去入侵别的国家。《锌皮娃娃兵》写的是苏联怎么动员一些很年轻的、十几二十来岁的小青年们到阿富汗打仗去,进行侵略。这本书记录了一个个的采访,看起来谈的很简单的事情似的,但它们又是实在存在的事实。这本书使我挺感动,就把它翻译出来了。

    那时候我俄文也不行,中文也不行。《锌皮娃娃兵》的文字比较朴实,翻译起来也稍微容易。我当时就是想能够真实地反映她的原文。对我来讲,翻译还是一件比较难的事。虽然她的文字很浅显,但是要表达出她的真实感情,还是不那么容易的。

    南都:你翻译了很多俄语文学作品,你觉得她在俄语文学的历史上能够占据什么样的位置?

    高莽:她有一个老师阿达莫维奇是白俄罗斯作家,她吸取了那个老师很多经验,受她影响很大。我觉得她的写作和她的民族也有关系。白俄罗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时候,是最早受德国侵犯的加盟共和国,二战给这个国家带来特别大的灾害。所以她有这种痛苦的经历,能够感受到民族悲惨的过去,能反思苦难的现实生活。

    南都:今年诺贝尔奖授奖词里说到她是“多声部的”写作,你觉得她的作品跟陀思妥耶夫斯基有相似之处吗?

    高莽:在揭示人的感情的方面可能有相同的地方,但是写法上太不一样了。因为她记录的是真实,没有像陀思妥耶夫斯基那样编写自己的历史。陀思妥耶夫斯基个人经历也很悲惨,他根据自己困难的生活,用艺术、文学的手法写成小说。S.A .阿列克谢耶维奇是用艺术的手法来记录社会生活。这一点我认为是不同的。

    南都:你怎么看今年俄语文学家获诺贝尔文学奖?

    高莽:俄语作家获得诺奖的有好几个,蒲宁得了,帕斯捷纳克得了,肖洛霍夫得了,索尔仁尼琴得了,布罗茨基也得了,我觉得时间上还差不多,相隔不算太远。但是白俄罗斯作为独立的国家,而不是作为苏联的一部分,有自己的作家获得诺贝尔文学奖,这和过去是不同的。